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番外(1)

现在开始搬番外qwq这个番外和正文也没什么关系,没有刀,放心吃(‵□′)
————————————————
【某神奇的谜之位面】
库丘林:“欢迎收看Fate/stay asshole系列史诗级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库·丘林……”
言峰绮礼:“看来,即便回到了英灵座,不成器的犬类也依旧不成器呢。”
库丘林(和善的微笑):“闭嘴!你丫人生地不熟的,小心老子把你卖了!”
言峰绮礼:“(瞥)……”
库丘林:“就像我手边那个…死人脸说的,我正在兼职主持工作。(看镜头)你们有什么想法,尽管来说……”
言峰绮礼:“你就像这样,边钓鱼边主持吗?”
库丘林:“言峰!(瞪)为此我还专门避免了远景,你一说全部穿帮!”
言峰绮礼:“反正观众对你也没有任何期待。”
库丘林:“……算了!(丢台本)我呢,只是随便直播直播。你们呢,就随便看看吧。”
言峰绮礼:“改成像这样高端正派、浪费资源的个人直播?”
库丘林:“不然呢?坦率来说!这下肯定要被扣工资,我不爽了,我就要这样玩。”
言峰绮礼:“看上去已经完全自暴自弃了。”
库丘林:“怎么你不服吗,有种来单挑……啊啊对了对了!(语速不断加快)最近我正在征婚,热烈欢迎有意向的美丽小姐们来交流谈心,本大爷的联系方式是……”
言峰绮礼(打断):“诸位好,我是死人脸。”
库丘林:“别打岔!”
言峰绮礼(瞥*2):“……”
库丘林:“你够了吧?还有那个,你的自我介绍,雾很大!怎么能像这样胡说八道?观众投诉了,我会不好办吶。”
言峰绮礼:“这可真稀奇。我以为,适当的恐吓、佐以果决的跳槽,才是你库兰猛犬一惯的英勇作风。(正经脸看镜头)女士先生……不是人,大家好。鄙人言峰,名绮礼,只是一名普通和善的人类,平凡地经营着一家口碑极佳的拉面店。今天,这里有客人点了一份拉面外卖。因此万般无奈下……我只好把拉面,送至此处。”
库丘林(惊恐的眼神):“……不是我点的吧?”
言峰绮礼:“哼,我才不会把拉面托付给不中用的男人。”
库丘林(猛点头):“对对!!给别人!给别人!”
言峰绮礼:“不过,如果你是诚心渴望拉面力量的命定之人……”
库丘林:“不要不要我不要!!!你的那些垃圾统统倒给吉尔伽美什吧,正好!!”



1.怎么没看到英雄王?

库丘林:“那白痴呀……那白痴大概现在还在睡懒觉吧。真不好意思,他在英灵座上也还是这副熊样。对了顺便解释一发,英雄王是我在日本时的搭档……他这家伙吧,菜得要死。”
言峰绮礼:“请大家记住Lancer这张脸,真是位好青年,以后再也见不到了……这是一个有勇气的男人。”
库丘林:“怎么,我有什么不敢说的?他就是白痴之王啊,又菜又受。走神、走神、划水、划水、骂街……打瞌睡。”
言峰绮礼:“还有慢心。”
库丘林:“对!还有马虎大意!啊啊啊反正你们不会想结识那种人对吧!”
言峰绮礼:“身为从者,竟然被人类打败。”
库丘林:“对!说真的,我就是用脚打架,也不会输给人类的小鬼。”
言峰绮礼:“日常对master的私人事务指手画脚。”
库丘林:“对……喂言峰,不对不对,平时没见你有多积极,为什么一到挖苦吉尔伽美什的时候,你就这么有精神?”
言峰绮礼:“……兴趣使然嘛(笑)。”

2.真的没有英雄王吗?朕还想约他再战一次。

库丘林:“你喜欢受虐吧,找那家伙决斗?你要是赢了,你就是胜在对手一时脑抽。你要是输了呢,那你就是个渣滓,吉尔伽美什脑抽了都能用头打赢你。”
言峰绮礼:“……这是谁的留言?”
库丘林:“不知道!”
言峰绮礼:“确定我们就这样下去,晾着吉尔伽美什一个人不管吗。”
库丘林:“嗯?这样多好,少了那家伙空气都变得清新了。”

3.我家帅气的库酱如此有型又多金,在室内钓鱼的身姿真是太可爱了,啊啊啊心绪蠢动心绪蠢动小鹿乱撞库库漫天飞飞飞飞快要爆炸啦prprprprpr

库丘林:“……怎么又是你这痴女?!等等,我要拉黑你。”
言峰绮礼:“Lancer他……其实相当富有。”
库丘林:“对。这个,这是室内钓鱼的高雅活动。乡巴佬肯定都没见过。没事!不用不好意思。”
言峰绮礼(严肃脸):“这里是Lancer的地盘。”
库丘林:“对,是本大爷的鱼塘。你们看鱼塘的鱼,游得像那个白毛狐狸似的,还对老子吐泡泡,嘿,一副要死不死的欠扁相……哈哈哈哈哈哈咬钩了!言峰言峰给我接着!”
言峰绮礼(严肃脸看镜头):“其实我们在乌鲁克王城的景观池边,Lancer在偷鱼。”
库丘林:“言峰,我管这叫’借’。我在借鱼,懂吗?”
言峰绮礼(鄙视的眼神):“……”

4.为什么会想到起“stay asshole”这个名字?罗马认为这不罗马。

库丘林:“不觉得这称呼和他们两个愉悦的混蛋很搭对吗?”
言峰绮礼:“因为我们都是只会创造罪孽的恶人,被谩骂理所应当。”
库丘林(抱肩):“不,只有你这个菜鸟Master是恶人。”
言峰绮礼(叹气):“是吗,那可真遗憾。”
库丘林:“才不遗憾!”


5.言峰先生做的拉面有什么特别之处吗,看上去很普通呢。

言峰绮礼:“可以贯穿灵魂。”
库丘林(点头):“吃得死人。”

6.乌鲁克城很空,看来欺世盗名之辈的栖身之所也不怎么样。

库丘林:“滚回去吃沙吧你,Emiya!话说回来有很空吗……(东张西望)是因为这里太大了吧。”
言峰绮礼(眼神死):“这里的人们,都被他们的王杀死了。”
库丘林:“不会吧,你骗人的吧?”
言峰绮礼:“嗯?你从何时起,对我产生了如此大的误解?”
库丘林:“每时每刻咯~经常骗,你忘了?”
言峰绮礼:“…………”
库丘林:“…………(放饵)”
言峰绮礼:“咳,总之,这是吉尔伽美什亲口向我交代的真相。即使是名垂青史的大英雄,晚节不保也是稀松平常的事。”
库丘林:“…我去(下竿)还好,老子,死得,早。”


7.你们又在快快乐乐地抹黑吉尔呀。友情告知:高危行为请勿模仿。吉尔他一旦生气了,可是很难安抚的哟。

库丘林:“AUO的朋友就是不得了啊,明明自己才是最钟爱此道的人吧!你嘲讽好友的次数不算少啊,你这话不能算作告诫,只是经验之谈吧!”
言峰绮礼:“不过英雄王这种人就是需要及时的谏言吧。一位永远的反对派确实是必不可少的。哼哼,还会恐怖袭击。”
库丘林:“哈哈哈哈哈哈哈,毕竟人家说的是实话嘛,有气也没处撒——相比起来,我们之中最爱颠倒黑白的言峰绮礼简直是小打小闹。”
言峰绮礼:“不要扯到我头上。我没有丝毫污蔑英雄王的意思。我是神的仆从,向来不会说谎。”
库丘林:“嗯你随便乱吹,我才不管……(听见声音回头)哟瞌睡小王子,你睡醒啦?”
吉尔伽美什:“嗯?狗怎么出现在了此处……言峰,你这什么表情?有什么疑虑之事吗?”
言峰绮礼:“确实如此。诚然,吉尔伽美什,我正在欣赏这座王城。”
吉尔伽美什:“啊,这个!由本王亲自督造……”
言峰绮礼:“不,先别忙着夸自己。我所关注的是,这里原本的臣民去了何处。”
吉尔伽美什:“啊…(停顿两秒)就这样?死了咯。”
言峰绮礼:“但你有返老还童之药,为什么不分给臣民,让他们长久安乐呢?”
吉尔伽美什:“哈——你这话可真引人发笑。言峰,你给我弄清楚,他们是人类!即使是本王,也不应打破人世间的不变之理。就算是影之国的女巫、梦魇之术师,也终有……不,这个先不提。”
库丘林:“??你接着说啊老子好在意!”
吉尔伽美什:“真不中用!一点小事就上蹿下跳,你是狗吗?”
库丘林:“狗不是你说的吗?!怪我咯。”
言峰绮礼:“所以就是说,你不肯施与神草,才导致百姓死亡?”
吉尔伽美什:“死亡是必然的,不过你这说法也无不妥,还算有意思。言峰,怎么突然提到本王的财宝,你不是一向对此类话题兴味索然吗?难道你是嫌本王待着无聊,才故意效仿弄臣逗我开心?”
言峰绮礼:“不,别误会,我就是随口一说。(看镜头)你们明白了吧,这确实是英雄王亲口向我明说的真相。(小小声)他把人都杀光了。”
吉尔伽美什:“……谁?”
言峰绮礼:“我说库丘林呢。”
库丘林:“【哔——】啊言峰你这个混蛋!”

8.刚才的消音是怎么回事?

库丘林:“语音屏蔽系统啦屏蔽系统!就是在开头的前三个音节加入一段……啊啊反正你们也不感兴趣。骂脏话被和谐罢了,毕竟这可是一档全年龄向的节目。我们这边听得到,你们听不到。”
言峰绮礼:“不得了,真是高科技。什么设备都看不见。”
库丘林:“哈哈,这就是基础的魔术而已。未来人类的科技结晶,在我们神代呢,得用魔术的手段来实现。啊没有看不起科学家的意思!我是指,我感受下来很满意啊~未来的人类,好像和我们那时候的好日子差不了多少……言峰你不信啊?你不信的话,可以问问吉尔伽美什。他过得肯定比我们滋润多了。”
吉尔伽美什:“恩,本王作证!可以玩boy meets girl 版的《暗黑之魂》。”
库丘林:“你们……啧!可千万别信那个弱受王子的鬼话。”
言峰绮礼:“举手赞同。”


9.人尽皆知,黄金之王是个实打实没人爱的零蛋暴君

库丘林:“哈哈哈哈这话我爱听!”
言峰绮礼:“你们不要学Lancer乱嚼口舌,当面戳人痛楚这一行为可是很不厚道。”
库丘林:“言峰,我看你这货,才是根本就与厚道无缘吧?”
吉尔伽美什:“嗯?你们两个搞什么名堂,在和谁说话?”
言峰绮礼:“Lancer在直播。尊敬的王,您走神到了现在吗?”
吉尔伽美什:“不——对,刚才没在听。直播就是那个……浪费大把时间、穿着睡衣干各种蠢事、观众们会变得越来越蠢的低成本劣质节目吗?这样,库丘林,你先去找个吟游诗人,给你萎缩的脑袋打个孔通下气。竟敢在本王的寝宫搞直播,不成体统!此等不敬罪该万死——!”
库丘林:“不不不,我才不想看到那些家伙……是言峰怂恿我这么干的!”
言峰绮礼:“——”
吉尔伽美什:“————”
(两人谜之对视片刻)
言峰绮礼:“Lancer,直播,先关掉。”

10.直播终于恢复了,刚才一定发生了什么很cooooooool的事!

库丘林:“很cool的事?没有没有。刚才言峰去……去对付英雄王了。吉尔伽美什不喜欢和陌生人正常沟通,用很cool的话来说就是,这人一点都不上镜。啧,没办法,需要多开导开导。”
言峰绮礼:“事实并非如此。英雄王在冬木的时候,射杀暗杀者、站在路灯上的样子被咔擦咔擦地疯狂偷拍,堪称惨案。所以他就……不由地有点排斥镜头,忍不住耍起了脾气,但愿没有吓到人。”
库丘林:“言峰,被你这样一说,现在不就有更多人知道中二王的黑历史了吗?”
言峰绮礼:“真是抱歉。”
库丘林:“你是故意的吧?真过分。”
吉尔伽美什:“……其实当时本王根本没在场的。天气、光线、器械、时臣、嗯,种种误会塑造出了本王入镜的假象。”
言峰绮礼:“所以是镜头捕捉的影像蒙骗了我们?你没有站在高处的癖好?”
吉尔伽美什:“王理应身处上位。但是,路灯之类的,我,没有印象……好!本王决定了,这事没发生过!”
言峰绮礼:“不愧是王。(鼓掌)”
库丘林:“?!!这也行?”

11..不慎得知了黑历史,真是对不起

库丘林:“没关系!”
吉尔伽美什(小声嘀咕):“不妙,本王得增设黑历史税。”
言峰绮礼(小小声):“还是省省吧。”

12.看你们一直在狂黑英雄王,平时会被英雄王回敬吗?

库丘林:“不会。吉尔伽美什不喜欢这样,啊,改成不屑似乎更合适吧。没办法,他是神代的天选之王嘛,又不是竞选上位,难免有沟通障碍,就是……算了不提也罢。他这个货吧,私底下不爽了,就会直接开喷,搞得我们都很火大。遇到敌人了,对战友的态度就奇迹般地友善不少,连我都被夸过,真是不可思议。抹黑英雄王……我不是精于此道啦,也就偶尔会和几个熟人吐下槽。像是,英雄王很不要脸啦、英雄王借钱不还啦、英雄王去钓女人又被甩了三条街……啊哈哈(笑)卫宫家的幼稚小鬼还真的什么都信了!谁算是熟人啊,就比如:Emiya、Emiya小时候、吉尔伽美什、吉尔伽美什小时候……我们呆在一起的时候呢,就喜欢拿吉尔伽美什开涮。他不爽了怎么办……当然马上转移话题!我还不想死于多嘴好吧?对了,那家伙有时心情好了,也会和我们一起吐槽自己……言峰,言峰,你来说吧。你最喜欢黑他了。”
言峰绮礼:“有吗?”
库丘林:“不然呢?”
吉尔伽美什:“言峰不会说谎,他没有一次抹黑过本王。”
库丘林:“……你认真的?”
吉尔伽美什:“你在说什么。言峰只是热衷于说故事,编织一些有关于本王的恐怖故事与荒诞逸闻,再传给杂种们听。看穿真实之眼因珍贵而稀有,以杂种的器量,就只配了解到与他们身份相匹配的’真实’。嗯,反应好像很有趣,不失为一种不错的消遣方式。”
言峰绮礼(看大狗):“Lancer好像被惊呆了。”
吉尔伽美什(同看大狗):“是吗,趁现在快捅他一枪看看。”

库丘林(摔钓竿):“【哔————】你个最古双标王!!!”


13.地主家的傻儿子

库丘林:“……”
言峰绮礼:“……”
吉尔伽美什:“为什么一致用微妙的眼神看着本王。”
言峰绮礼:“思来想去还是你更适合地主的称呼。”
库丘林:“地主是什么?不过傻儿子倒是很配你。”
吉尔伽美什:“哈——!劳动最光荣。”

14.前辈,您这样边说话边下钩,真的能钓到鱼吗?

库丘林:“钓的到,钓的到,收获不多。都怪我这边金色的家伙笑得太响,把鱼全吓跑了。”
吉尔伽美什:“比起钓鱼,他更擅长洗钩子。”
库丘林:“屁咧,老子的神钓技足够甩你和那个白毛狐狸十条街。”
吉尔伽美什:“连鱼都懒得搭理你这狗……真可怜,没钓多久就困得一头栽进海里。”
库丘林:“你行!有种就别用支架啊!”
言峰绮礼:“那怎么行,吉尔伽美什是不用支架就不能钓鱼的男人。”
库丘林:“真的?”
言峰绮礼:“当然了,举一会儿钓竿,手就抖得好似与中风患者同病相怜。”
吉尔伽美什:“又开始偷换概念……(叹气)言峰,就这样保持气势下去,你早晚能在新闻界闯出一番事业。”
言峰绮礼:“比方说,麻婆豆腐专栏?”
吉尔伽美什:“……哈哈哈跟你们说说以前流行的笑话吧!”
言峰绮礼:“啧。”
15.请向鱼道歉,苍蓝的骑士。在场的它们可都是超越了自身极限的伟大生灵。

库丘林:“那又怎么了,还不是乖乖给老子钓着玩?”
言峰绮礼:“不得不和Lancer这样凶暴的servant并肩作战多次,我也很难过。”
库丘林:“每到这种时候,背景音就不知不觉地变成了,吉尔伽美什的笑声。”
言峰绮礼:“真糟糕。”
库丘林:“好特么想死。”

16.Superstar singer·伊丽莎白进入了直播间!耶!起立鼓掌!!

言峰绮礼(认真地鼓掌):“……”
吉尔伽美什:“……出去。”
库丘林:“我们Lancer很少像魔女这样。我保证!一般我们枪兵都不是这样的!”

17.列位对卫宫士郎怎么看?现在改观了吗?

库丘林:“那必须改观!其实我一直对那小子没什么偏见,真的没有。他比我们这位金闪闪的王谦和多了,厨艺也好,还更会讨好女人……我只是有时候觉得他很多余,仅此而已!”
吉尔伽美什:“多余?具体在什么时候。”
库丘林:“在我见到他的时候。”
吉尔伽美什:“…………”
言峰绮礼:“这就是偏见吧。”
库丘林:“闭嘴!老子的话就是正解。哦对了,听说金皮卡你后来对卫宫士郎那小子改观了啊,连称呼都改了。原来不是’制赝者’么,现在改成什么啦?卫宫超人?救世主Emiya?”
吉尔伽美什:“Faker啊。”
库丘林:“…………”
言峰绮礼:“…………”
库丘林:“我怎么觉得,压根,没改呢?”
吉尔伽美什:“哈、哈、哈。胡说。如此显而易见的改观。”
库丘林:“你,老子都懒得说你了,好歹对别人上点心吧!”
言峰绮礼:“关心他人总是好的,我就一直在默默为卫宫家的这个孩子祈祷。”
吉尔伽美什:“……”
言峰绮礼:“补充一点,是全身心地祈祷。”
吉尔伽美什:“……咳!”
库丘林:“吉尔伽美什他…(歪头看)刚才气得猛喝了口酒。”
言峰绮礼:“也就是说,我们之中,只有吉尔伽美什是真正地厌恶卫宫士郎。”
库丘林:“啊啊,突然觉得这样有些过分。同伴之间不是应该同仇敌忾才对吗?”
言峰绮礼:“那这个任务就委托给我们坚毅的看门犬勇士了。”
库丘林:“不,我才不要咧。”
吉尔伽美什(忍无可忍地插话):“你是怎么想的!竟然想和那种赝品的肉块集合体混在一起!言峰!”
库丘林:“啊?不管我吗?……就飞我个白眼是什么意思。”
言峰绮礼:“嗨呀,蹂躏卫宫切嗣的孩子,这不是很有意思嘛。以你的器量,应该能够理解才对吧。”
吉尔伽美什:“你给我远离他!那种毫无格调品味、没有体统、不知礼仪的小虫……”
库丘林:“慢着,给我打住。我没听错吧,你在要求别人有礼貌?”
吉尔伽美什:“言峰,你怎么教的狗,竟然胆大妄为到在谈正事的时候插话。”
言峰绮礼:“没有管教好就把狗带来,是我的失算。”
库丘林:“这【哔——】也算正事?!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自身的礼仪也一塌糊涂好吧!还【哔——】不停骂老子是狗!”
吉尔伽美什:“……你从小就没家教吧。”
库丘林:“完全没有,哈哈哈哈哈哈!(拍大腿)”
言峰绮礼(看大狗):“非常抱歉,英雄王,请允许我从现在开始尝试厌恶卫宫士郎。”
吉尔伽美什:“很好,我准了。”
库丘林:“????”

18.请向小虫道歉,毫无格调的根本就只有人类而已。
吉尔伽美什(转酒杯):“对不起!”
库丘林:“??????????”

19.你们都喜欢什么人啊,那个谁,不准提到我的父王!

库丘林:“喜欢什么人……当然是喜欢好女人啊!那种成熟知性的女人再好不过啦,不过关键是相性要好,淫乱的痴女就算了吧。”
吉尔伽美什:“哦,胸部要像是有着百人把守的平原吗?”
(库丘林向埃梅尔求爱时,曾形容公主的胸部:多么美的平原哪。
埃梅尔回道:“唯有屠杀一百名战士的勇者方能进入这片平原。”)
库丘林:“嘁,像是有一百个【哔——————】过你的大林伽才好呢。”(林伽:自行百度)
言峰绮礼:“话题走向真不妙,Lancer你闭嘴。先别搭理那条疯狗了,英雄王,你有意向回应这个疑问吗?”
吉尔伽美什:“哼!本王——”
库丘林:“别扯到亚瑟王那里去哦,我知道你喜欢惹她。”
吉尔伽美什:“那算了。言峰,这是对你的考验,来代本王作答。”
言峰绮礼:“那我就大胆地妄测上意了。”
吉尔伽美什:“准了,说吧!”
言峰绮礼:“喜欢能面不改色挑战激辣地狱的男人!”
吉尔伽美什:“去死!”

20.请向林伽道歉,林伽是铭刻着湿婆大神无上伟力的文明之证。

库丘林:“我说,小太阳你玩够了吗?”

21.英雄王的爱人不是恩奇都吗?
库丘林:“他爱人……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人算不算呀,反正他爱人多得是。明着来说,在场就有两个。”
吉尔伽美什:“想什么呢,你只是狗。”
库丘林:“好好好~你日狗。”
言峰绮礼:“听说有一种新的颜色,正在开发中,就叫做——‘恩奇都绿’。”
吉尔伽美什:“言峰,本王很不满。”
言峰绮礼:“哦。这次又是谁气势汹汹地瞪着你?”
吉尔伽美什:“不——现在,本王不论驾临何处,总有杂种来询问吾友的情况。而吾友的一切情状,理应只过本王之手。”
言峰绮礼:“也就是说,他只有你能过问吗……我没有不敬之意,但当英雄王的朋友还真是苦事一桩。”
库丘林:“比当master还惨。”
吉尔伽美什:“不止如此,还相当影响本王树立威严。就连蝼蚁之辈都开始肖想借吾友之名牵制本王。”
言峰绮礼:“这可头疼了。我们没有在外面胡说八道吶,指不定是赫拉克勒斯散播的小道消息。”
库丘林:“证明是谣言不就完啦?你就借这个机会解释一下吧!我看你不可能真的对朋友有多上心。”
言峰绮礼:“那我来问。假设——恩奇都和EA同时掉进水里……”
库丘林:“喂喂喂……你能换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吗?那就你吧。吉尔伽美什,在恩奇都和言峰绮礼二人之间,你更喜欢谁?”
吉尔伽美什:“你贫瘠的大脑就只能想出这种毫无价值的问题?”
库丘林:“呸!老子懒得跟你计较!那换个说法,如果恩奇都和言峰绮礼都请你吃饭,你选……”
吉尔伽美什:“恩奇都。”

库丘林:“回答得好快!言峰绮礼大受打击!!!!”


22.好想和库酱并肩做爱啊!!!

库丘林:“怎么又是你?你不要再来烦老子!还有啊那个词是叫并肩作战吧,才不是什么并肩做爱!”
言峰绮礼:“对战士之母这么冷淡?男人在女人面前要表现得像个绅士,这可是你常常挂在嘴边的话,Lancer。”
库丘林:“少说笑了,她才是个大绅士!”
言峰绮礼:“??”
库丘林:“不过我倒是很欢迎好女人来和我并肩作战……吉尔伽美什,你阴测测地笑个鬼啊?”
吉尔伽美什:“这不是很好笑吗,极富团队精神的库兰猛犬。”
库丘林:“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我可被誉为新手master之友!”
吉尔伽美什:“哼。那就索性把你平日的丑态展现出来如何?言峰,你来演那只疯狗。”
言峰绮礼:“乐意奉陪。”

吉尔伽美什(仿麻婆音):“Lancer,为何你的巡逻回报与实情不符。”
言峰绮礼(学大狗):“哼!世界是很复杂的,难保下一秒不会有异状发生啊,master~!”
库丘林(摇头):“你们两个演得这么投入啊。”
吉尔伽美什(仿麻婆音):“Lancer,早上好,这是打算出去喝酒钓鱼玩女人么。”
言峰绮礼(学大狗):“本大爷去打架,别挡道!”
吉尔伽美什(仿麻婆音):“然则我记得我们事先约定的条款中并没有决斗这一项吶。”
言峰绮礼(学大狗):“你说什么?风太大听不见!不好意思,我要出门了,有什么话等明天再说吧。”
吉尔伽美什:“之后就会在外面惹是生非。(仿麻婆音)Lancer你做了多余的事?”
言峰绮礼(学大狗):“抱歉啊,一时手痒!”
吉尔伽美什:“而且那条狗是个就连本职工作都无法保证完成的三流英雄。(仿麻婆音)Archer怎么还活着?”
言峰绮礼(学大狗):“有什么关系,反正放着不管也会死。”

吉尔伽美什:“蠢狗你自己说,他死了吗?”
库丘林:“哈哈哈哈,我只是一时大意,谁让……”
吉尔伽美什(接话):“谁让言峰的口吻那么随意,在我听来根本不是命令的口气——每次都这样耍小聪明啊,蠢狗。”
库丘林:“啊———啊啊啊老子就是要这样!有本事……”
言峰绮礼(接话):“有本事你就挑翻我——对吗?”
库丘林:“……!!!【哔————————————————————————】!”

23.难道与吉尔伽美什合作会更舒心吗?
库丘林:“会啊会啊,停尸房里的老老少少可都是清一色的安详。”
言峰绮礼:“就我个人而言,这就像是与雄狮共同漫步,无论彼此有多熟悉,一路上仍难免提心吊胆。英雄王他,在很多方面都很……杰出。自己考量吧。”
吉尔伽美什:“比喻很中我意。”
言峰绮礼(点头):“深感荣幸。”
库丘林:“其实把狮子换成猴子也是一样的吧。(嘀咕)要知道,公猴子也是很危险的……”
吉尔伽美什:“不过废话太多了。要我说嘛,就是——省省吧!本王完全无意和你们这些垂涎王之财宝的泛泛杂种通气,不中用的魔术师也一律格杀。想都不要想,你们只需安心坐等天罚降临即可!”
言峰绮礼:“……实在头疼啊(扶额)”
库丘林:“(捂脸)【哔——】LILaiLai……你把天聊死了。”


24.气氛这么紧张可不好,不如聊聊别的事吧。

库丘林:“没错。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不提那些话题了!话说我原来打算做次采访来着……台本都准备好了,【哔】,被老子丢水里了。算了,起初想要做那个……夫妻相性五十问。后面还有五十问,预备用实践的方式来表现~”
言峰绮礼:“采访就不是全年龄向了么?”
吉尔伽美什:“似乎和本王印象中的传统做派相左。”
库丘林:“AUO你为什么那么懂……采访也是全年龄向的!别误会!我们凯尔特人的全年龄向就是这样的!”
言峰绮礼:“全年龄向——支持成人话题,但,不能口吐脏字?”
库丘林:“对啊!小朋友们学坏了怎么办?”

言峰绮礼:“…………”
吉尔伽美什:“…………”
库丘林:“怎么了你们???”

言峰绮礼:“那么,看看企划吧。标题里的夫妻是指?”
吉尔伽美什:“那是什么?”
库丘林:“……嗨呀!就是,指的就是,你们两个!你们算夫妻!”
吉尔伽美什:“哈哈哈哈哈哈哈!(指大狗)你算狗。”
言峰绮礼(震惊):“怎么这样!我还要向上级递交申请,真麻烦。”
库丘林:“你们的重点都歪到哪里去了啊!一对神经病。然后你们就回答五十个问题。”
吉尔伽美什:“嗯?差别在哪。”
库丘林:“采访的问题是老子提前准备好的,不像现在,随缘读留言。”
言峰绮礼:“譬如?”
库丘林:“比方说哈,问你们的名字、性别、年龄、性格……”
吉尔伽美什(皱眉):“可悲的枪兵,终究还是把自己插傻了吗……”
库丘林:“……(气到踢飞鱼篓)【哔——————】!!!!”

25.前辈您一遇到英雄王就会变得如此暴躁吗?英雄王也是,既然已经是同伴,为什么不能心平气和地共处呢?

库丘林:“这就和你遇到头脑缺根筋的master同理吧,看到那张笑脸就想打两拳。”
言峰绮礼:“Lancer这样怎么能算是暴躁呢,Lancer明明是……”
吉尔伽美什:“分明是龌龊、下流。还有本王看在言峰的面上,已经足够和善了。”
库丘林:“还真有脸说啊,双标王,您在床上不就是吃龌龊下流这套吗?”
吉尔伽美什:“看吧,那令本王也自叹不如的脸皮厚度。”
言峰绮礼(隔开大狗):“因为是全年龄向的,姑且收敛些吧。”
吉尔伽美什:“本王也不是没有考虑过,为什么一看到这条狗就来气。思来想去还是因为啊,言峰,那狗也勉强算是个王!”
库丘林:“啊?我只不过有个挂名的虚职,这就能算是王啦?”
吉尔伽美什:“可以!”
库丘林:“不不不,我不是!”
吉尔伽美什:“本王认可了,你就是个下三流的王!”
库丘林:“本大爷才不要被当作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言峰绮礼:“……总觉得,有哪里出错了。”

评论(7)

热度(60)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