【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2

2月3日 多云转阴 艾因兹贝伦的master迟迟不下死手,一定有她英明的理由

大忙人言峰绮礼今天累得不行,又显出一种谜一般的兴奋,其结果就是他端给吉尔伽美什的早餐加错了调料,被吉尔伽美什毫不客气地糊了一脸川味辣酱。言峰抹了把脸,也毫不客气地予以回礼,连抱带扛地把吉尔伽美什弄出被窝,再在某人幽怨的注视下,把自己早饭让出去,小跑步着去迎接唱诗班了。
言峰跑步的样子真好笑,我差点笑出声。
周日来教会的人很多。祭坛前的歌声也好、交谈声也罢,以servant的听觉,连我们这边都能隐约听到。
还好现在吉尔伽美什出奇的安静,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趴在桌上拿叉子一下一下戳饭。不然我就要被双重噪音吵得精神崩溃了。不过谁要是凭此相信这货改邪归正了,谁就是个煞笔。我跟吉尔伽美什说了凌晨的事,没安什么好心,只是单纯的想让他郁闷。
从昨晚到今天凌晨发生了挺多事啊,先是我去杀那个叫卫宫士郎的小子,和saber打了场遭遇战。之后,凛带着卫宫士郎来教堂找言峰,圣杯战争才刚刚开始,他俩就分别用掉了一个令咒,两个人傻得般配。Archer和saber就守在教堂门口,没有下雨,saber穿着特别蠢的雨衣,看上去萎靡不振,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我不正常”。他们回去之后过了没多久,saber就为了保护她的菜鸟master和艾因兹贝伦的berserker交手,两个servant一路打回了教会附近的墓地上。最后他们的初次交战以平局告终,艾因兹贝伦的那个人造人master把她的servant叫走了。
我在一天里见了三次saber!吉尔伽美什却一次都没见到,完美的错过。
吉尔伽美什听了之后,只是点了点头,再没有什么反应。于是我明白了,这货嗓子又哑了。这人作死起来啊,就是拦不住。他上次嗓子哑是自己笑出来的,觉得哑了之后发言没什么气势,就索性不说话了。不知道这次又是干了什么才变成这样。啊……大概是补魔补过头了。怪不得卫宫士郎和凛到教堂的时候言峰还没出来,明明我提前通知过他了。我还奇怪言峰怎么突然做事磨磨蹭蹭的,穿个衣服都不利索。
圣杯战争都开始了,这两个人不仅依旧不节制,反而还变本加厉。亏言峰还说他的神时刻注视着教堂,要真是那样,神的眼睛早就瞎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吉尔伽美什嗓子哑了算是好事一桩,我可以趁机把他骂一顿泄泄愤,反正他也没法还击。
我很开心啊,就边洗碗边骂他,结果那货居然一脸嚣张地打着手语和我吵……
草草草!这特么也可以?!

我发现我控制力道不太在行,洗个碗都洗不好,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洗碗,还以为应该很简单,结果不小心把碗弄碎了。
原来洗碗也算一种修行。

……不对啊,吉尔伽美什的碗让我洗干嘛?干!下次不洗了。

后来我们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教会管理的西式墓地被berserker打得稀烂,这引起了言峰教会不少教民的关注。有人以为言峰干了什么天打雷劈的事,遭神罚了。也有人认为言峰为了守卫主的圣堂,在晚上和恶魔大打出手,墓地的残破就是他们战斗的证明。
……某种意义而言,他们说的都没错。
我们一起沉默地注视着墓地上的大坑,表情都很严肃。berserker和saber打得那么激烈,最终却以平局告终。在战况必然被其他master监视到的情况下,berserker处于情报上的劣势,艾因兹贝伦的master不选择一决胜负却草率收手,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过了一会儿,吉尔伽美什说:“言峰,收拾干净。”
然后他就走了。
言峰说:“Lancer,交给你了。”
然后他也走了。
这两个混蛋真讨厌,总是在我想事情的时候把烂摊子丢给我。这破地方墓碑都稀碎了,让老子怎么收拾?!

等我收拾完墓地天都黑了,原本我还准备去周围巡逻一圈,估计没有时间了。言峰这个啰嗦的家伙,忙了一天还有精力发表他的长篇大论,向我和吉尔伽美什扯了一大堆他对berserker组的看法。总之就是,言峰觉得berserker很危险,最好留到最后打。其他maser看了平局的战斗结果,也许会认为berserker不足为惧,不过从四战生还的言峰明白saber有几斤几两,不会被结果迷惑。他又唠叨了很久,我觉得都挺有道理的,只不过和我的兴趣没什么关系。
“……所以就是说,berserker要最后留给吉尔伽美什打咯?”
言峰表示就是这个意思。 我很郁闷啊,我想自己和berserker打!不能和berserker那种厉害角色打一架,我的圣杯战争会失去光彩!!然后言峰又开始老生常谈地安慰我,仍旧是没有什么说服力的“等下次吧”、“有机会一定让你战斗”。
唉,我总觉得这人其实压根不打算让我完成心愿。
我和言峰对峙的时候,从一开始就沉默着的吉尔伽美什突然说话了。“给我停下那可笑的称呼,大英雄海格力斯之名不容亵渎。”
说完这句让人震惊的话后,他得意洋洋地给自己开了罐可乐,自顾自边喝边回屋打起了Galgame。
我:“……”
言峰:“……”
我们都惊呆了。
吉尔伽美什有病啊?!!明明知道berserker的真名,为什么不早说!言峰一说话就停不下来,听得老子快烦死了!!

言峰的讲座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结束了,吉尔伽美什都没见过berserker战斗,能凭借什么看透berserker真名呢?我不知道。不过看berserker那个块头,应该还是挺好猜的,只不过我没想到。
后来吉尔伽美什和言峰又开始闹腾,这两个人的争吵基本都是围绕着“吃”展开,不知道他们是在打圣杯战争还是吃饭战争。吉尔伽美什想吃言峰做的中国菜,言峰没空做,只能拿教会餐厅里的东西随便糊弄。然后就变成这样了,一个不断跳脚,一个可劲儿安抚。
我被他们吵得心烦意乱,索性出门趁着夜色去探查了一下柳洞寺。柳洞寺的魔力波动很明显,门口还有个日本浪人打扮的人在弹三味线,弹着弹着他胸膛炸开了,鲜血喷涌,肋骨都露了出来,吓我一跳。
接着从山门里扔出一个锅,正巧砸在那浪人脑袋上。
现在的世界真凶残,人的肋骨怎么说露就露,家暴也是肆无忌惮。

回教堂的时候,我觉得吉尔伽美什顺眼多了,至少他在屋里不会主动打人,一般能动嘴绝不动手。言峰已经休息去了,吉尔伽美什拄着一个奇怪的武器在礼拜堂中正襟危坐,一副很霸气的样子。我难以形容该武器的形貌,它给人带来的强烈威压感,在我的见识中也属于前所未有。
看我对那个武器很感兴趣,吉尔伽美什告诉我,那宝具叫EA。在教堂里,EA的最大好处是可以随时随地吹头发。我问他拿着只能吹头发的宝具守夜有什么用,他说有很大用处,至少他可以和EA交流感情。

…………
……………………
………………………………大爷您开心就好。

可惜吉尔伽美什是个神经病。

评论(4)

热度(59)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