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4

2月5日 阴转多云 然而caster早已吃完一切

最近几天“瓦斯泄漏”越来越频繁,今天终于转变成了昏睡事件,规模不算小,还有失踪人员,严重影响到了冬木市男女老少的恋爱热情。托caster组的福,来访者人数锐减,言峰顺势对教民下达逐客令,教堂这里安静了很多………
唔哇!caster原来干的是大好事吶?!
我挺开心的,耳边清净不少。就是言峰不愉悦了,caster组捅出那么大的篓子,已经接近了魔术协会的容忍限度,应付媒体很是费劲,所以这次事件被草草命名为“谜之昏睡”。言峰这家伙,已经连解释都懒得去想了。顺便一提,言峰神父处理文件的时候严肃认真,很有那么种让人安心的好男人气场——前提是忽略某个偶尔凑过去捣乱的英雄王。
言峰绮礼和吉尔伽美什,这两个人凑在一起,不是傻笑就是唠叨个没完,真是烦的要死,我看个电视都不顺心。
啊啊啊啊啊老子受不了了!!!
我把礼拜堂里吉尔伽美什常坐的那排坐席弄坏了,坐上去会摔得很惨,快出洋相吧煞笔!

吉尔伽美什居然勉强能理解上班族的辛酸,我拆完椅腿没多久,这货就放过言峰,一个人晃出来了。我还以为他要缠言峰一整天,好险,差点被发现。这人到了礼拜堂,一坐下来就打开手提电脑玩那个叫做《东方红魔乡》的白痴游戏,破游戏,屏幕密密麻麻的,看得我头疼。
玩了一会儿,吉尔伽美什终于发现了我的存在,开始兴高采烈地嘚嘚嘚嘚……嘲讽挑衅我。我没有生气,我已经可以渐渐应付吉尔伽美什这烦人的家伙了。虽然大多数时候说的都不是人话,但是只要作为友方,吉尔伽美什就没有什么威胁,类似于吃饱喝足的凶兽,看上去张牙舞爪,其实放着他不管就毫无危险。我觉得吧,要是有哪个蠢货真按吉尔伽美什的愿望,把所谓英雄王的每句话都当作金口玉言,估计吉尔伽美什自己会先不知所措——这人平时说话根本不过脑!
所以啊,本大爷绝不会轻易地生气。

“嚯嚯~只不过是条看门猛犬,竟有着为聆听圣训而停止狂吠之心吗?很好,也不枉本王垂怜允你随行。”

日记本,对不起,我违背了和你的约定。靠!老子要去撕烂吉尔伽美什的嘴!好好玩你丫的脑残弹幕游戏,多尼玛的嘴!!!

架因为突发事件没有打成。事情是这样的,刚开打没走两招,吉尔伽美什还没站起来,为了闪躲到处乱扔的东西,我一脚踏上椅背,结果整排椅子就莫名其妙地翻倒,我和吉尔伽美什都愣了一下,双双滚落地上。
“Master!你听我解释!”闻声赶来的言峰眼神特别沉重。
“言峰!本王这次只是大意,绝没有被蠢狗击败!”嗯嗯嗯,英雄王大人即便不幸倒地,仍能让他的游戏完美通关。

言峰没有听我解释,他背着手定定地看向我,说:“Lancer,原来你也会八极拳。”
完全不懂他在说什么,感觉有点不妙。
教堂椅子的维修费添加到了我的负债清单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概等下辈子也不一定能还清。
还有啊,我回想了一下,那椅子确实是我弄坏的,吉尔伽美什选择的也是他常坐的位置,然而直到我踏上椅背,整排椅子都维持着纹丝不动的状态…………
草草草,吉尔伽美什的坐姿真是登峰造极的极品!

为了还钱,我又去了那个位于新都的小酒馆打工。大概受到了教堂里两位活宝的影响吧,我现在对圣杯战争也开始缺乏实感,甚至觉得只要不露馅,像这样大白天到处晃悠也不是什么不可理喻之事。临走的时候言峰叫住了我,他递给我一件花花绿绿的衬衫,让我换上。呜哇,真是娘娘腔的衣服,一看就很没品位!我不要穿花衬衫,我很尴尬!我对言峰表示强烈抗议,言峰耷拉着眼皮跟我说,这衣服承载着他和妻子唯一一次旅游的珍贵回忆,属于想丢又丢不掉的纪念品,所以索性送给我算了。
“哇!!言峰,你这种人居然有妻子?她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脸漂亮吗?身材好吗?”
“过世了,不记得了。”
……何等珍贵的回忆!

最终在百般不愿下,我还是穿着那件衣服出门啦,因为言峰说了一句很有道理的话。
——“Lancer,你不会准备就这样每天穿着紧身衣在大庭广众下游走吧?”
他说的太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出乎意料的是,这件衣服挺合身的,我穿上去效果也不错,果然像本大爷这么帅气的人,不管穿什么都好看!打工的时候还被店主大叔夸奖了,我很开心啊!
新都经历了一大堆破烂事件,人人心有余悸,下班好像都提前了。太阳还没落下,店主大叔就开始催我回家,大叔真是个好人,自己女儿都病倒了,还来关心我。
真不好意思啊,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昏睡事件,也没有那么糊涂鬼触发瓦斯泄漏,都是我家master瞎编的。我和兴风作浪的罪魁祸首caster是一类人,我们都是圣杯召来的杀手,一个手滑就会把冬木市毁掉。诶呀,抱歉抱歉~!
我走出酒馆之后,对着闭合的店门默默道了会儿歉。没用的同行只会压榨无关平民,有辱我等英雄之名,真是对不住啊。

回去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又对我的穿着表达了一番看法,我坚持无视了他,于是他也不说话了。吉尔伽美什嫌弃游戏太简单,言峰很忙没空理他,他又陷入了特别无聊的状态,甚至叫嚣着要雇人去大桥上造露天温泉。眼看着事情要发展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冬木市交通即将从此倒退一百年。在此危急关头,我,一个伟大的阿尔斯特老流氓,只能挺身而出……
不编了,其实我就是拖着吉尔伽美什去玩了会儿,免得这白痴无聊到出国旅游。
吉尔伽美什要是真出国旅游了,这仗也没法好好打了,说实在话,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单独面对言峰绮礼这个无聊的人渣。

吉尔伽美什说言峰以前有段时间经常和他玩忏悔的游戏,信教的人忏悔起来一板一眼,特别有趣。一直是吉尔伽美什担任聆听忏悔的神父角色,他闲着无聊想对调一下角色,于是我就蹲进了忏悔室里。所谓忏悔室其实就是个附带小窗的小房间,言峰的宗教真是莫名其妙,为什么圣职者要和囚徒似的蹲在小房间里,我一进去就不舒服。为了早点结束,我念起了台词。
“在圣父,圣子,圣灵,圣遗物,圣杯,圣树,圣光……”
“…………哈?!”
“随便圣什么都好,阿门,你想忏悔什么。”
这种地方虽然呆着不爽,但是还是很有点肃穆的风范,忏悔室小窗应该就是让房间里外的忏悔者和神父隔着薄薄的阻碍近距离沟通。我不清楚言峰和吉尔伽美什是怎么沟通的,反正不用想也知道吉尔伽美什肯定嫌弃地和我拉远距离,站在十米开外拿着麦克风喊话也不是不可能。
吉尔伽美什翻修过的教堂就是奢侈啊,连小窗的镂空雕花都分外精致,我透过间隙往外看……
太过分了!我被关在小屋里闷得要死,吉尔伽美什居然在外面低头玩手机!!
吉尔伽美什说那是因为他没有什么好忏悔的,我让他随便编一个。
“哦,神父,本王是人类最古天上地下……”
“打住打住,我知道你是谁!”
吉尔伽美什有点不爽地哼了一声,说:“本王杀戮众多……”
“那是好事啊!!没想到你还挺勇敢的!”
………………
吉尔伽美什告诉我别人忏悔时候不要打断,还有不要莫名其妙地褒奖忏悔者。国王就是矫情!好不容易夸一次!居然不要!
………………
“所以说,你以一人之力杀了那么多人?”
“为王者事必躬亲?哈哈哈哈,你还真是天真。听到了!清扫庭院是园丁的职责。在本王统治的年代,凡夫俗子能见本王一面已属侥幸。由本王亲手制裁的殊荣,足以使一切英雄铭感五内。”
“……开什么玩笑!!!少瞧不起人!你个躲在别人身后的白痴国王!!懦夫!!”
………………
吉尔伽美什告诉我别人忏悔时候不要突然破口大骂,万一别人有心脏病怎么办。
还有,今晚吃麻婆豆腐。
我们又试了几次,发现吉尔伽美什确实没有忏悔这方面的天赋,连编都编不好,也就放弃了。
我出小房间的时候,吉尔伽美什戴了顶我没见过的帽子,他说是冥王哈迪斯的头盔,还说有长袍没穿,配套之后可以装成caster的样子。
“你要去干嘛?”
吉尔伽美什很得意地告诉我,他要代替我去柳洞寺侦察。
……去柳洞寺装成caster有什么用?!!!


不知道今天吹得什么风,吉尔伽美什这位大爷居然那么勤奋,真的代替我去了柳洞寺。山门口的小次郎是个好男人,但柳洞寺总是给我一种阴测测的感觉,风也有些潮湿粘稠,我不喜欢那里。本来今天按言峰的计划,我应该潜入柳洞寺内部查探。有个人替我去,我还是挺开心的。
言峰喊我吃晚饭啦!!今天我的运气真好,还有晚饭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可真是好运连连!









是麻婆豆腐。

评论(3)

热度(49)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