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9

2月10 日 晴转多云 圣杯什么时候可以推出好感度系统?我能把言峰这傻帽拉黑吗?

昨天我梦到了智障言峰的成长史,吓老子一跳。是真的“一跳”,撞到头了,有点晕。
言峰这小子,人没杀几个,火倒是放得满街都是,这个人非常变态啊。
不行不行,我和言峰完全不合拍。那么好的妻子,他不知道好好珍惜。那么爱他的老爹,他还嫌弃人家。那么……不提也罢的吉尔伽美什,他倒宠上了。不过吉尔伽美什身材是真的好,言峰的眼光还是难得正常了一回。
不过按照言峰当时的那个思维,吉尔伽美什现在的表现绝对让他大跌眼界。
知人知面不知心嘛,看起来跟自己志趣相投的人也未必真是一类人。就像吉尔伽美什吧,他看上去很淡定,遇到大事果真很淡定,无论怎么观察,他都很淡定……但你永远不知道他会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一惊一乍。
言峰的内心也许是崩溃的。
我完全不理解像言峰那类一天到晚思考人生的家伙,缺陷就缺陷吧~凡是人都会有特殊之处,为什么一定要斤斤计较呢?
在我那个时代,我是最强的,多么特殊啊,我没有因此委屈难过。
即使失手杀死了儿子,我也只难过了一阵子,后来大家表现得好像都比我更伤心内疚……
咳。
言峰这个人基本没救了,完全不正常。一天到晚琢磨自己性格问题,吉尔伽美什直接告诉他答案,那不用再想了吧?不,言峰开始较真了,他还要研究更多。
不是很懂这个人,大概是个智障。
吉尔伽美什居然还鼓励支持言峰去思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处在他统治之下的乌鲁克说不定满街都是哲学家和教育家。
我不像言峰,不会一天到晚想事情,所以我就比他潇洒多了~
如果这个时代买东西不要钱,我会更潇洒。

写到没钱我就很伤心,今天的我仍然没能买到钓竿。不过我有进步了,好歹从吉尔伽美什那个抠门鬼那儿借到了钱。
以前是我用的方式不对,总选在那货打游戏、看赛车杂志的时候借钱。
一般人嘛,为了免于别人打扰,投入兴趣爱好(例如打游戏)的时候总是最好商量事情。但吉尔伽美什不是一般人啊,他打游戏时候油盐不进。不是很明白他们乌鲁克人,大概这算是王的优秀品质……至少枕头风这种东西基本也就告别吉尔伽美什了。不像我,我当不了那种伟大英明的王。我耳根软啊,心爱的女人一哭,我就受不了了。
吉尔伽美什抠门到了什么程度呢。我想去自动贩卖机那里买听可乐,那货抛给我一条金砖,让我自己去换钱,还说要记得买完可乐先把找零给他。
……我的天吶,怎么会有这种人!
路上有个看上去很直率的女生原本好像打算借钱给我,结果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回头冲她喊“小丫头,你居然能看见我?”把她给吓跑了。
害老子为了买一听可乐折腾了一上午。

还有件事特别令人生气啊。
言峰之前跟我提过,这个时代人们的搭讪有时会惹毛吉尔伽美什,最严重的一次差点闹出人命。
不是很懂这个人,搭讪有什么值得生气的?
于是我闲着无聊就去冬木大桥边逛了会儿,希望邂逅一段有趣的恋情。
这个时代的人都很害羞,等了老半天才有女人找我,她问我能不能交个朋友。
哦………………
我懂了。
后来过来了个可爱的小女孩,她跟那女人说:“妈妈,快回家吧,爸爸在找你。”
有家庭的女人……我还是不要掺和了吧。
我就索性陪那个小女孩玩了会儿。结果她坐在我的肩膀上张开双臂环住我脑袋,用软糯的口音充满喜悦地念叨:“啊~可爱的蠢狗狗!”
……
…………
惊得老子差点没把她颠进河里。
真是太过分了,吉尔伽美什把冬木市的小孩子都精神污染了。

我回教堂找到了罪魁祸首,那货一脸无辜。
言峰说吉尔伽美什意外地跟小孩子处得来,差不多周围活跃的熊孩子他都有点印象,小孩子会受其影响也是难免的。
少说笑了,卫宫士郎是在冬木这边长大的吧,吉尔伽美什又不记得卫宫士郎。
结果情况比我想象的还糟糕,圣杯战争都开始多久了,吉尔伽美什到现在仍旧没记住卫宫士郎。他只记得有个给saber“使饭”的杂种master,连人家名字的发音都念错,还有脸嘲笑卫宫士郎这名字太古怪。
“啊~不过说到古怪,本王倒是想起了一个小鬼。”吉尔伽美什说以前有个智障儿童活跃在河滩边和公园内,不明原因到处打人。最后一次看到那个智障是在四年前。吉尔伽美什穷极无聊去学校捉弄凛,一探头发现那货在操场上练撑杆跳。起跳方式特别蠢,就是因为姿势不对,所以才会跳不过去。
……为什么一定要撑杆跳啊?

那么智障的人,一定不是卫宫士郎,我最近发现那小子还是挺有趣的。
卫宫邸的守备最宽松,我闲着没事就会去看两眼。但是不能靠得太近,最起码的预警装置还是不少。这小子往家里招揽了4个女人,晚上还和女人睡在一起,却能忍着一个都不碰。不仅如此,他还任劳任怨地伺候她们,真是个不得了的大贤者。顺便一说,我的直觉没有错,saber那个眼神凶狠的家伙确实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老实……她是最能吃的!
也许我们并不用主动攻击saber,只要时间够长,saber总有一天能把卫宫家吃破产。
吉尔伽美什高度赞扬了我的分析,并鼓励我下次潜入卫宫邸去拍几张照。
切,白痴才进去呢,会被saber吃掉的。
我还听说只要一言不合,saber就会对卫宫士郎拔剑,并将自己的master强行拖到道场里操练一下午。
唉,写到这里,我很鄙视地瞥了一眼言峰。
言峰绮礼你这人渣,臭小子,你什么都不懂。看看看看!看看saber!再看看卫宫士郎!老子对你丫多好!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因为你实在太蠢了嘛……”言峰大言不惭地如此说道。

前面我去找言峰吵了一架,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帮他买麻婆豆腐……
回来之后,一门心思玩游戏的吉尔伽美什嫌弃我身上有麻婆豆腐的味道,让我远离他。于是,老子很快乐地绕着游戏机追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愉悦。
我们又差点打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我现在也做不到真的接近那家伙了。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吉尔伽美什的气势就和我相冲。托这货爱打游戏、教堂谐星的福,好不容易渐渐适应了他讨厌的威压感,如今又梦到了言峰的过去。倒也不是对吉尔伽美什过去的表现有什么不满啦,毕竟参加上届圣杯战争的御主们好像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只不过我……
我可不想自己本该光辉的退场被冠上“调戏英雄王”的死亡原因。
不行不行,那样的话,实在是太尴尬了。
我会忍不住笑自己的。

今天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言峰说凛那边的戒备大致上已经解除了,随时可以行动。
柳洞寺那个地方有着可供圣杯降临的灵脉,很难不惹人惦记。再说吉尔伽美什那个家伙,到现在对assassin和卫宫士郎还没有印象(甚至相信assassin都有找鸟瞰点和钻草丛的怪癖),他做的事来也难以让人放心。
要侦察的话……果然也就是去柳洞寺逛逛吧。
不过今天我还是决定继续昨天的工作,欠吉尔伽美什的钱也称不上是什么好事,说不定他比言峰还丧心病狂。

这个地下室的天花板被我用头撞坏了,幸亏我天赋异禀把它修得焕然一新……
修得好不好我是不知道,我去附近拆了间屋补上的,反正它没有垮下来。不坍塌的天花板,都是好的天花板。
被拆屋子的老头骂我是强盗,我说我不是,他说你就是。他感慨“真是活见鬼了”,我说“老爷爷你不要胡扯了吧,我可是货真价实的人类。”
……我们折腾了半天,死老头吵死了。我决定不拆他家了,他还骂骂咧咧地拽着我,不让我走。
这人坚持日本是个健全的法制国家,并叫嚣自己已经录像了,一定要报警。我说你再烦老子就要动手了,他说“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我答应了。
不管在什么时代,人类都热衷于找死。
真是的,果然梦到言峰很晦气,我又做了一件多余的无聊事。

和上次一样,我等了半天,还是只有一个来电。
这回是个小姑娘,说话细声细气的,但是非常坚强。遭遇比昨天那个小鬼惨多了,可她说话异常平静,完全没有哭腔。
这个小姑娘真是太惨了!出个门都会被路人说“赶紧去死吧!”。不知道现在的路人都是怎么回事,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很好玩吗?
她说她从小就被寄养在一个阴森恐怖的家庭,在酒鬼养父的教导下,和可怜的哥哥相依为命。家族的长辈把什么都留给了她,可她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快乐,这个世界里根本没有人关爱她,就连以前一直对她还算不错的哥哥,最近一年内也开始变本加厉地折磨她。然而她并不憎恨哥哥,确实是她剥夺了本应属于哥哥的一切。哥哥是个很悲惨的笨蛋,有时她只能从哥哥那里找到慰藉。
……那得是多倒霉的哥哥?
她举了一个例子。为了听我的广播,她只能偷偷地躲开哥哥。因为如果被哥哥发现了,哥哥就会打她,之后爷爷就会骂哥哥,哥哥脆弱的心灵就会遭受重创,遭受重创的哥哥会找她发泄怒火,之后爷爷就会继续斥责哥哥,哥哥就会再次遭受重创……
“等一下,你们跟着爷爷这么乱来,老爹老妈就不管管吗?”
“都已经完全死掉了呢。老师们都说,父亲一定会守护女儿。可是我的父亲啊,根本就什么都管不了……无论是、哪个父亲。”
这是什么垃圾家庭啊?!
听来听去,我都觉得爷爷的问题最大。这样的爷爷,干脆杀掉不就好啦?留着他干嘛?
我告诉小姑娘,如果不敢的话,我可以帮她动手。
没想到,小姑娘对我的说法反应特别大,好像很害怕忤逆爷爷的样子。她解释说爷爷偶尔还是会温柔一点的,只不过最近压力骤增,好像工作上遭遇了什么变故,让我不要管闲事。
啊……确实,我还要打圣杯战争呢。这毕竟是这个时代无关人类的家事,掺和进去暴露身份就不好了。
小姑娘后来转而描绘起了一个伟大光辉的男人形象,并称那是她爱着的“前辈”。那个男人有着世上最大的善意,虽然他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和善,但他的温柔还是让小姑娘深深沉醉。在小姑娘的口述下,这男人几乎什么都能做到,像什么做菜啦……打架啦……单手后空翻啦……托马斯全旋立定跳远……
啧,这股奇妙的愚蠢劲头,我总觉得似曾相识啊。
不过看在小丫头那么悲伤的份上,我就不打扰她花痴了吧,顶撞柔弱的女性可是一项罪过。
让人高兴的是,小姑娘说着说着就燃起了斗志,连话语中都带上了冲劲。
原来她还是有情敌的。
女人在艰苦的人生境遇中遭遇情敌,也许就和男人在杀戮战斗中棋逢对手是一样的吧,未尝不能算作是一件好事。恨总比麻木好,是吧~!
“那是一个邪恶的女人,伪装成单纯的样子接近前辈,虽然没有胸部,但前辈还是被她迷惑了。”
小姑娘的对手貌似是个实力强劲的敌人啊。
“她出身名门,人又长得漂亮,虽然没有胸部,同学们都很喜欢她。”
哦哦~!原来还是个高贵的大小姐!
“既是学年第一优等生,私下又有特别的长处,还对除我之外的所有人都抱有爱心,虽然没有胸部……”
那人家还德才兼备哇。
“青豹先生,从小到大,她都在掠夺我的幸福。现在我只有前辈了,我只想每天守护着前辈。那么温柔、那么重要的前辈……可连这样卑微的愿望,她也不愿意留给我。真是太过分了!明明都没有胸部!”
……
…………
这究竟和胸部有什么关系?!
这样的观点是不对的吧,虽然胸部大点是很好啦,但是女人的好坏和胸部并不成正比啊。不过看她骂得那么投入,我还是不扫她兴了吧。
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我对这种小鸟依人的好姑娘完全没有应对经验,毕竟在我们那个时代,我遇到的女性都堪称豪杰。思考之后,我决定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这个被命运折磨的可怜女孩。
跟她提出之后,果然遭到了拒绝。
小姑娘说:“青豹先生,果然你也是这样的人,再见,呵。”
然后摔了话筒。
哈哈……
果然,我没有好女人缘。

评论(1)

热度(46)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