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10

2005年2月1日 晴 黑色星期五啊黑色星期五!

我讨厌星期五啊啊啊啊!言峰告诉我,搬进了教堂就是住在神的眼皮底下,为了纪念主的殉道,星期五不能吃肉。言峰真是信了个鬼宗教,怎么还管别人吃什么!封建迷信害死人啊!啊!啊!!
啊……不过老爹请放心,我还是信你的。
我是,永远爱您的,瑟坦达。
即使老爹你已经像个真正的男子汉一样完美地上天了。

话说回来,那个耶稣不会就是中国那边的唐僧吧?所以他的纪念日才不能吃肉?
我强烈怀疑言峰只是想节约伙食。
更恶心的是吉尔伽美什吃肉吃的很开心,言峰也不管管。言峰说,吉尔伽美什死得都比耶稣生出来早,耶稣管不着吉尔伽美什。
……神TM逻辑!!
言峰这混蛋还拿令咒威胁我,说servant再不听话就要逼我吃狗肉。简直丧心病狂,还是不是我master了?这是要逼死我啊。
算了算了,我还是忍一天吧,一天不吃肉也没什么大不了。

吉尔伽美什开车出去给言峰买药了。言峰咳嗽到现在还没好,没想到教会的代行者也会生病,我有点后悔,早知道就不恶作剧了。言峰成天神叨叨的,看起来没个人样,我还以为他应该百毒不侵呢。
出门前言峰说吉尔伽美什的跑车太招摇了,吉尔伽美什就往车身上贴了一堆游戏海报和罚单,还给自己戴了副单片眼镜。
……招摇是不招摇了,就是怎么看怎么别扭。
特别像个斯文败类。

我又看起了电视啊,背靠神像、头顶圣杯、怀里还抱着最爱的枪,感觉自己特别富有。电视上没什么好看的,又是瓦斯泄露又是入室抢劫。正要关电视睡觉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神奇的频道,好像是魔术师创设的台,台里在放纪录片,正在介绍各种大英雄。
说到大英雄,我想到了很多人啊,比方说,我自己、斯卡哈、费迪亚、弗格斯、芬恩、迪卢木多、亚瑟王……就是没有吉尔伽美什。
纪录片放完了,那个台开始放广告。那好像是个拍卖会的广告,说会拍卖一堆名人的关联遗物。遗物收藏价值很高,其中有些可能成为圣遗物。
拍卖物品有:扎死韩信的尖竹子,格拉克公主拿着捅过迪卢木多的短剑,给爱德华二世爆肛的喇叭,绑过库丘林的石柱碎片,列夫·托尔斯泰老婆摔碎的花瓶,希特勒自杀时用的枪,勃兰特跪过的地砖……

……这些魔术师都有病吧?!

我说真的,要是真有人拿那个石柱的碎片召我,我一定马上响应。然后本大爷就分分钟打爆他的头!打爆不够再特么踩两脚!
魔术师都嫌命大么,干嘛拿那么讨厌的东西召英灵啊?
然后那个广告又说,拍卖会的最高成交记录已经保持十年了。十年前,传说中偷吃英雄王不死药的那条蛇的蛇蜕以惊人的价格在拍卖行成交。最终,该物品不负厚望,由一位叫远坂时臣的魔术师在冬木圣杯战争中成功召出了英雄王……
唉!凛他爹真是死的一点都不冤。

言峰来找过我了,他跟我说凛已经正式登记成为master,让我准备一下即将到来的战斗。虽然我的确很渴望战斗,但是言峰的表情看着就是让人感觉不爽,一副努力忍着笑的怪样子。“言峰,你在期待什么?”“真是罪孽深重的质疑吶,Lancer。我是主忠实的仆人,此生唯有顶礼至纯,别无他求。”一听就知道是在胡言乱语,言峰被自己的鬼话逗得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又变成了剧烈的咳嗽。我很无奈地去找了个纸盒丢给言峰,他接过后还很有礼貌地道了声谢。我让言峰给我细讲了上次的作战计划,按言峰的规划,明天我会去迎战Archer。言峰告诉我,可以先去上次去过的穗群原学园蹲点。上次野餐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发现学园里被布置了结界,认为凛会被结界吸引前去消除。“要是凛没来,我会自己去把那个结界破坏掉,没问题吧?”以防万一,我给言峰打了个招呼。言峰认同了我的行为,还说要是学校出了大事,他处理起来也很麻烦。啊……这人在大多数时候,至少表面上还是不错的。
我们谈话结束之后,言峰又消耗一枚令咒,给我下达了奇怪的命令。总之,就是不让我出全力打倒其他servant。我听了之后没有什么反应,沉默着和言峰面面相觑,言峰就很失望地叹着气走了。
我就是不哭出来!气死你!
哼!混蛋!
其实这种太过广义、持续时间太长的命令并没有太大用处,言峰也不是个有潜力的魔术师,他的这项指令对我没什么约束力。这个令咒用的很白痴啊……
舞草草草草草!!!为什么骂言峰的时候令咒就管用了?!!身体好沉!这令咒的效果使偏了啊!!!言峰到底会不会当魔术师啊?怎么还有连令咒都不会用的白痴!不会用就不要用啊AAAAAAAAAAAAAAAAAA身体好沉我要摔下去了——

吉尔伽美什这傻叉出去了整整一天,迷路大半天,连车都不要了。他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趴在庭院里的我,就直接踩了过去,妈蛋!
不过还好,不算太沉。
我就索性直接趴在庭院里吹着风眯了会儿。
这个庭院很漂亮,我觉得很惬意啊~
吉尔伽美什给言峰买了很多药啊,他说自己没生过病不知道该买什么,就绕了一圈把这世上最贵的药全买来了。这些超贵的药吃下去,那副作用……估计这辈子也就交代了。还不如直接喝农药呢!言峰的表情特别尴尬,跟吉尔伽美什说他很为王的行为感动,但是决定不吃药了。
好好一个人,为什么放弃治疗呢?
我总觉得吉尔伽美什回来之后心情变糟了不少,表面上又怎么都看不出来,也就仅限于直觉。毕竟,我是没法根据一个人打游戏的不同姿势判断出他的心情的。吉尔伽美什不管心情好心情差,主要时候不是做手办就是打游戏。哪怕我觉得他发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也不能无凭无据地和这个爱损人的家伙搭话。他那破嘴真是太烦人了!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吉尔伽美什那货今天居然跟我说换他守夜。我问他怎么突发奇想这么爱岗敬业了,他说那是因为凛成为master了。凛貌似很会乱来,一向不按常规出牌。我说圣杯战争还没开始,凛又干不出什么大事。结果吉尔伽美什告诉我,凛为了凭自己实力获胜,给自己下了暗示魔术,把之前有关吉尔伽美什的事全忘了。
哦!那是得小心点别让凛发现了,再这么来一次,凛早晚把自己暗示成白痴。
于是,从今往后大概就都是吉尔伽美什守夜了。Archer视力好,确实比Lancer更适合夜间守备。我看了看坐在祭台上晃着腿,全神贯注玩PSP的吉尔伽美什大爷。
啊,这下我就放心了。
……放心个P啦!!!!!!!!好好守夜啊?!!!
我跟吉尔伽美什说,我在教堂里发现了一个地下室,准备下去玩玩。那货听了毫无反应,还换个姿势靠在了神像上,我就自己下去玩了。
言峰这人真是特别恶趣味,地下室原来是拿来供魔的,供魔就供魔吧,干嘛那么摧残小孩子,也不知道是谁家小孩那么倒霉。不管怎么说,这都有点过分了。吉尔伽美什魔力很充沛,我也不缺魔,我估摸着是言峰供给自己的……不对啊,言峰可以消耗令咒补魔。不管了不管了,我实在不懂这种人。
不过既然这个地下室没什么用,那群小孩子看样子也救不回来了,我就用我手中枪送了他们一程。没什么荣誉可言,不过好歹也算英雄该做的事。
啊~!这下老子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评论

热度(45)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