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1

2005年2月2日 晴 现在的年轻人办事拖泥带水,特别是让他去死的时候

要不怎么说我跟这两个神经病实在合不来呢!到现在为止,言峰还在跟我唠叨昨天晚上的事。不就是砸了个地下室吗,有什么好心疼的,言峰这人真是啰嗦。吉尔伽美什更加过分,还搬出我以前做过的错事嘲笑我,说什么“不愧是创下‘六圈大屠杀’这等赫赫功绩的英灵啊,库丘林!”
……切,真特么烦人!我只是不想重蹈覆辙罢了,这两个人怎么就不懂呢?而且我觉得我的道歉也特别真诚。
——“抱歉啊,手滑了!”
是人都会手滑的嘛!

没法跟这两个人交流,我索性提前去穗群原学园的高中部蹲点。到那儿的时候,有个班级正在上英语课。有一个叫藤村大河的英语老师,上课很有趣。她教书特别棒,棒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反正没人睡着,大家都在兴高采烈地喊“Tiger”。这个英语课虽然效率不高,但是只要每天像这样学会一个单词,一百年下去一定可以成为英语巨匠。她让我想起了我的师匠斯卡哈,想当年,斯卡哈也是这样勒着我晃来晃去……
……太恐怖了!往事不堪回首!
我决定去看女孩子们的体育课洗洗脑,在半路上发现了一个眉清目秀、五官端正的紫发青年。他形容龌龊地蹲在一棵大树边,拿头撞着树,边撞边压低声音怒斥着空气。
“什么‘请看我眼神行事’啊?你是在故意耍你的master吗?Rider!”
你是白痴吗?少年!
我和rider打了一架,那是个长得很正的妹子啊,虽然武技平平,但攻击方式仍然有着新颖之处,让人不由期待她的下一击。Rider本人散发的那种如蛇的危险气息也增添了刺激感和新鲜感,我打得很开心。
可惜言峰一直在跟我叨叨叨叨叨叨……说个不停,紫发青年也在一边叨叨叨叨叨叨……嚷个不停。
被他俩烦的受不了了,我只好找了个机会抽身走了。
有缘再见吧,Rider妹子~!
我不仅意外收获了关于rider组的情报,还发现这个学园里有个老师身上有微弱的魔力,观察了一阵之后,发现魔力源头是他在吃的便当……那个便当真好看,没吃早饭的我看得有点馋。也许这种魔力就是爱的力量!
我想到了以前和弗迪亚一起吃饭的日子。温习完每天的功课之后,我俩肩并肩坐在树下,阳光照在弗迪亚淡金色的头发上,让他整个人都笼上一层温和的柔光。我们边谈笑打闹边吃饭,直到为老不尊的斯卡哈过来搅局。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总觉得有弗迪亚在场的饭局是最完美的,他清澈的蓝眼睛有着让人忘记时间的魔力。弗迪亚人也特别好,偶尔会帮我带饭,我跟他道谢的时候,他还会低下头躲避我的眼神,脸上带着迷人的腼腆微笑……
可是!
弗迪亚特么的是个男人!!!
唉,这年头连一脸死相的衰仔都有爱情便当吃了,我却还是遇不到好姑娘。
饿得不行的我蹲在天台的水塔上吹冷风,吹吹吹……不知道什么风把吉尔伽美什吹出来了。那货说他去过了间桐家,回来的时候顺路过来惹我。我抬头看看站在上水塔居高临下的吉尔伽美什,感觉特别无语。
我饿得都没精力和他吵了啊……我拄着枪告诉他,没吃的我打不动Archer。
他想了想,从王财里拽了一头野猪出来。
我:“……”
吉尔伽美什说这不是真的野猪,只是自动增值的肉块而已。“说真的,能不能吃?”我问他。那货笑着告诉我,他还没吃过。
甭管能不能吃,我饿的不行,就蹲在天台上把那个野猪剁吧剁吧烤着吃了。味道不错,可以吃。
吉尔伽美什那货胆子就是小,看我烤肉块,吓得脸色都变了。吃完之后我跟他道了声谢,虽然我俩脾气上对不来,但是这份意料之外的慷慨还是很值得欣赏啊。我毁了他和言峰的地下室,他还给我送吃的。我原本还以为他会护食来着。“……护食?”吉尔伽美什好像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抱着肩开怀大笑起来。正巧凛接近了,吓得我赶紧蹦上水塔把他撵下楼去。
凛真是一个很有潜力的master,而且更难能可贵的是,她还是个好姑娘,比言峰那个大煞笔好多了。她一上来就考虑消除结界的事,全神贯注得我都不忍心打断她的思绪。
在与我的交手中,她和自己servant的配合也堪称天衣无缝。看远坂大小姐那么有干劲,我很开心啊,就忍不住跟她多玩了会儿障碍跑。可惜凛的servant是个神经病,明明是Archer,非要装Saber。
现在近战Archer就这么流行吗?怎么吉尔伽美什和那个红衣服的白毛狐狸都是这样。
我现在看到这种近战Archer就烦的不行!近身打打打打NMB!!让我想起了我之前被吉尔伽美什欺负的操蛋时光。气的我用上了刺穿死棘之枪,结果被个傻乎乎的红毛小子打断了。那个红毛小子也是啊,不肯好好死掉,非要和我玩绕圈赛跑。我在跑的时候,还替他考虑了一下疼痛的问题呢。一般来说,人被背后突袭杀死的时候所受的痛苦最少,我考虑多周到!
结果那小子一点都不体谅我们servant的劳苦,就最后那一下吧,他非要倔强地转过身。
痛死了吧?哈哈,该!
言峰让我回去,我和Archer的战斗就这样结束了,真没劲。那个Archer还跟在后面追我,看把你能的!!老子敏捷指数那么高,你个细腰细腿的辣鸡Archer能跑的比老子快吗?小样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真是太郁闷了,我坐下来报纸还没翻两张,言峰又过来告诉我,那个红毛小子我没杀掉。“这不可能!”我惊得差点从教堂椅子上翻了下去。言峰说这是吉尔伽美什亲眼所见,那小子爬起来自己把血迹擦干净,还很认真地打扫了一遍走廊。
……吉尔伽美什这人真是特别无聊。他就不能搭把手,给那小子补一刀吗!干嘛还要回来通知。
我问言峰吉尔伽美什在哪里,我要去先跟他打一架。言峰告诉我,他已经收拾过吉尔伽美什了,让我去安心抹除目击者。他的眼里蕴含着很内涵的笑意,我看得浑身不自在。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可以这么拖拖拉拉,连死都死得不干脆!干!!!
老子报纸还没看完,别抽我报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结果我发现那个红毛小鬼是最后一个servant——saber的master。Saber确实如吉尔伽美什所说,是个大美人,但是打人怪疼的,我实在看不出哪里可爱。Saber那么美,也难怪那小子怎么都不肯死了。要是我有可能成为saber那种大美女的master,我一定拼尽全力熬到圣杯战争结束。
我和saber打了一场。
saber刻意压低了实力,隐藏了自己的剑。本来,战斗时互相揣测也是武者的乐趣。结果因为吉尔伽美什提前告诉了我saber剑的宽度与长度,我格挡起来得心应手,感觉很没劲。
草草草草草草草草吉尔伽美什这个混蛋!
作为剑士,saber的战斗能力确实非常卓越,无论是她灵巧的身姿还是稳健优雅的步法,都让人眼前一亮。她的战斗直觉也超越常人,居然躲开了我的必杀之枪。
……虽然我有一种“在这次战争中,我什么人都刺不中”的错觉。
Saber还认出了我,嘿嘿有点小开心~!原来我真的那么有名呀!
可惜saber的master是个只会挥舞卷筒海报、和servant玩捉迷藏的小煞笔。
我觉得Saber和凛这两组算是彻底废了,一个servant是神经病,一个master是拖油瓶,还怎么打仗呀?
反正红毛小子是死不成了,saber也不是那么好对付,再拖下去会被其他master坐收渔翁之利。我是无所谓生死,很想就这样一口气决一死战。但是言峰开始叨叨让我回去,大概他的目的也算达成了。要战斗的机会还有的是,来日方长吧!我就回去了。
热身了一天,零点都已经过了。新的一天已经算是开始啦,圣杯战争,我来啦~!
——————————————
【六圈大屠杀】
在保卫国家的战斗中,暴怒的库丘林转入狂化状态,他率领自己的族人展开屠杀,绕敌三圈,又杀戮三圈。共杀死一百三十名国王,因屠杀死亡的士兵、女人、小孩和战马不计其数,幸存者多落下终生残疾。
库丘林毫发无损。
【厉害了我的狗.jpg】

评论

热度(52)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