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此库丘林日记所有搬运已经结束,感谢大家一直的阅读与支持ww【咳咳小可爱们该取关就取关吧啊我以后就要安安静静的做小透明潜水吃粮辣哈哈哈哈哈】
原楼主竟然克服了懒癌在我搬运期间完结了这篇文真是值得鼓励啊哈哈哈哈哈!这篇真的超好看可以再重温好多好多遍的,在此表白楼主大大写出这么好的文!@何处云戚燎百草
最后再祝大家新年快乐!鸡年大吉ba!!(*'▽'*)♪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番外(2)

今晚把剩下的都更完w大家新年快乐!!
————————————————————
26.教练!我想学做拉面!还有八极拳!

库丘林:“言峰。”
言峰绮礼:“嗯?”
库丘林:“有人想学你的拉面,以及八极拳。”
吉尔伽美什:“别学了,快去看病!”
言峰绮礼:“这要求还真是让鄙人受宠若惊,毕竟一般来说,即使是寻常人类,在口味上也和我……怎么了吉尔伽美什,为什么要用这么凶恶的眼神瞪着我。”
(二人谜の对视——————)
言峰绮礼:“嘛,算了。(看镜头)麻婆拉面的关键在于融入面点师傅的心情,将生活揉捏成便捷而幸福的食材。具体步骤不提了,我就点到为止吧,你可以一个人仔仔细细地去思索。”
吉尔伽美什:“不是你们这...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番外(1)

现在开始搬番外qwq这个番外和正文也没什么关系,没有刀,放心吃(‵□′)
————————————————
【某神奇的谜之位面】
库丘林:“欢迎收看Fate/stay asshole系列史诗级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库·丘林……”
言峰绮礼:“看来,即便回到了英灵座,不成器的犬类也依旧不成器呢。”
库丘林(和善的微笑):“闭嘴!你丫人生地不熟的,小心老子把你卖了!”
言峰绮礼:“(瞥)……”
库丘林:“就像我手边那个…死人脸说的,我正在兼职主持工作。(看镜头)你们有什么想法,尽管来说……”
言峰绮礼:“你就像这样,边钓鱼边主持吗?”
库丘林:“言峰!(瞪)为此我还专门避免了远景,你一说全部穿帮!”
言峰...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25(完结篇)

2月16日 晴 先定一个微小的目标——当他一回剑士

事实证明脑子进水是一种会传染的顽疾,很不幸,就连爱尔兰最英勇的库·丘林大人也会被感染。
昨晚我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一会儿担心吉尔伽美什那小子睡觉着凉死于重感冒,一会儿又想到他这样突然惊醒就会撞到头……越想越不爽,恨不得冲出去抢条毛毯回来把那货从头到脚卷起来。这心情就像……大概就像替熊孩子瞎操心的老妈吧。明明之前还锐意满满,摔得响门跺得动地……在转瞬之间就身不由己地变得小心翼翼。这种心情不就是老妈们的典型吗?没想到我竟然有一天能自学成才啊,真是了不起,我有当老妈的天赋诶……不,不用了,这种害人的天赋还是交还给森林吧。
开什么玩笑,老...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24(1)

2月15日 晴 评人要看老,离别要趁早,撸串要……呸呸呸!

每个人在精力旺盛时都会琢磨出些乱七八糟的奇怪臆想吧?说来惭愧,年轻的我蠢得不能正视。那段时光里,我喜欢在训练的间隙躺倒在树荫下,抖着腿幻想自己在未来的某天功成名就、万众瞩目……
屁啦,这事妥妥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所以嘛,作为光荣的神之子,我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如何去死。
年轻的我相信,决斗至死是最光荣最爽的死法。在我老家,这死法还挺老套的。从前的吟游诗人们全职为笨蛋讲故事,笨蛋们也爱听故事。有些故事是真的,有些故事是乱编的,还有些故事是边拉屎边编的。英灵殿的故事就属于最后一种。人人都不愿意被遗忘,人人都想升入神的圣殿。为此,年长的人会不顾自...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23

2月14日 晴 这特么也算晴天娃娃?

言峰这垃圾自己跑回来了。
还好他回来了。
我宁愿痛痛快快打一架,也不愿意再和吉尔伽美什那个难搞的混蛋说一句话。哪怕那家伙连声音都很合我胃口。
在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前,天真的我一心期待着我的master快点脱离险境并立即复苏……可老子没想到他醒来之后会那么难伺候啊!
真希望那货可以就此长眠不起。
我是说真的。
不不不,还是算了。据说冬木的Lancer职介有诅咒之力……
刚才写的不算啊,作废作废!
吉尔伽美什实在太过奇怪,他是个既白痴又麻烦的弓兵(虽然据我所见,弓兵大致都是如此),下次碰面,我一定要千方百计避开他。
我们组原本稳操胜券,就因为那货一时大意,险...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22

2月13日 多云转雨 狐狸或毒蛇都一样难缠,路边的Archer不能乱捡

昨天我又没写完日记……啊啊,反正敌人该清理的都清除得差不多了,今天不可能有什么事,放在今天补完吧。
下午我一个人去柳洞寺侦察。其实自打换了个master,原本分配给我的任务就被清空了,我是无聊至极才出门的。去柳洞寺的话,除非要试探诱敌,不然最稳妥的方法就是翻过后山,潜入有个大池塘的地方。虽说应当没有敌人盘踞,但那里毕竟是第一届冬木市圣杯战争的召唤点,我还是谨慎点好。
我在柳洞寺逛了一圈,寺里很空,没什么异状,就是虫子有点多。回去的时候,我又探寻了一遍后山。于是,我就撞上了半死不活的红Archer。该死!又没人催我做事,我...

气死劳资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就是发不粗来,于是我只好截的图……

【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20

2月11日 晴 久违的冒险!左拥右抱小美人,快乐而甜蜜~如果没人打岔就更妙了

我的日记被吉尔伽美什那混蛋偷看了。
说偷看不太准确,我发现的时候,他正躺在沙发上,翘着腿老神在在地边喝酒边看。
是的,他不仅一个人看,还拿去和言峰分享,甚至在每一天日记的后面都添上了批语。
在吉尔伽美什那位大爷的奇妙认知里,大家的财产其实都是他的财产,我的日记就是他的日记,再说日记写出来最后都要给人看,所以我应当把“日记被吉尔伽美什看了”当作天大的荣幸。
……去死吧!混账。
言峰偷看别人日记,还有脸指责我。
他说:“原来大英雄也会钟情于背后骂人吗?哎呀哎呀,真令人吃惊吶。”
什么叫背后骂人?我只是堂堂正正地表达自己看法,跟言峰那...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