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5

2月6日 冷冷冷冷冷! 自律是个好品质,真希望每个人都有

后世的人们究竟有着何等激烈惨痛的经历,才会创造出麻婆豆腐这种丧心病狂之物呢?我蹲在教堂窗顶思考了这个问题很久,直到凛出现在坡道的尽头。几天不见,看到凛还是那么可爱,红衣Archer还是那么讨厌,我很欣慰啊~
这次的两个Archer都喜欢站得高高的,他们被召唤的时候大概都摔坏了脑子。那个红衣服的跟着凛到教堂区域之后,就往教堂顶上一杵,还煞有其事地摆了个造型。言峰老是嘀咕我们的教堂这神圣那神圣,屋顶那个地方连吉尔伽美什都不怎么上去,这个红衣服的倒是站得特别自然啊,和在自己家似的,好烦人!
更烦人的是他那身装束,从圣杯战争开始第一天起,我就跟吉尔伽美什说,穿紧身衣的人不一定是Lancer,Lancer不一定穿紧身衣,我和那个红衣男没有一点可比性。然而,吉尔伽美什就是故意装傻,动不动把我和那个红色的Archer相提并论。
真是烦死了!!!
有装saber的Archer,有追saber的Archer,就是没有正常的Archer!
吉尔伽美什我是打不死了,老子找机会捅死屋顶上这个Archer。

凛是来找言峰告状的,她认为不相关的势力潜入了这场圣杯战争,要求言峰介入调查。凭什么认为有其他势力呢?凛说,昨天晚上她和卫宫士郎攻打柳洞寺,冲进柳洞寺却不见caster和assassin的身影。柳洞寺里只剩下了caster所属master的尸体和一票熟睡的僧人。凛观察了现场遗留的战斗痕迹,认为大部分痕迹都是驱动大魔术的结果,其余残留痕迹没有任何特点。柳洞寺周围无法安置使魔,凛看不到影像。凛和卫宫士郎商量了半天,得出了一个结论——有外部势力介入圣杯战争,卫宫士郎甚至认为可能是类似于日本动漫EVA的某种外部势力。
由此可知,想象力太丰富不一定是好事。
言峰跟凛说,往届圣杯战争中内讧的事情时有发生,也可能是caster和assassin合伙谋杀了御主。
凛当即否决了言峰的说法,她告诉言峰,其实她和士郎是去柳洞寺营救saber,结果不战而胜。caster不可能抛下saber,秒杀caster也不现实,所以caster的敌人肯定是团队合作。
现在想想,佐佐木小次郎跟我提过这事,saber被暂时关在柳洞寺。要是我能稍微留点心,不放吉尔伽美什出门,后面也就不至于发生这么一连串破事。
当时一听到saber我就惊呆了,我觉得言峰应该比我更甚。
昨天晚上言峰一直被蒙在鼓里,他以为我去侦察,其实我只是出去打鸟吃。大清早吉尔伽美什回来,没缺胳膊没断腿,衣服也整洁如新,像没事人一样晃回了房间,甚至还跟言峰打了声招呼。凭着这些表象,我和言峰都不明白吉尔伽美什这货究竟干了些什么,只能寄希望于他有最起码的自律能力。
事实证明,我们都太甜了,吉尔伽美什这位大爷动起手来寸草不存,不顺手杀几个僧人,没有直接挟走saber,已经算是给足了言峰面子,属于意外惊喜。鉴于吉尔伽美什对saber智障般的执念,这人遇到saber多半又要发疯,然后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成功毁掉言峰定下的那个弯弯绕绕的计划。
对言峰来说,称其为大噩耗也不为过。
“那么,saber没有大碍吧。”言峰这么说的时候,背着的手在紧张之中握成了拳。
真可怜,我才没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心怀善意的男人可真不像你,绮礼。servant会怎么样,和你这个冒牌神父没有关系吧?”凛这个小丫头真是聪明!眼光够准,姿态够傲,嘲讽够毒,我越来越中意她啦!要不是会被发现,我一定凑过去近距离观察一下这位远坂家的大小姐。没关系,这次只能远观,下次必能近赏,有的是机会。
“怎么这么说。凛,saber是最强职阶,参加圣杯战争的servant要是太过没用草率退场,这场战争的监督者也会面上无光。我可是真心诚意地关心着saber,凛,对别人的善意应当心怀感激地接受……算了,事到如今也不能再对你说教些什么,你的糟糕性格都是大人教育上的失败。”
言峰人渣就开始像这样不断扯东扯西,还时不时攻击人家小姑娘的性格问题。最后这两个人的嘴炮战争就在远坂大小姐连声的抗议呐喊中,以言峰绮礼的胜利落下帷幕。
出乎我们意料,吉尔伽美什好像真的没对saber做什么过分的事。原来这人表面烂话不断,实际是这么富有骑士精神的吗?老子才不相信呢!
谁会相信,谁就是白痴。
吉尔伽美什当时一定是被别人附体了!没错!就是那样!

凛不管什么时候举手投足都很有风范啊,我看得很入迷。她走的时候喊了一声“走了,Archer!”要不是言峰重重咳了一声,我一定会不由自主地跟着凛一起走掉。
那个红衣服Archer居然对凛摆着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真是不懂事。
有那么好的master不好好珍惜!红Archer这个差劲的男人!!!

凛走了之后,卫宫士郎也来找言峰,真不明白今天是什么日子。卫宫士郎跟言峰说,间桐樱的爷爷昨晚出门散步,在柳洞寺附近被活活烧死,导致间桐家兄妹情绪波动,要求言峰尽好监督者的责任,不要让战争波及无关人员。言峰很认真地聆听完毕,向卫宫士郎科普了一大堆冬木市的破烂旧事,告诉他教堂可以负责救治伤员,并对间桐家老爷爷的死亡发表了由衷的祝贺。
言峰就这样气走了卫宫士郎,礼拜堂里只剩下了言峰和实体化后的我。我们对视了一眼,彼此都很无奈。
吉尔伽美什这个家伙,不愧是几千年才出一个的麻烦集合体,疯起来什么都打。侦察一次搞死一个地头蛇,弄出一个大新闻,本人却毫无自觉。
据我了解,躲在柳洞寺里的caster组并不好对付,caster那个暴躁的老女人不知道会在阵地里安置什么阵法陷阱。虽说吉尔伽美什打败caster只是时间问题,但实际耗时也太短了……居然还有闲工夫去殴打间桐家的老头子。
这绝对是运用了战术,我对此非常在意!
就是不好直接找他询问啊,不然按那煞笔的尿性,又要得意半天,我总有一种“问出口就是认输”的感觉。老子好歹是爱尔兰的光之子,绝对不会向吉尔伽美什那种趾高气扬的家伙低头!还是等言峰开战后总结吧,反正言峰这个人整天唠唠叨叨的,遇到什么事都要分析总结,肯定会找吉尔伽美什问些什么。
这次是我失误了,以后一点装逼的机会都不会留给吉尔伽美什。

我原本以为吉尔伽美什会向言峰汇报情况,结果没有。这可以理解,这大爷本来就没有哪怕一丁点servant的自觉,在屋里除了吃就是睡。
我原本以为至少言峰会盘问一下吉尔伽美什,结果也没有。这也可以理解,毕竟把吉尔伽美什惯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就是言峰。
但我实在不能理解!这两个人的心怎么会那么宽啊?!!
吉尔伽美什对柳洞寺的事只字不提,言峰就也默契地避而不谈。这两个人都是轻松加愉悦,好像caster组被灭这件事和商店街豆腐降价是一个性质。
卫宫士郎走了之后,言峰就钻进吉尔伽美什屋里陪他打游戏,既不过问间桐家事也不提凛说的话。从上午玩到现在,两个人还时不时发出智障般的笑声。
圣杯战争还没结束呢,你们两位大爷能别像过年了一样吗?
随便谁都好,快来个人告诉我打caster的详情!我憋得好难受,越来越在意了啊啊啊啊啊……

吉尔伽美什这个煞笔打游戏太久,游戏机没电了。言峰让我去买电池。我表示强烈抗议,servant是用来战斗的,让我买电池毫无意义!言峰说:“事无大小,我只不过想充分活用你的各种长处罢了,Lancer。”
活用个毛啊,就知道差遣我!
不过,我还是去新都和商店街玩了会儿,顺便买来了电池。店主大叔的女儿又出现了,结界消失了,病好得真快。在商店街附近的小公园,我看到卫宫士郎和艾因兹贝伦的人偶在一起……吃红豆沙。那画面挺诡异,他们还都没带servant,附近也没几个人。要是放在以前,我想都不用想,直接抡枪上。经历了柳洞寺事件之后,我默默地放过了那两个白痴。
开玩笑!要是把这两个master打死了,吉尔伽美什再“侦察”几次,老子就只能打空气了!
我需要的是战士间真刀真枪的决斗,才不想成为第一个全程躺赢的Lancer。

晚上言峰总算提起了圣杯战争的事,他重新强调了一下最初的作战计划,并展示了凛发给他的咆哮版电话语音,要求我和吉尔伽美什不要随便乱来。
我说要不是言峰下达的那个令咒束手束脚,我也不至于消极怠工。言峰对此表示遗憾,并强调servant就应该言听计从。
吉尔伽美什说要不是caster做的太过火,他也不至于自找麻烦。言峰对此表示遗憾,并强调这种粗活累活可以直接差遣他,不用王亲自去办。
……我对言峰绮礼这种双重标准的master简直无话可说。

由于吉尔伽美什搞得太过火,其他master这几天肯定会加紧巡逻和防备,言峰让我先暂停侦察,等那阵“外星人入侵冬木”的风头过了再说。
“等等等等,言峰,你刚才说……外星人?!”那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人类天真烂漫的幻想嘛。”言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几小时前,侵入冬木的还是特种兵老外。”
言峰告诉我,这类奇怪的说法很快就会不攻自破,因为他已经想好了解释的说辞。
“Assassin暗恋caster,求而不得的男人在绝境中领悟了最高的剑技,将caster和她的master一并杀死。了不起的assassin,最终自尽在caster身边。该恶灵消失时的怨念让柳洞寺如本能寺般熊熊燃烧。间桐脏砚路过,将生命作为供奉,献给了灭火事业……哼,真是愉悦。”

……我特么还能说什么?!

既然不用侦察,守夜的任务就又落回了我头上。言峰和吉尔伽美什压根不用提,在相处时间不短的现今,这两个没羞没躁的家伙已经连补魔这种白痴般的理由都懒得说了。亏我以前还相信那是真的在补魔,唬得我都不好意思跟言峰抱怨魔力不够。看过言峰过去的照片后,我不禁怀疑他是被吉尔伽美什压榨成现在这样的。

今天冬木市特别冷啊,平常还是挺暖和的。礼拜堂那种空旷阴冷的地方是待不下去了,我又不好靠近火堆。于是,我在中庭选了棵看起来不错的树,打算烧了它取暖。不知道明天言峰看到会不会生气……
不管了!先烧再说!

评论(7)

热度(54)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