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6

2月7日 晴转多云 第五次亲友战争

言峰今天起的特别早,搬了一沓文件,还扛了桌椅,一本正经地赖在吉尔伽美什房门口办公,就是不让他出门,怕他继续惹事。这个奇葩行为成功触发了吉尔伽美什的起床气,把言峰劈头盖脸骂了一通。言峰全程维持着一副要死不死的表情,双手托腮静静听吉尔伽美什发火,时不时还点几下头,应和一两声。
吉尔伽美什用词比较单调,语句不够狠辣,其实还不如我会骂人。英雄王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场,再加上言峰一心配合,这两个人的争吵很快变成了单方面的检讨会。
这样子根本骂不下去嘛!
吉尔伽美什自己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他把骂人改成了摔东西。
言峰在这方面倒是不甘示弱,也跟着一起摔。
这两个人幼稚起来真是不忍直视,我都不想和他们待在同一个屋檐下。

于是我就去穗群原学园里看妹子啦~恩……
就最初的愿望而言,我确实想看女子形体课。
我在学校里看到了凛,看到了卫宫士郎,看到了rider的maste。还有一个人我没什么印象,直到回去看到吉尔伽美什和言峰,我才想起来,她就是之前我们在学校门口见过的大胸紫发好妹子。
好好打圣杯战争啊!上什么课!!!
这几个小孩子真好玩,发动了不完整的结界,聚在一起演话剧。海带头拽着那个小姑娘骂骂咧咧,卫宫士郎站在他们对面,很着急地在拼命解释些什么。那个紫发小姑娘有时会往前几步,走向卫宫士郎,有时又会连连后退、缩回海带头身边。
凛躲在楼道拐角处,试图伪装自己是一棵盆栽。
不知道那个海带头又发什么神经,他突然打了身边的小姑娘一巴掌。局面瞬间失控,卫宫士郎咆哮着抡拳追揍海带头。海带头都快被打哭了,装作四处看风景的Rider才挡到他身前。海带头青年捂着脸,特别崩溃地大喊大叫。凛解除伪装,红衣Archer冲出去和Rider打成一团……又是特么用的近战!
紫发小姑娘在混战中被挤到一边,缩成小小的一团,有点可怜。
好好上课啊!搞什么呢?
这几个master间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

Rider的结界还挺厉害的,第一次交手没看出来。Archer那个烦人的家伙还想近身战,时间拖得一久,凛和卫宫士郎都急了。我就站在岸上观船翻,谁也不想打,谁都不想救,等他们打完了我再看心情顺个手。

战况陷入白热化时,saber赶到了这里。我是不懂卫宫士郎这个傻小子为什么不让saber随身跟随,遇到危险还不用令咒,闹得我还以为saber已经死了。
Saber看到我,就和我看到她一样意外。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挡住了saber,想和她决斗一场。既然这是第二次交手,言峰给我下的令咒也就没有了效用,我可以放心地大打一架。打完我就撤,再也不用管言峰的那些琐碎小事。
可惜saber拒绝了我的提议,她说卫宫士郎的性命比战斗本身更要紧。
“就这样放过我?哈,你开什么玩笑。先说好,我可是不讲情面的人,会踢那小子屁股的哦。”
只要有我在一边观战,卫宫士郎就随时会死在枪下。我试图向saber强调这一点,逼这小丫头赶紧和我决斗。然而saber却微笑着表达了对我的理解,并再次拒绝了提议。Saber说也许下次见面我会大开杀戒,但不是今天。杀意是可以感受到的,今天的我对那几个小孩子毫无杀意。
“库丘林,拥有‘光之子’美誉的大英雄,你也是一名在战斗中闪耀光辉的Lancer啊。”
……得到saber如此坦诚的夸奖,我是很开心的啦。但是那个“也”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哪里怪怪的。

总之,我就这么放saber去救人了。毕竟我是个有原则的男人啊,被女孩子那么夸奖还一脸凶相就未免太不识相了。最重要的是,saber说的没错,一想到对手只是几个小孩子,我就完全提不起干劲。
决斗泡汤了,我没什么事可干,就去破除了rider那个害人的结界法阵。那玩意儿一旦发动,现代魔术师肯定束手无策,对我来说倒是可以一试。斯卡哈那个恐怖的老女人有时候也会布下与这相类似的结界,在我们这群弟子的追打中边奔跑边大笑,说出“呼哈哈没用的弟子就快去死吧”这种很不负责的话。
多谢师匠,作为Lancer,我的魔术有些强过头了。
后面的战斗我没看,既然失去了动手的理由,留着也是浪费时间,破完结界我就走了,并感到了深深的委屈……
凛大小姐!快看我!快看一眼我!看老子破除结界的英姿啊啊啊啊!

可是,凛只顾着看saber。
Saber那样是挺帅气啦……但是好歹看一眼我这里啊?!

吉尔伽美什和言峰终于还是发现了昨晚我烧树取暖的事,言峰没什么反应,倒是吉尔伽美什比较在意,他拿出一个会喷火的奇怪宝具叫嚣着要把我也烧了。
言峰说我敏捷度很高,很难打到,吉尔伽美什弄不好会把网线烧断。
于是,吉尔伽美什就消停了。
在我点燃树枝的时候,我的灵魂就和那棵树一同在火光中获得了净化,树又不亏。而且不就烧棵树嘛,有什么好激动的,真是大惊小怪。不明真相的人看到,弄不好会以为吉尔伽美什是现世那种环保主义者。言峰说吉尔伽美什不是环保主义者,而是和平主义者。
……我不懂言峰绮礼这个人对和平是什么定义,“和平=大家都死得很愉悦”?

一下午的时间里,言峰都在处理那几个小鬼master闹出来的事。很多学生教师昏迷受伤,包括卫宫士郎和那个叫樱的小姑娘。
好在没有人死亡。言峰松了口气,没有人死掉,真是太好了。
“没想到你会这么好心啊?言峰。” “当然了,事故处理很麻烦。”
……这家伙果然不正常!

言峰去看顾受伤人员了,我陪吉尔伽美什打了会儿游戏,感觉特别无聊,玩不下去了。
我敢大胆地说,无论是谁,玩游戏的时候,如果你的队友是个只顾自己高兴、随时随地乱来的人,他总能把双人休闲组团变成单人最高难度,输了还会发火……你脾气再好也玩不下去。
啊啊,没错!
那个队友就是我。

吉尔伽美什让我出门去给花浇浇水,多晒太阳,远离游戏。

于是我就去钓鱼啦,顺便向吉尔伽美什借一根钓竿。
吉尔伽美什说他宝库里确实有鱼竿,但是这个鱼竿并不能用来钓鱼,而且是王者与王者选定之人才有资格使用的,他不会借给我。
经过一番波折,我用“帮忙去冰箱拿罐可乐”为代价,借走了这杆“王者与王者选定之人才有资格使用的”鱼竿。
钓鱼是个好运动啊,我迫不及待地去感受男人的钓鱼世界。

我在港口里吹了好久的风,完全没有一点收获,连泥鳅都不上钩。人倒是来了不少……一个接一个凑过来看我钓鱼,净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有个罩着袍子精力旺盛的白胡子老头,说自己是空间跳跃过来看我的。
“老爷爷,你快回家吃药吧。”我对此嗤之以鼻。
还有个金发红眼的小姑娘,对我的鱼竿充满好奇,我一度以为她是吉尔伽美什远方亲戚的后裔,差点把她踹进水里。
妈的,神经病真多。
老子累死累活的,赶走一个人,又来一个人。啊啊啊我要钓鱼!!不要烦我!!!
混蛋!原来冬木市港口是什么旅游景点吗?
利用我的速度好不容易甩掉了他们,我立刻奔回教堂,把鱼竿扔给吉尔伽美什。这家伙还很不耐烦地瞪了我一眼。
真让人不爽啊,瞪什么瞪,还有脸瞪我,这是什么破鱼竿!
我的钓鱼技术是一流的,用那根鱼竿钓鱼却毫无收获,肯定是吉尔伽美什在故意耍我,我决定等下次出门,自己去好好买个钓竿。

黄昏时候言峰回来了,他从身后拿出一本叫《周刊少年Jump》的谜之漫画书,递给吉尔伽美什。
言峰:“……”
吉尔伽美什:“……”
然后吉尔伽美什就接过漫画书,倒在沙发上看了起来。
喂喂,你好歹是个英雄啊,看漫画书就不觉得丢人吗。
“唔,言峰,这页分镜姑且算是不错。”
……为什么还能看得那么入迷,你是什么人畜无害的高中生吗?混账!

吉尔伽美什简直没救了啊,我向言峰询问了一下那些学生的情况。据言峰所说,那些学生还都挺走运的,他对情况最严重的几个人进行了治疗,大多数人第二天就可以痊愈了。听言峰这么说,我松了一口气,那些学生至少不会变成教堂地下室那样的东西。
“你刚才在担心什么,Lancer?”言峰这个人对捕捉愉悦特别在行,露出了恶心的笑容。我懒得掩饰,就跟他直说了。言峰听了之后,告诉我地下室那种事要是发生在上午的学生们身上,吉尔伽美什肯定会生气。英雄王对个人性命极度漠视,对被淘汰者毫无怜惜,对全体人类却有着奇怪的责任感。
我还以为这两个人在愉悦路上是一条心的,原来吉尔伽美什不会让言峰放纵快乐啊,我对言峰憋得那么难受表达了喜悦和祝贺。
“依附圣人一时生起的恶意,以愉悦之名苟延至今。Lancer,偶尔体谅我一下怎么样?”
言峰这个狡猾的家伙,借此机会让我下了些奇怪的保证,像什么圣杯战争结束前不要拆教堂啦,不要主动挑衅吉尔伽美什啦……
我现在回过神了,非常后悔,言峰演技真好,又被他唬住了。仔细想想,这人说的话简直就是胡言乱语嘛,别的暂且不论……
哪里有什么会看《Jump》的圣人!
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

今天晚上云很多呀,让我想起了老家的草地,跳动的牛马,还有草地上滚动的人……
呸呸呸,什么鬼东西,不想了!
好无聊,我翻了那本漫画书看了看,感觉更无聊了。
果然漫画这种东西只有吉尔伽美什才会看,不适合我这个成熟的大男人。
本来应该去打Rider,可是言峰说计划有变,让我一个人在礼拜堂咬好尾巴转圈圈。

……转你妈个头!你才是狗!

评论(1)

热度(48)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