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25(完结篇)

2月16日 晴 先定一个微小的目标——当他一回剑士

事实证明脑子进水是一种会传染的顽疾,很不幸,就连爱尔兰最英勇的库·丘林大人也会被感染。
昨晚我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一会儿担心吉尔伽美什那小子睡觉着凉死于重感冒,一会儿又想到他这样突然惊醒就会撞到头……越想越不爽,恨不得冲出去抢条毛毯回来把那货从头到脚卷起来。这心情就像……大概就像替熊孩子瞎操心的老妈吧。明明之前还锐意满满,摔得响门跺得动地……在转瞬之间就身不由己地变得小心翼翼。这种心情不就是老妈们的典型吗?没想到我竟然有一天能自学成才啊,真是了不起,我有当老妈的天赋诶……不,不用了,这种害人的天赋还是交还给森林吧。
开什么玩笑,老子又不是他妈,会怕吵醒他?
这除了脑子坏掉根本就找不到其他解释嘛,即便是智慧之巅的德鲁伊,遇到这种莫名其妙的事也只能摇头叹息吧。我觉得吧,我只不过是潜意识里在为偷偷抱他上床找借口而已。
有一个新闻的标题起得好:老人摔倒了,扶,还是不扶?
到了我这里,就该换成:英雄王睡错了地方,抱,还是不抱?
作为一名忠实诚恳的阿尔斯特老流氓,秉承着“不上白不上”的冒险精神,我当然勇敢地选择了前者咯!
记得那货睡着时房间里有防御宝具护身,为了避免中招,我先探查了一番。
什么宝具都没设置。
我很高兴。
可能是我喘得有点响吧,那家伙在睡眠中有了点察觉。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皱了下眉,嘴里嘟囔着什么,以顺理成章的气势探出手从脑后勾住了我的脖子,连带着还顺便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他是舒服了没错,可老子被害得险些重心不稳趴他身上。
那家伙一脑袋拱过来,撞得我顿时想起了一件悲伤的事:我靠,你拽人为什么拽得那么熟练啊!
不对,不是这件。而是:吉尔伽美什那白痴肯定把床也砸了。
还有比他更傻的人吗?真有,是我。
因为几乎就在同时,我悲愤地发现:艹,老子还真特么怕弄醒他!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都被迫近距离忍受着这个让我头疼欲裂的Archer。
不得不承认,一开始还是挺好玩的。既刺激又解气,英雄王绝对想不到会和我平起平坐那么久,哈哈哈~!更何况那家伙偶尔还会拿脑袋蹭蹭我的胸口或下巴,简直是VIP待遇啊,这感觉很爽。但渐渐地就不太妙了,原因有二。其一是维持姿势并不舒服,其二是我不争气地又想睡他了,但做不到。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蛋疼,没有言峰搅局,我又多出了个奇怪的关怀心态,竟然超越了活到现在的原始本能。我被自己压抑得抬不起头,但更不想弄醒他。至于这是为什么……还是那句话,德鲁伊都猜不出啊!“上啊,库·丘林,你在顾虑什么?反正那家伙没心没肺的……他还特么睡得死沉!”我在心里这么默念着。
还是动不了哪怕一根手指。
我看我是中了邪。比方说,言峰这个死得惊心动魄的败类渣滓死后化身成了什么怨灵给我下了什么咒,而他那小样则躲在某处阴影里窥视着我们,脸上还特么带着恶心的脸谱化笑容。这想法惹毛我了,大活人尚且不怕,老子会怕幽灵?我破天荒地开始跟想象中的言峰较真,想了一大堆有的没的。
结果还是维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
维持到了天亮。
真好啊,以前我还没有过这种经历呢,虽然有点委屈有点难受,但好像也不赖。了不起啊本大爷,正是这份超越常人的韧劲才让我成为了大英雄!还是能屈能伸的那种!
呸,好个棒棒鸡!这特么是终于被折磨得早衰了吧?
既然没戏了,我垂头丧气地打算灵体化。这样省点魔,还动静不大,总不至于把身下那位正在梦之国度作妖的君主惊醒。
刚开始化,吉尔伽美什就睁开了眼。
……草草草草!老子恨不得当场抓烛台敲死他!

这欠收拾的弓兵冷着脸示意我赶紧从他身上滚下去,却在我起身时拽住老子头发一通乱扯。
疼得我不想滚了,甚至想干脆压上去咬死他。你扯我头发,我啃你脖子,同归于尽,岂不美哉?
“狗就是狗,纵然得以常伴君侧,又能有什么长进。”那家伙又开始用轻蔑的语气说些我听不大懂的话,“只知张扬天性的猛犬啊,你妄想替主分忧的蠢样也太难看了。”
喂,这里的狗可是好端端地守着大爷您,什么都没干呢。
“你打算干什么?摆出这副表情是想给本王逗笑取乐么。啊~”到底是哪里学来的套路啊,这弓兵浮夸地向我示意捏疼了他的手腕,“狗一翘腿主人就能看穿它的心思,省下狡辩的气力,诚实地摇尾乞怜吧。不过都是些无意义的吠叫罢了。”
喂喂喂,老子可是傻乎乎地浪费了大好的机会,就为了你这货的睡眠啊!我笑不出来,什么都说不出口。
“你这——渴求本王肉体的蠢狗。”
……这货到底在开心些什么啊?笑得也太过了,是打哪里来的自恋狂魔吗?
为了表达对自恋王的鄙视,我用口型对他比了句脏话,成功把他从愉悦中骂了出来。
最怕空气突然沉默。
显然我这不怎么有长进的队友也有着和我相同的想法,他在我差不多能杀人的目光中甩了甩手,猛地扇了本大爷一耳光。
这下不沉默了,有点杂音,我好像还听到了不该有的心跳声。
直到被那混蛋引导着结束亲吻,我的耳边仍然都是乱七八糟的声音,脑袋更是像裂成了两半,一半想着“竟然挑衅老子,做好觉悟吧”,一半又神经兮兮地想哭。那家伙理所当然般地和我分开些距离后,我满脑子又只剩下了要命的“好特么爽”。
懵得我坐到花坪边吹了会儿风才冷静下来,顺便觉悟了自己又被狠狠耍了一顿的现实。我感觉自己像个涉世未深的毛头小子,被坏妖精骗走了全部青春。更惨的是,坏妖精中意的人是个比他更烂的白痴。现实就是,弓兵没有一个好货,吉尔伽美什最过分。
这个恶趣味的衣冠禽兽!你爹没教过你撩了人要负责吗?
——巧了,我爹也没有。
算了算了,勉强都是一路人,就让他得意忘形下去吧。现在看到那张熟悉的欠揍笑脸,我竟然会感到安心。很奇怪,相当安心,只比提枪在手略差那么一点。从来不会在意别人感受、自以为是的混账、热衷卖弄、常把“关我什么事”挂在嘴上……的这个家伙,才是我认识的吉尔伽美什。真好啊,什么都没有变。
没有言峰骚扰的中午就是温馨美好,我顶着太阳哼着歌给花坪浇了次水。某最古傻x说要给master办一场葬礼,于是我们又花了点时间清理那像被奥特曼和小怪兽轰炸过的教堂。我负责清理,吉尔伽美什负责全程瞎指挥。王大人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仅以神速接受了言峰的死,还打算给那人渣送份陪葬品,我好说歹说才拦住了他。
我想:去你妈的,老子才不打算去陪那种恶德神父!
结果他说:“街上那家盛产糟糕食物的中餐馆,如何?”
……话说您是不用再每天被麻婆豆腐折磨了,但也要为死去的同胞们考虑下吧?某种意义上而言,还不如选我呢!
不过竟然能为言峰想到这一步,难道说,是真爱?

后来葬礼办得异常猎奇。
打开头起就不大对劲,吉尔伽美什坚持苏美尔式葬礼不让带狗入场,我则担心不称职的Archer等船沉底了也不能射中哪怕一箭,于是我们选用了言峰喜欢的宗教形式……原本应该如此。仪式司仪由吉尔伽美什负责。由于言峰已经成功地实现了抛头颅洒热血,我们只好拿他生前最爱且最常接触的东西代替他本人——装麻婆豆腐的锅。看到它就像看到了言峰一样,恨不得马上丢掉。人没了,锅还在,这破东西质量真是好,肯定是网购来的山寨货。吉尔伽美什从宝库里翻出个盒子,想用来装锅。我看了看那个盒子,险些闪瞎我的眼,仿佛刻着“快来偷我”几个大字。我建议把盒子换成塑料袋算了。
吉尔伽美什把锅装在了纸袋里……爱咋咋地吧!
接着葬礼就有模有样地开始了,我敢打包票,言峰绝对想不到自己死了之后工作场地能那么热闹。照道理跟了神父那么久,不学也该会装样子了,但吉尔伽美什这白痴的画风越来越崩坏。念经的时候看错行不说,连浇圣水都被改成了拿水枪乱喷。葬礼在他的主持下,和电影里演出来的效果完全不一样。我一向喜欢参加别人的葬礼,很擅于保持明媚的忧伤,但还是不知道该怎么看待这状况频出、毫不走心的弱智场面。
于是我笑出了声。
于是那狠心的家伙把我赶出了门。
大门外有对鸳鸯骗子在探头探脑,我把他们赶走了。他们竟然说半年前预约过这里的婚礼业务,今天来确认下周的举办日期。真搞笑,我整理的时候把教堂翻了个底朝天,根本就没有什么仪式相关的道具嘛!怎么回事啊?这两个骗子,妥妥的是想在门上贴小广告,还好被老子抓包了。我让他们滚,他们还敢用奇怪的眼神看我。看什么看,没见过在教堂区域里穿夏威夷休闲服的男人啊?!我很气啊,我想教育他们。结果门里传出了枪声,那对骗子立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羞愧地弯着腰跑了。
连告别的话都没说,真是失礼。

吉尔伽美什可能是嫌言峰那边的仪式流程太无聊,就把他认知中现代人会用到的各种奇葩形式混在了一起,甚至还有黑手党传统——简直像狂欢一样啊!
既然这样那我也随便瞎来啦,葬礼最后总要说几句话,我就唱了首歌。“当现世的人们遗忘了你,亲爱的人啊,你已出发寻觅新的欢声笑语。当死亡的残酷埋葬了你,敬爱的战友,时间再不能牵绊你的脚步。风穿越迷雾带来Tir na n’Og的讯息……”BLABLABLA云云。当然,我一点都不觉得言峰算什么“亲爱的人”,格式而已。不管生前是什么鬼东西,死去的时候总会获得我们阿尔斯特人的缅怀。我歌唱得简直沉醉啊,就差抱着锅亲了。“载歌载舞也就罢了,狗,为什么还要如此恶毒地诅咒绮礼?”吉尔大爷摇着头,“真是条养不熟的恶犬。”
…………
……………………
替一个人渣委屈什么,老子还不想让言峰把愉悦带去玷污仙境呢!

结束的时候我建议在“言峰”面前来一个大大的拥抱,葬礼中彼此的拥抱可以起到qi温
si暖ren人心的效果,激励我们……中的某人!更好地浪下去。吉尔伽美什用看卫宫士郎的眼神盯着我,充满嫌弃地把装着锅的纸袋快速丢进了我的怀里。
NMB。谁要和死人拥抱啊……
我们把锅王言峰埋在了西式墓地那。老样子,我负责埋,吉尔伽美什索性不跟来了……简直是在乱扔垃圾。我是没心情替变态做墓碑,为了显得不那么奇怪,我垒了几块石头上去,感到更奇怪了。经过一番尝试,我最终采取了把锅插地上的超自然形式。
完美!
管他呢,反正言峰那种人模狗样的两面派肯定会骗到无数同行的眼泪吧,说不定还会有场像样的葬礼呢……总之不可能混得比我还差。

回到教堂后,我发现言峰确实混得比我好。
——白痴国王不见了。
能浪去哪了呢?我看着墙边没清理干净的废墟残留,好像已经知道了怎么回事。这挺让人窝火的。我既觉得意外,又发现在我的意料之中,这就更让人窝火了。始终有着“这家伙醒来就会消失”的预感——这就是我不想弄醒英雄王的原因。所谓“消失”并不是只有形式上的抹除、记忆中的空缺,它也象征着精神层面的距离。前两种我早就明白了,作为从者我不可能长存于世,作为英灵我能够重拾碎片拼凑出回忆。但至于最后那种嘛……我是今天才有了点头绪。
我走进礼拜堂,言峰那本烦人的书依旧被放在桌子上。记得言峰每天都会半真半假地翻翻它,到了吉尔伽美什手里就只剩下了搞笑和渎神的份。可现在它既没有被撕成碎片踩上两脚,也没有掉在地上沾染灰尘。连原初的宝具都绕开了它,确保这本破书安然无恙。
吉尔伽美什和我远了一些。
接着我看到了什么东西的反光,就在破书的旁边。它已经烦了老子很久,竟然还能变得更烦。现实总是不留情面,它没有被遗忘、没有被丢弃、没有被摧毁,甚至没有被带走。我想象到那个白痴亲吻十字架的样子,一点都不虔诚,却带着超越所有宗教所有圣徒的忠实……这事可能发生吗?原先的答案是100%的否定,但到了现在,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当一件物什已经成为了两人回忆与分歧的全部载体,要承认失败并将它交还到该去的地方,这能做到吗?如果干出这档温柔事情的是个自私自利的暴君,那我岂不是很可笑吗?只知豁出性命去抢夺、去占有的我,要怎么接近一个不再熟悉的人?他的大名是吉尔伽美什没错,但他也是我从未接触过的英雄王。
吉尔伽美什的脑袋在想些什么,我真的能够理解吗?我们间的距离一下子被拉得那么大,远得好像隔着整个时空。但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我不想去追上他啊,弯弯绕绕的,那么麻烦干嘛!
我又想到了中午的那对骗子……也许根本没有骗我吧。至少在感情这方面,言峰确实超越了我。
看来,吉尔伽美什是不会回来了。

教堂这鬼地方我是待不下去了,所以我就灵体化出去浪了。起初还挺沮丧的,但渐渐地感到开心了不少。没有master的午后就是如此美好!更重要的是也没有吉尔伽美什烦我。到处都是自由的味道!
有了自由,我很快就忘记了那家伙。有合适的约架就接受、有喜欢的东西就要抢、有中意的人就去睡,条条框框的戒律不过是人生的点缀,这才是我们阿尔斯特男人的风范!但巡视一周后,我又无聊了,我想回家。我的家不在这里,也不在任何地方。哦,原本是有很多
次机会搭个小窝的……但都被我放弃了。就连这次也是,我出门时好好地想过了,明明是有可能让那家伙变卦的。自由的代价就是没有自己的家,我不止一次地为此自豪,又后悔不已。但我的骄傲直到永远也不会动摇根基。
所以我能找到的就只有自己走过的痕迹,当然其中也有些包括了那两个不知道死去哪里的混蛋。
这就是我为什么正半死不活地躺在言峰家沙发上的原因。所谓“鸠占鹊巢”大体就是如此,恰好我也很精于此道,所以我就心怀不满地收下了这个乱且差的小屋。当我记下了这些文字时,还有只肥猫蹲在我脑袋上乱叫。白毛Archer可能是什么人形自走猫薄荷吧,待过的地方竟然能招猫,简直匪夷所思。就跟他的肤色前后变化一样难以理解。究竟在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惨案啊,这个弓兵!我决定给他想一个新的绰号:黑猫警长。
不行,这梗太小众了。
啊啊啊啊啊啊日记被死猫抓破了!
烦人的Archer,通通去死吧!

我和猫一起待到了现在,天快黑了。抠门的言峰掐着天数交钱,现在不仅电视看不了、网没法上,连灯也打不开了。因此我们一从者一猫只能时而面面相觑,时而看看窗外。
魔力已经所剩不多,没有了大圣杯的联系,看样子很快我就维持不了实体了。为了完美的收笔,我打算抓手边的储备粮来吃。我看看猫,猫看看我。
艹,算了!

我试着给猫看日记,权当它是我新交的女朋友好了。
发现它是只公猫。

每次总是绕太多弯路的我,按照惯例,果然后悔了。逃避来逃避去,结果还是想要走回原点。唉,真是烦人呐,正如巴泽特所说,我就是个不像样的大笨蛋。想要努力变得争气点,但我终归还是我嘛。
至于前头那个问题,或许不全是潜意识里的抗拒吧,德鲁伊也是能回答的。比方说……问问安格斯?
我挠着猫的下巴,对它说:“你知道吗?有个和你差不了多少的家伙……不,比你好看多了。他和他的master,都是深藏不露的混蛋。遇到他们赶紧开溜,千万别纠缠起来,会被烦到死啊!”
猫没理我。
我说:“这下麻烦了,我可能真的离不开那家伙啦。”
猫还是没理我。
我又说:“我看白痴国王那么喜欢saber……我下回当个saber怎么样?好像不赖。睡他一次血赚,被嫌弃了不亏。”
等等——!我剑术不精啊!
想到这茬,我沮丧地飘起了金粉……不,不是金粉,这种事也跟心情没有任何关系。
魔力快支撑不住了,竟然能保持到现在,当枪兵真是幸运。好了,我要想一句帅气到足以流芳百世的话,把它写作我的结尾语,完美地收官这次圣杯战争!
我恨Archer!
不对,这句不算。
欸怎么回事,我这么啰嗦了?会被人嘲笑的。
被言峰传染的吧,那家伙……这句不算。下面必出精品,嗯!

妈的,死猫挠我!

——————————————
到这里正片就结束了,怎么说呢,最开始还以为最后会是HE的,结果一嘴玻璃渣……qwq但还莫名的蛮喜欢这个结局的,我已经精分了。
还有一些问答的番外没有搬,明天开始搬番外。

评论(11)

热度(60)

  1. 黑色BlackFreiheit 转载了此文字
  2. onion📎Freiheit 转载了此文字
    简直要哭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