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iheit

完全没毛病哈哈哈哈哈 神秘电饭煲: 首页看到说冷圈一人考试全家饿死的我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卧槽我发现我昆虫恐惧症严重到看一眼昆虫图片都受不了……什么我都不怕我就怕昆虫啊而且是怕的要死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世界上会有昆虫这么恶心的东西啊啊啊啊啊刚才我屋里还进来一只超大的飞虫虽然它可能没有那么大只是我的恐惧把它放大无数倍但那也够恶心了我要闹了啊啊啊啊啊!!!!!!!!!!!!
失望是一天天积累的,离开是长久的决定。
【授权转载】爱与力量的诅咒——宇智波家的男人们 •原作者:春眠的熊 •转载自火影档案吧 •这已经是2014年1月份的老贴啦,可能后来有些方面原楼主会没有顾及到 •给大家安利这个贴吧,里面还有不少良心的分析贴 ———————————————— 序章:多年来,在忍界的各个角落,活跃着这么一批人,他们毅然扛起了反派、男二、女主等等一系列苦逼角色的重任,脏活累活抢着干,兢兢业业不抱怨,鞠躬尽瘁、死而不已。一次次用自己的行动向人们展示着作死的新境界。他们有着相似的深发、眉眼和脸型,一个个都深情且神经,黑暗给了他们红色的眼睛,他们用它来毁灭光明。他们有着共同的名字——宇智波。 一、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背景音乐:因为我们是一家人,互坑互虐的一...
在B站最不喜欢的不是弹幕剧透而是弹幕ky(#-.-)
有些感情只有拥有才能更深刻的明白。 “无论今后的路你想怎么走,我都会永远深爱着你。” 或许是因为自己有姐姐的缘故,鼬佐这对兄弟的感情线才会是火影里我哭的最厉害、触动最大的一条。 有姐姐真是太好了。 我爱她一辈子。
爱我纯粹?
【元気でいますか 笑颜は枯れてませんか 他の谁かを深く深く爱せていますか】 你过得好吗 脸上还是总带着笑吗 你已经能够深深地爱上别人了吗 ...
她的第一篇文章描绘了最美好的期待,给予了所有圆满。她的最后一篇文章充满堕落与腐朽,谁都没有好结果。两个700+设定,两个天差地别的结局。无论是文中,还是现实中。我欣赏她的文章,也欣赏她的为人。我从未发自内心的感谢某个圈子有某个人。但现在,我发自内心的说,感谢鸣佐圈有过你,太太。 对于你,我永不取关。
【君は世界初の肉眼で确认できる爱 地上で唯一出会える 神様】 你是这世上首度能用肉眼确认的爱 是地上唯一能遇见的神   ...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番外(2) 今晚把剩下的都更完w大家新年快乐!!————————————————————26.教练!我想学做拉面!还有八极拳! 库丘林:“言峰。” 言峰绮礼:“嗯?” 库丘林:“有人想学你的拉面,以及八极拳。” 吉尔伽美什:“别学了,快去看病!” 言峰绮礼:“这要求还真是让鄙人受宠若惊,毕竟一般来说,即使是寻常人类,在口味上也和我……怎么了吉尔伽美什,为什么要用这么凶恶的眼神瞪着我。” (二人谜の对视——————) 言峰绮礼:“嘛,算了。(看镜头)麻婆拉面的关键在于融入面点师傅的心情,将生活揉捏成便捷而幸福的食材。具体步骤不提了,我就点到为止吧,你可以一个人仔仔细细地去思索。” 吉尔伽美什:“不是你们这...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番外(1) 现在开始搬番外qwq这个番外和正文也没什么关系,没有刀,放心吃(‵□′)————————————————【某神奇的谜之位面】库丘林:“欢迎收看Fate/stay asshole系列史诗级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库·丘林……”言峰绮礼:“看来,即便回到了英灵座,不成器的犬类也依旧不成器呢。”库丘林(和善的微笑):“闭嘴!你丫人生地不熟的,小心老子把你卖了!”言峰绮礼:“(瞥)……”库丘林:“就像我手边那个…死人脸说的,我正在兼职主持工作。(看镜头)你们有什么想法,尽管来说……”言峰绮礼:“你就像这样,边钓鱼边主持吗?”库丘林:“言峰!(瞪)为此我还专门避免了远景,你一说全部穿帮!”言峰...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25(完结篇) 2月16日 晴 先定一个微小的目标——当他一回剑士 事实证明脑子进水是一种会传染的顽疾,很不幸,就连爱尔兰最英勇的库·丘林大人也会被感染。昨晚我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一会儿担心吉尔伽美什那小子睡觉着凉死于重感冒,一会儿又想到他这样突然惊醒就会撞到头……越想越不爽,恨不得冲出去抢条毛毯回来把那货从头到脚卷起来。这心情就像……大概就像替熊孩子瞎操心的老妈吧。明明之前还锐意满满,摔得响门跺得动地……在转瞬之间就身不由己地变得小心翼翼。这种心情不就是老妈们的典型吗?没想到我竟然有一天能自学成才啊,真是了不起,我有当老妈的天赋诶……不,不用了,这种害人的天赋还是交还给森林吧。开什么玩笑,老...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24(1) 2月15日 晴 评人要看老,离别要趁早,撸串要……呸呸呸! 每个人在精力旺盛时都会琢磨出些乱七八糟的奇怪臆想吧?说来惭愧,年轻的我蠢得不能正视。那段时光里,我喜欢在训练的间隙躺倒在树荫下,抖着腿幻想自己在未来的某天功成名就、万众瞩目……屁啦,这事妥妥的,一点意思都没有!所以嘛,作为光荣的神之子,我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如何去死。年轻的我相信,决斗至死是最光荣最爽的死法。在我老家,这死法还挺老套的。从前的吟游诗人们全职为笨蛋讲故事,笨蛋们也爱听故事。有些故事是真的,有些故事是乱编的,还有些故事是边拉屎边编的。英灵殿的故事就属于最后一种。人人都不愿意被遗忘,人人都想升入神的圣殿。为此,年长的人会不顾自...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23 2月14日 晴 这特么也算晴天娃娃? 言峰这垃圾自己跑回来了。 还好他回来了。 我宁愿痛痛快快打一架,也不愿意再和吉尔伽美什那个难搞的混蛋说一句话。哪怕那家伙连声音都很合我胃口。 在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前,天真的我一心期待着我的master快点脱离险境并立即复苏……可老子没想到他醒来之后会那么难伺候啊! 真希望那货可以就此长眠不起。 我是说真的。 不不不,还是算了。据说冬木的Lancer职介有诅咒之力…… 刚才写的不算啊,作废作废! 吉尔伽美什实在太过奇怪,他是个既白痴又麻烦的弓兵(虽然据我所见,弓兵大致都是如此),下次碰面,我一定要千方百计避开他。 我们组原本稳操胜券,就因为那货一时大意,险...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22 2月13日 多云转雨 狐狸或毒蛇都一样难缠,路边的Archer不能乱捡 昨天我又没写完日记……啊啊,反正敌人该清理的都清除得差不多了,今天不可能有什么事,放在今天补完吧。 下午我一个人去柳洞寺侦察。其实自打换了个master,原本分配给我的任务就被清空了,我是无聊至极才出门的。去柳洞寺的话,除非要试探诱敌,不然最稳妥的方法就是翻过后山,潜入有个大池塘的地方。虽说应当没有敌人盘踞,但那里毕竟是第一届冬木市圣杯战争的召唤点,我还是谨慎点好。 我在柳洞寺逛了一圈,寺里很空,没什么异状,就是虫子有点多。回去的时候,我又探寻了一遍后山。于是,我就撞上了半死不活的红Archer。该死!又没人催我做事,我...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21 2月12日 多云转雨 神爱者去世早 据说在冬木这边的文化里,枝头有鸟叫是吉利的好事。我是很烦鸟叫啦,从前那些扁毛畜生总是打扰老子休息。不过既然已经现界,我好歹也要按这里风俗来吧?“鸟叫”未必不是好事。那我就不清楚自己该怎么看待现在正在楼下打得火热的那俩大白痴了。……他们是在报喜吗?红Archer不知道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杀卫宫家那个小鬼。卫宫士郎不知道为什么乖乖地跟着他回到这里。Saber不知道为什么在一边安逸地看戏。这群人做的事情,我是一点都看不懂啊! 话说回来,虽然不清楚真名,但红Archer好歹也是一个英灵。凛需要他的时候,他玩起消失,现在居然反而在这里全力以赴地追杀一个小鬼。阵仗真难...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20 2月11日 晴 久违的冒险!左拥右抱小美人,快乐而甜蜜~如果没人打岔就更妙了 我的日记被吉尔伽美什那混蛋偷看了。说偷看不太准确,我发现的时候,他正躺在沙发上,翘着腿老神在在地边喝酒边看。是的,他不仅一个人看,还拿去和言峰分享,甚至在每一天日记的后面都添上了批语。在吉尔伽美什那位大爷的奇妙认知里,大家的财产其实都是他的财产,我的日记就是他的日记,再说日记写出来最后都要给人看,所以我应当把“日记被吉尔伽美什看了”当作天大的荣幸。……去死吧!混账。言峰偷看别人日记,还有脸指责我。他说:“原来大英雄也会钟情于背后骂人吗?哎呀哎呀,真令人吃惊吶。”什么叫背后骂人?我只是堂堂正正地表达自己看法,跟言峰那...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9 2月10 日 晴转多云 圣杯什么时候可以推出好感度系统?我能把言峰这傻帽拉黑吗? 昨天我梦到了智障言峰的成长史,吓老子一跳。是真的“一跳”,撞到头了,有点晕。 言峰这小子,人没杀几个,火倒是放得满街都是,这个人非常变态啊。 不行不行,我和言峰完全不合拍。那么好的妻子,他不知道好好珍惜。那么爱他的老爹,他还嫌弃人家。那么……不提也罢的吉尔伽美什,他倒宠上了。不过吉尔伽美什身材是真的好,言峰的眼光还是难得正常了一回。 不过按照言峰当时的那个思维,吉尔伽美什现在的表现绝对让他大跌眼界。 知人知面不知心嘛,看起来跟自己志趣相投的人也未必真是一类人。就像吉尔伽美什吧,他看上去很淡定,遇到大事果真很淡定...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8 2月9日 多云转雪 下雪啦下雪啦诶呀我滑倒啦~! 一上午都没有发生特别的事,就是言峰不知道在想什么,也许是想让英灵更进一步融入“现代社会”?他居然开始教吉尔伽美什打响指。那场面蠢得要死。吉尔伽美什的笑点也很是奇怪,一看到言峰打响指就会毫无形象地“哈哈哈哈”放声大笑。 如何轻松愉悦地放倒一只英雄王?让言峰打响指就行了。 本来有言峰一个人就已经够吵,加上吉尔伽美什的笑声,呜哇~饶了我吧!这教堂简直是地狱啊。 吓得我跑出去溜达了。 我去新都最近营业开张的商厦那里看了会儿新式钓竿。我看中了其中一根,很想就那样带回去,可惜价格不便宜,我买不起。 现代的人真的很冷漠啊,什么都要用钱买。在我生活的年代,...
最近沉迷于lex,为了他去下载了微博。今天下午刷了好长时间,却越刷越难过,我是不是喜欢他太晚了,我错过了那么多。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7 2月8日 阴转雨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接受怂且坏的master 圣杯战争已经开始了一段时日,按照言峰的说法——这次圣杯战争将像以往那样,持续15天左右。那也就意味着——可以畅快打架的时间只剩下区区几天。 其实一点都不畅快啦…… 英雄以功绩衡量自身存在的价值,servant则以战绩划分彼此高低,不惧生死,为master献上敌方首级。可是,在过去的几天里…… 老子特么都干了些啥?! 我仔细地思考了一下,发现能勉强称得上战斗的事迹就只有区区几次侦察试探,“一天之内连杀同一个小鬼两次”更是让人脸红的败绩。 这不是我的问题,我很确定。主要问题都在我的master言峰身上。 言峰是个人渣,...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6 2月7日 晴转多云 第五次亲友战争 言峰今天起的特别早,搬了一沓文件,还扛了桌椅,一本正经地赖在吉尔伽美什房门口办公,就是不让他出门,怕他继续惹事。这个奇葩行为成功触发了吉尔伽美什的起床气,把言峰劈头盖脸骂了一通。言峰全程维持着一副要死不死的表情,双手托腮静静听吉尔伽美什发火,时不时还点几下头,应和一两声。吉尔伽美什用词比较单调,语句不够狠辣,其实还不如我会骂人。英雄王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场,再加上言峰一心配合,这两个人的争吵很快变成了单方面的检讨会。这样子根本骂不下去嘛!吉尔伽美什自己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他把骂人改成了摔东西。言峰在这方面倒是不甘示弱,也跟着一起摔。这两个人幼稚起来真是不忍直视,...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5 2月6日 冷冷冷冷冷! 自律是个好品质,真希望每个人都有 后世的人们究竟有着何等激烈惨痛的经历,才会创造出麻婆豆腐这种丧心病狂之物呢?我蹲在教堂窗顶思考了这个问题很久,直到凛出现在坡道的尽头。几天不见,看到凛还是那么可爱,红衣Archer还是那么讨厌,我很欣慰啊~这次的两个Archer都喜欢站得高高的,他们被召唤的时候大概都摔坏了脑子。那个红衣服的跟着凛到教堂区域之后,就往教堂顶上一杵,还煞有其事地摆了个造型。言峰老是嘀咕我们的教堂这神圣那神圣,屋顶那个地方连吉尔伽美什都不怎么上去,这个红衣服的倒是站得特别自然啊,和在自己家似的,好烦人!更烦人的是他那身装束,从圣杯战争开始第一天起,我就跟吉尔...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4 2月5日 阴转多云 然而caster早已吃完一切 最近几天“瓦斯泄漏”越来越频繁,今天终于转变成了昏睡事件,规模不算小,还有失踪人员,严重影响到了冬木市男女老少的恋爱热情。托caster组的福,来访者人数锐减,言峰顺势对教民下达逐客令,教堂这里安静了很多……… 唔哇!caster原来干的是大好事吶?! 我挺开心的,耳边清净不少。就是言峰不愉悦了,caster组捅出那么大的篓子,已经接近了魔术协会的容忍限度,应付媒体很是费劲,所以这次事件被草草命名为“谜之昏睡”。言峰这家伙,已经连解释都懒得去想了。顺便一提,言峰神父处理文件的时候严肃认真,很有那么种让人安心的好男人气场——前提是忽略某个偶尔凑...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想象力太丰富也不是好事。告诉自己或许不是真的却能越想越真,我也是服了自己了。只是这么一次也好,不要让我所担忧的那些变成现实。我运气一直不好我认了,我今年一直倒霉我认了,只是把我最重要的那些留下吧,让他们一直好好的行吗。以前也因为自己运气不好而伤心过,但现在觉得只要最重要的那些人没事自己倒霉些根本没有关系。果然是痛苦是需要有个对比的,总会有更深的那个让你觉得其他一切都无关紧要。希望这些话我只需要说一次。希望老天这次能眷顾我一次。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3 2月4日 晴 我从未见过如此奇葩的王 折腾了一整天,言峰大忙人终于病倒了。没早饭吃,吉尔伽美什心情很差。他质疑我的魔术属性,并认为我在无意识下阴了言峰。“喂喂!少血口喷人!我这边可是好好地做着正经事。倒是你这家伙无端侵占master睡眠时间,作为servant真是失职!”我当然不会容忍自己被无端指责,立刻反唇相讥。结果我们的冲突点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servant和master在一起时该干什么”。 为了在我和吉尔伽美什大打出手前及时制止,言峰赶紧动用魔术治愈了自己,冲过来挡在我俩当中。我和吉尔伽美什看着这个一身睡衣戴着睡帽的家伙,表情都很微妙。言峰解释说,因为吉尔伽美什偶尔流露出的焦躁心情看...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2 2月3日 多云转阴 艾因兹贝伦的master迟迟不下死手,一定有她英明的理由 大忙人言峰绮礼今天累得不行,又显出一种谜一般的兴奋,其结果就是他端给吉尔伽美什的早餐加错了调料,被吉尔伽美什毫不客气地糊了一脸川味辣酱。言峰抹了把脸,也毫不客气地予以回礼,连抱带扛地把吉尔伽美什弄出被窝,再在某人幽怨的注视下,把自己早饭让出去,小跑步着去迎接唱诗班了。 言峰跑步的样子真好笑,我差点笑出声。 周日来教会的人很多。祭坛前的歌声也好、交谈声也罢,以servant的听觉,连我们这边都能隐约听到。 还好现在吉尔伽美什出奇的安静,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趴在桌上拿叉子一下一下戳饭。不然我就要被双重噪音吵得精神崩溃了...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1 2005年2月2日 晴 现在的年轻人办事拖泥带水,特别是让他去死的时候 要不怎么说我跟这两个神经病实在合不来呢!到现在为止,言峰还在跟我唠叨昨天晚上的事。不就是砸了个地下室吗,有什么好心疼的,言峰这人真是啰嗦。吉尔伽美什更加过分,还搬出我以前做过的错事嘲笑我,说什么“不愧是创下‘六圈大屠杀’这等赫赫功绩的英灵啊,库丘林!”……切,真特么烦人!我只是不想重蹈覆辙罢了,这两个人怎么就不懂呢?而且我觉得我的道歉也特别真诚。——“抱歉啊,手滑了!”是人都会手滑的嘛! 没法跟这两个人交流,我索性提前去穗群原学园的高中部蹲点。到那儿的时候,有个班级正在上英语课。有一个叫藤村大河的英语老师,上课很有趣。她...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0 2005年2月1日 晴 黑色星期五啊黑色星期五! 我讨厌星期五啊啊啊啊!言峰告诉我,搬进了教堂就是住在神的眼皮底下,为了纪念主的殉道,星期五不能吃肉。言峰真是信了个鬼宗教,怎么还管别人吃什么!封建迷信害死人啊!啊!啊!! 啊……不过老爹请放心,我还是信你的。 我是,永远爱您的,瑟坦达。 即使老爹你已经像个真正的男子汉一样完美地上天了。 话说回来,那个耶稣不会就是中国那边的唐僧吧?所以他的纪念日才不能吃肉? 我强烈怀疑言峰只是想节约伙食。 更恶心的是吉尔伽美什吃肉吃的很开心,言峰也不管管。言峰说,吉尔伽美什死得都比耶稣生出来早,耶稣管不着吉尔伽美什。 ……神TM逻辑!! 言峰这混蛋还拿令咒威胁...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9 2005年1月31日 小雨转晴 现代人对父女情怎么看呢?我反正是笑了 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晚上雨,听得我头晕。早上倒是放晴了,是个蛮不错的大晴天,特别适合出去玩。可惜出不去,礼堂那儿一大堆人堵着,吵吵嚷嚷的。我有时会瞅他们几眼,但是不能久看,看久了想抡枪上去打人。 太久不打架,我憋得好难受啊……老子枪都要烂了啊! 按言峰他们说的,凛今天应该会招出Archer。“为什么不是saber?” 我问他们。凛不是对弓道没兴趣吗,那应该和Archer相性不高。 他们就很开心地说那是因为远坂家祖传的掉链子传统每次在关键时刻都会表现神勇。 ……对凛有点信心啊你们!!! 言峰的工作特别无聊,吉尔伽美什也窝在房...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8 2005年1月30日 多云 搬家真是痛苦啊 今天那俩货终于开始跟我谈圣杯战争了,我是无所谓啦,就是不知道他们之前都在干什么,怪别扭的。 玩游戏的玩游戏,做饭的做饭,一点备战的气氛都没有。 ……虽然我也没干什么正经事。 趁着大清早人少,我们搬进了之前去过的那个言峰教会。 说是搬家,实际什么都没带,言峰那边其实早就准备好了。 吉尔伽美什对那个教会特别抵触的样子,大概是因为教会旁边有西洋墓地,感觉晦气。言峰一路上都在哄他。 我也不喜欢搬家啊!!! 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晚上去,他俩一致用那种非常让人火大的眼神看向我,好像看着个煞笔。 好吧好吧,大致原因我心里也有点数。 但是冬木的夜晚有圣杯说的那么危险...
日出出发,夜深归家,数着手表指针捱着日子,总觉得每分钟都在被放大。我笑着,同时感觉烦恼,我开口,同时感觉空虚。而那些真正能安慰我的人,都散落在遥远的天涯海角。只能隔着冰冷的屏幕,算着确定或不确定的日期,等待着相见,或重逢的机会。
有些事物一有点风吹草动就害怕失去。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7 2005年1月29日 晴 冬木小孩子的教育堪忧 言峰心理素质非常好啊,表现得跟没事人一样,就是偶尔会咳嗽几声,大概被我们折腾得感冒了。吉尔伽美什跟他早安吻的时候,发现了他脖颈上的伤,就问他发生什么了。“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狮子攻击了我呢~”言峰愉悦的不得了,笑得像个煞笔。 愉悦的结果就是吉尔伽美什往他早饭里倒了一堆芥末,红的绿的特别喜庆。 言峰沉默着站起来,一个手刀把桌子劈了。 我问吉尔伽美什遇到害怕的东西或者仇敌他会怎么办,他说那种东西在现世根本不存在。我说那要是在梦里呢,他表示不管是谁,先打死再说。 哈哈哈哈,果然堂堂英雄王大人昨天做噩梦了。 最近几天都特别轻松,我快无聊死了。昨天言峰和...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6 2005年1月28日 雾很大 电影是人类退化的阶梯 言峰非常惨啊~~~昨天晚上他醒过来,以为冰袋是吉尔伽美什放的,大半夜的就去找吉尔伽美什算账,结果一脚踏在了钉子上。今早吉尔伽美什一开门就看到言峰杵在那儿,站得笔直,眼神异常沉重,堵在他面前一动不动。吉尔伽美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言峰又一副死活不肯让路的样子,就索性退回屋子又把门关上了。 言峰:“…………!!” 后来我们才把言峰抢救回来。那货披着睡袍,踩在一排钉子上吹了大半夜的风,冷的发抖,并坚持认为是吉尔伽美什干的好事。 “绮礼,看啊,你这幅滑稽的样子,可真是让本王心生愉悦。”“承蒙王恩。不过,吉尔伽美什,我可否将这种小打小闹之举视为王之器...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4 2005年1月26日 中雨 为什么Servant没有劳工合同呢? 翻了下日记,昨晚写的那部分是摸黑写的,手还伤了,情绪有点波动,写出来的字真TM丑。 我准备有空重新誊写一下。不然以后万一有了女朋友,要交换信物,却连日记本都拿不出手,怪丢人的。 经过昨天的刺激之后,我心情平复了不少,基本接受了这种新的局面。而且今天状况总算好了一些,没有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吉尔伽美什还是起的很早,我准备跟他打个招呼,顺便和好。可是知道了这家伙的真实身份之后,我很纠结啊,好歹从现在起就是战友了,不知道该怎么叫他。“小子”什么的肯定是不能再乱喊了,按辈分都能算我祖宗…… “哟~狗。” 滚滚滚……………去他妈的...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3 2005年1月25日 多云转小雨 出来吧!言美丽! 今天我的心情和天气是一致的。 大清早的时候,吉尔伽美什起床晨练,吵醒了我不说,还脱手把健身宝具糊我脸上了。我很生气,就和他打了一架,我俩从客厅打到厨房,把言峰家的房子变成了豆腐渣露天式困难小户型。后来附近的居民报警了,以为遭遇了什么极端主义恐怖袭击。 等等……为什么这家伙会有宝具? 原来吉尔伽美什不仅脑子有问题,还是个从者吗?我就觉得奇怪,一般人看巴泽特脱衣服怎么会没有反应呢?能把持住一定是从者,恩,绝对的! 不过从者怎么会有人类的肉体呢? 回头我得问问言峰,我坐在客厅堆得高高的废墟上边翻冰箱边想。 有人来之前吉尔伽美什就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2 2005年1月24日 阴 赌博害人不浅啊 现在我的心情非常糟糕,我的大本营从双子馆搬到了冬木教会,言峰绮礼这个小人变成了我的新任master。 这一点都不好。我很不爽。 事情要从早上说起,昨天我已经在巴泽特的抽屉底下见过了言峰神父的照片,因此当巴泽特应敲门声打开房门时,我吃了一惊。门口立着的是个年轻人,穿着照片中神父的那种教会制服,打扮很是低调,却和照片上的形象完全不同。看到他的第一眼竟让我产生了蓬荜生辉的错觉。似乎把这家伙倒提起来抖两抖,可以抖出金子——无论他试图表现得多么简约质朴。 我没有那么做,我早就灵体化躲了起来。 巴泽特立刻把他迎进了门,从他们谈话中我了解到这是言峰的助手,他曾在...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 *转载自吉尔伽美什吧,原作者贴吧ID@何处云戚燎百草**言金向,微汪闪,教会组的愉悦日常**超级喜欢这篇文!看到lofter没有,原作者懒癌发作好久丝毫没有治愈的意思,作为新时代的小雷锋,就打算把这篇搬过来**高二狗,也没有大量时间搬运(还有懒癌),所以大约是一天一搬的速度,每次搬一节…或者两节…或者三节…如果有哪天没有搬运的话,那肯定是我沉迷于学习去了(乖巧.jpg)*(顺便吐槽:好像只见过从lofter搬去贴吧的,还没见过从贴吧搬来lofter的…(`Δ´)!)*OK,那么开始啦٩(๑❛ᴗ❛๑)۶*—————————————————2005年1月23日 晴 诸君!我喜欢战争我是...
埋下一座城,关了所有灯。
盗笔•DRRR•Naruto

心里有一道很高的坎。

还总是入戏太深。

©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