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番外(2)

今晚把剩下的都更完w大家新年快乐!!
————————————————————
26.教练!我想学做拉面!还有八极拳!

库丘林:“言峰。”
言峰绮礼:“嗯?”
库丘林:“有人想学你的拉面,以及八极拳。”
吉尔伽美什:“别学了,快去看病!”
言峰绮礼:“这要求还真是让鄙人受宠若惊,毕竟一般来说,即使是寻常人类,在口味上也和我……怎么了吉尔伽美什,为什么要用这么凶恶的眼神瞪着我。”
(二人谜の对视——————)
言峰绮礼:“嘛,算了。(看镜头)麻婆拉面的关键在于融入面点师傅的心情,将生活揉捏成便捷而幸福的食材。具体步骤不提了,我就点到为止吧,你可以一个人仔仔细细地去思索。”
吉尔伽美什:“不是你们这些杂种可以轻易领会的。”
言峰绮礼:“嗯。”
库丘林:“不用憋得太难受,言峰。反正依照我的经验,这些对你的主食感兴趣的家伙啊,多半都只是装模作样,实际目标是拿来对付吉尔伽美什。”
言峰绮礼:“有这回事?(看吉尔伽美什)但是他并不是真的应付不了超辣麻婆哦。”
吉尔伽美什(超快语速):“其实没什么大不了。”
库丘林:“这比较像操心的老妈子管教不中用的儿子吧,儿子喜欢成天去土里挖蚯蚓吃啊什么的。”
言峰绮礼:“麻婆拉面是美食!”
库丘林:“随便啦。看看吉尔伽美什那张脸,你们明白了吗?和你们的妈妈真像,有这~~么纠结啊。所以没有当’儿子’的觉悟和天赋,就别随便拿麻婆当调味品刺激他哦,会·被·秒·杀·的。”
吉尔伽美什:“……本王觉得刚才自己又被黑了。”
库丘林:“哈哈哈——才没有。那——言峰,言峰,快展示下八极拳的要领!”
言峰绮礼:“不……英灵中应当有李书文大师吧。要研习八极拳的话找他就好,我就不自讨没趣了。”
库丘林:“那算了。哦对了,我能向你讨教件事吗?有关你的那个什么鬼拳。”
言峰绮礼:“请问吧。”
库丘林:“练拳的话,你的腰力应该很厉害吧?”
言峰绮礼:“为什么突然转到这一话题上。”
库丘林:“没什么,别紧张!就是随便问问。”
言峰绮礼(沉吟片刻):“八极拳在于调动全身的气力爆发寸劲。腰部是任何武术都会关注的地方,八极拳当然不例外,但它并非重中之重。这种武术对腰力的要求不高,练久了之后非但不会伤到腰肢,反而有助于放松与腰椎疾病……”
库丘林:“(打断)那我常年练习枪术与剑术,还比你年轻,我的腰力比你强,对吧?”
言峰绮礼:“……啊,确实可以这么想。”
库丘林:“言峰,男人就要多用腰啊!腰好比什么都重要。”
吉尔伽美什:“停,打住!你们在扯什么皮?”
库丘林:“哇白痴陛下您又走神啦?告诉你哦,我刚刚证实了,我的腰力比那种小神父强多了。”
言峰绮礼:“确是如此。Lancer还告诫我应当勤加练习。”
吉尔伽美什:“……然则本王更中意你现在的状态。”
言峰绮礼:“不行,要精益求精。”
吉尔伽美什(和善的微笑):“滚。”
库丘林:“言峰快滚……什么……白痴王你在看谁?”

库丘林(咆哮):“为什么是让老子滚?!!!!”

27.我非常欣赏像亚历山大大帝那样卓越的军事领袖,光之子能否效仿那种风格来一段演讲呢?如有冒犯之处敬请谅解。

库丘林:“不,没事!我也……挺欣赏他的!”
言峰绮礼(小声):“你知道他是谁吗?”
库丘林:“(小小声)不大清楚。啊!不过我知道他是个伟大的将军,比吉尔伽美什那种货色强了百倍。”
吉尔伽美什:“那你快来段演讲。”
库丘林:“我不喜欢在开打前嘀嘀咕咕,要废话那也是在对诗……给个场景吧!演讲嘛,总得有背景梗概才能让我好好发挥。”
吉尔伽美什(打响指):“撤军前。”
库丘林:“好,我开编了!……那还讲个P哦?!”
吉尔伽美什:“……”
言峰绮礼:“…………”
库丘林:“……………………喂!”
吉尔伽美什:“——看我干嘛?我不会的。”
库丘林:“不会你还瞎BB?”
吉尔伽美什:“本王根本无需言辞累赘,仅凭展现王之身姿便可令万军振奋。而你,蠢货!竟敢把天生的王者与后世那些帝王相提并论!”
库丘林:“啊BLABLABLA——说那么多话,还不是不会。你来你来,我倒想看看与正常人有严重沟通隔阂的国王陛下要怎么演讲。”
吉尔伽美什:“哼。不管是战前演讲还是撤退演说都统统一口气完美地解决掉。”
库丘林(对麻婆):“……到底他为什么对撤退那么有执念啊?”
言峰绮礼(摇头):“……搞不懂。”
吉尔伽美什:“乌鲁克的国民们!你们这群杂种……(轻声)不含本王唯一的挚友。”
库丘林:“这开场白成份好复杂!真是惊天动地!(吹口哨)”
言峰绮礼:“让人头疼吶。就直接说内容吧。”
吉尔伽美什:“不要系结墓门!要当就当最好的格尔迪奥斯之绳!”

(格尔迪奥斯绳结:某知名难题。
系结墓门:古埃及打绳结系牢坟墓的门)

言峰绮礼:“……………”
库丘林:“…………”
吉尔伽美什:“言峰,你看着本王。你就没有什么……感觉吗?”
言峰绮礼:“??什么样的感觉。”
吉尔伽美什:“就是!那个、那个……那样的……”
言峰绮礼:“…有是有了,现在可以吗?”
吉尔伽美什:“白痴!本王的意思是,为什么不笑!”
言峰绮礼:“啊——不好意思,我笑慢了。哈、哈、哈哈……”
吉尔伽美什:“啧,到底要我提醒几次才能及时反应!”

库丘林(扶额):“【哔——】”

40.我们作家协会计划组织编写名人列传的活动,可以指定写手,特别前来征求意见。两位有什么心仪的人选吗?
库丘林:“随便!最好能弄几首诗出来。我对你们文艺圈子的笔杆子们实在不熟悉啊。”
吉尔伽美什:“你对付起吟游诗人倒是颇有心得。”
库丘林:“切!那你喜欢什么作家?”
言峰绮礼:“找莎士比亚,让他用修饰词把王埋住。”
吉尔伽美什:“辞藻确实称得上华丽,不过太繁琐了!其实那个叫安徒生的就不错。”
言峰绮礼:“…………”
库丘林:“………………”
吉尔伽美什:“又怎么回事?”
库丘林:“言峰,我没看出来,吉尔伽美什那个爱耍赖的混蛋原来还是个大宝宝,竟然喜欢看童话故事……”
言峰绮礼:“不。他那叫欣赏魔幻现实主义风格的批判文学。”

41.今天是我的生日!耶!求祝福!
库丘林:“我们有生日的概念吗?啊哈哈,你应该不在这边吧。生日快乐~!再发一下地址怎么样?这碗拉面送你吃!”
言峰绮礼:“愿主的爱与你同在。”
库丘林:“吉尔伽美什,你什么都不说吗?”
吉尔伽美什:“嗯?”
言峰绮礼:“今天是这个人的生日,他在求生日寄语。”
吉尔伽美什:“哦,以后这等小事就不必叨扰本王了。”
言峰绮礼:“…………”
库丘林:“………………”

42.乌鲁克的城墙真有意思!怎么造的?我要抱它!亲吻它!和它做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库丘林:“多纳泰罗……你这样下去会没朋友的。”
吉尔伽美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库丘林:“你嘲笑别人没朋友?也真是好意思。哦对了,城墙怎么建的?”
吉尔伽美什:“枯燥繁琐,不值一提。哭着跪下来求本王的话,倒也可以说与你听,就是耗时颇多。”
库丘林:“哦!那算了。”

43.想了解第五次圣杯战争的经过,光之子你们这组一定是大活跃吧?英雄王和另两位相处得如何,有什么心得感受呢?
库丘林:“哈——哈——哈,某种意义上确实是大活跃。AUO,你呢?觉得我们怎么样?”
吉尔伽美什:“……啊~不如就谈谈本王建造王城的经过吧。”
言峰绮礼:“没想到,我们的表现如此令人难堪么……”
库丘林:“竟然差到连你都不好意思说……话说回来,你在冬木的表现也不怎么样嘛,其实是自己嫌弃自己吧?”
吉尔伽美什:“本王的言行才不可能存在失当之处。”
言峰绮礼(搓手):“比方说,先定一个微小的目标——来场人类大清洗……这也是正确的么?”
吉尔伽美什:“嗯?有什么问题么?(和言峰咬耳朵中)……(推开言峰)看,言峰都懂了。但凡杂种们的智商达到了两倍faker那么高,就都能轻易理解本王的所作所为。”
言峰绮礼:“现在卫宫士郎又能算作是智商的计量单位了?”
库丘林:“两倍——(咆哮)开什么玩笑!老子都没有那么高的智商!!”
吉尔伽美什(皱眉):“……真蠢。”
言峰绮礼(摇头):“去报几个早教班吧,Lancer。”
吉尔伽美什:“蠢狗你给我趁早滚出英灵界。你的智商已经告别‘开门’了,影之国因你而蒙羞。”
库丘林:“啥???”

44.觉得冬木圣杯战争中的失利是谁的错?
库丘林:“言峰。他就是个胆怯的弱鸡master。”
吉尔伽美什:“言峰。库丘林就是只不中用的废柴败犬,每时每刻只会偷懒和捣乱。言峰偏偏要牵来他,还不和本王商量!”
言峰绮礼(瞥二闪):“……”
吉尔伽美什(瞪回去):“不与本王商议!”
言峰绮礼(棒读):“实在对不起。”
库丘林:“就是我这条没用的狗拖了英雄王整整半天时间!”
吉尔伽美什:“哼,只能证明你更加没用,区区一条狗,连看家护院都做不到!”
库丘林:“随你想什么!!老子打伤你了,就是爽!”
吉尔伽美什:“打架尽兴就值得你摇尾巴了?哪次实现愿望不是仰仗本王!”
库丘林:“我…! ——这倒是实话。”

言峰绮礼:“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胜多败少吧。”
库丘林:“对啊!毕竟有吉尔伽美什在。就是你每次都不争气!”
言峰绮礼:“Lancer你也很好心,经常来陪我。”
吉尔伽美什:“唉……本王内心崩溃。”
库丘林:“没事,不哭啊。”
吉尔伽美什:“那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本王一个人获胜……还不如失败来得有趣。”
库丘林:“这就是你随便马虎大意的理由?”
言峰绮礼:“没想到你对我感情如此深厚啊,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不,我只是感到无聊。”
言峰绮礼:“……”
库丘林:“你觉得无聊啊?那第一天杀光其他master不就好啦?”
言峰绮礼:“是我的问题。我想要好好体会自己真正活过来后参与的第二次圣杯战争。”
吉尔伽美什:“言峰说他要耐心地当一个赛事的旁观者,感受圣杯战争的全过程。因此——”
库丘林:“因此怪言峰。反正没我的事,AUO从来不会考虑我的意见。”
言峰绮礼:“不,归根结底,还是时臣师的错。”
 库丘林:“你说什么??”
 吉尔伽美什:“哈哈哈哈,确实是时臣的错。”
 库丘林:“???!”

45.喜欢人类吗?
库丘林:“喜欢自己就必然会喜欢人类吧……特别是吉尔伽美什,多么混账的AUO啊,连言峰这败类都能喜欢上。”
言峰绮礼:“其实我们都憎恨人类。”
库丘林:“不,只有你。”
言峰绮礼:“啊,遗憾。这回又是只有我。”
库丘林:“才不遗憾。”
吉尔伽美什:“言峰喜欢人类的。”
库丘林:“哦!是吗?”
吉尔伽美什:“他只是在以自己的方式,传达喜爱之情。因此,但凡以常人眼光来度量他的行事风格,就100%会解读成厌恶。这一概念,就算是言峰自己也时有混淆。”
言峰绮礼:“嗨呀,这还真是……”
库丘林:“你们看,吉尔伽美什多喜欢人类啊,连言峰这败类都有胃口研究。”
言峰绮礼:“所以我就算喜欢人类了,也依旧是败类?”
库丘林:“没错!你有什么不服的吗?”
言峰绮礼:“就不能一起当几分钟的败类么?算作是大英雄们进行了一次开拓思维的修行。”
库丘林:“休想。”

46.为什么你们对圣杯战争的记忆超清晰,我却什么也不记得?
库丘林:“哥们你是一直被以berserker职介召唤吗?真惨。”
言峰绮礼:“Lancer的记忆并不清晰,有时很混乱,细节部分需要他人补充。”
库丘林:“对,这个就是所谓本体的弊端吧。不过吉尔伽美什的记忆倒是相当完整,怎么回事,白痴王,难道你其实是什么一目千行的大文豪吗?”
吉尔伽美什:“哼,身为凌驾于你们这些杂种的王者,我当然要尽览庭院之始末变迁!”
库丘林:“很可疑啊你……怎么看都像是’作弊’了。”

47.没想到英雄王您和老狗的关系不错呀。
库丘林:“??你说谁是老狗?”
吉尔伽美什:“就是说,明明是条死狗。”
言峰绮礼:“吵累了吗,来点拉面怎么样?”
库丘林:“……”
吉尔伽美什:“…………”
言峰绮礼:“嗯,这样就很好。留言者的署名是梅林,没想到,梅林和英雄王的关系也不错。”
库丘林:“这有什么奇怪的?他们一个好色一个淫乱,都是没什么格调的变态家伙,在床上跳跳双人探戈就能好上啦!”
吉尔伽美什(冷笑):“你这可真是独此一家的凯尔特式浪漫。”


48.英雄王很喜欢狮子吧,有没有意向加入我们狮子同好会?话说我们已经选好会长了。
库丘林:“搞什么名堂,退休老年活动中心吗?”
吉尔伽美什:“死狗联盟……”
库丘林:“你和狗究竟有什么仇什么怨!”
言峰绮礼:“貌似沉迷钓鱼才更符合老年人的一惯形象呢。”
库丘林(站起):“言峰!!”

吉尔伽美什:“具体有谁参与?本王要酌情而定。”
库丘林:“喂,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你这家伙——”
吉尔伽美什:“我确实钟爱狮子。”
库丘林:“不不,我是指你这种傲慢的人,怎么可能甘心让’杂种’当会长。”
吉尔伽美什:“……”
库丘林:“…………”
吉尔伽美什:“什么意思。”
库丘林:“你不明白吗?就是说——”
吉尔伽美什:“啊你闭嘴,我懂了。疯狗啊,你该不会是那种连送命的速度都要争第一的狂徒吧。”
库丘林:“怎么回事!这【哔——】怎么扯到我头上了!你!算了算了,老子跟你压根没法沟通。”
言峰绮礼:“狮子一向是权威与军事的象征,喜欢狮子的大有人在吧。譬如古罗马的那位暴君尼禄,就对狮子青眼有加……”
库丘林:“还有爱迪狮,很适合被你缝在FLAG上喔!”
吉尔伽美什:“…本王决定了,不加入。”
言峰绮礼:“明智。不管怎么说,那位皇帝真是不知廉耻。”
吉尔伽美什:“她就是个疯女人罢了。还有,爱迪狮的主意也烂透了。”
库丘林:“哦——哪个皇帝?尼禄吗,尼禄挺好的啊。言峰你都跟白痴王说了些什么?别刻意抹黑人家女孩子啊!”
言峰绮礼:“怎么能血口喷人呢。吉尔伽美什对后世英雄们的历史行为了如指掌,我只是适当地在事实的基础上给尼禄添加些带有个人见解的诠释罢了。”
吉尔伽美什:“……”
言峰绮礼:“…………”
库丘林:“我瞎了吗?你们两个又在深情对视?”
吉尔伽美什:“你可以坐下了,劣等Lancer。”
库丘林:“哦。感谢……【哔——】明明是老子自己站起来的啊!!!”

——————————————
还有一更,用图片发!(*'▽'*)♪

评论

热度(33)

  1. 绮礼神父Freiheit 转载了此文字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