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9

2005年1月31日 小雨转晴 现代人对父女情怎么看呢?我反正是笑了

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晚上雨,听得我头晕。早上倒是放晴了,是个蛮不错的大晴天,特别适合出去玩。可惜出不去,礼堂那儿一大堆人堵着,吵吵嚷嚷的。我有时会瞅他们几眼,但是不能久看,看久了想抡枪上去打人。
太久不打架,我憋得好难受啊……老子枪都要烂了啊!
按言峰他们说的,凛今天应该会招出Archer。“为什么不是saber?” 我问他们。凛不是对弓道没兴趣吗,那应该和Archer相性不高。
他们就很开心地说那是因为远坂家祖传的掉链子传统每次在关键时刻都会表现神勇。
……对凛有点信心啊你们!!!

言峰的工作特别无聊,吉尔伽美什也窝在房里不出来,我晃荡了会儿就去放圣杯那个小屋子里面看电视了。电视节目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无非就是谈谈恋爱打打炮,打完炮再谈恋爱。恋爱谈完要结婚,结婚之前得绝症,最后一起死光光。
一点都不刺激。
还有新都又瓦斯泄漏了,瓦斯泄漏是那么有意思的事吗?为什么言峰每次都用瓦斯泄漏作理由搪塞呢!就不能想几个有创意的吗?比如大规模自杀,试胆大会出事故……那样多有趣啊。
我算是懂言峰的套路了,大规模昏迷与死亡就是瓦斯泄漏,死一两个人就是遭遇劫匪强盗。这么明显的新闻报道,和对暗号似的,每个了解圣杯战争的人一眼就能看穿。
言峰多半和caster组有仇。

实在无聊啊,我就去上网了,拿我前不久注册的账号去论坛玩了会儿,结果在游戏板块看到吉尔伽美什的号了,最近发言时间是凌晨一点。
吉尔伽美什这死宅!居然半夜偷偷上网!
他给最新出的大战略游戏写了段试玩评论,然后艾特了个人。那人的网名我都没眼看了,叫“二世大人征服宇宙”,居住地点填的是“霍格沃兹魔法学校”,年龄是10000岁,爱好是征服宇宙。
用这个世界的话来说,这人的中二病已经征服宇宙了。
那个“二世”跟吉尔伽美什扯了半天,太长了,我没看,不知道具体说的什么。就记得那货张口闭口都是“庶民”,末了还发了一排整理的“Fuck!”
不然怎么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呢?在没礼貌这点上,他俩确实谈得来。

吉尔伽美什在网上遇到的都是比他还没礼貌的家伙,深受其害的我很开心啊!

我在论坛里发了个标题为“求救!如何对付奇葩室友”的帖子,把吉尔伽美什和言峰绮礼狠骂了一顿。大家纷纷表示骂的好,特别是吉尔伽美什,那样心灵丑恶、没有礼貌、骄傲自大、不体贴人的室友真是欠揍,而且一定长得很丑,并一致夸奖我忍辱负重的伟大情操。
我很纠结地告诉大家“其实他长得很帅,还很富有。”于是舆论一边倒地变成了“这就是爱情!打是亲骂是爱!” “上吧!推倒你室友!” “其实你室友很可爱!大男人不要那么斤斤计较!”
我又告诉大家“没礼貌的那货跟我不是很熟,他和另一个人关系倒是很亲密。爱吃麻婆豆腐的那个混蛋其实也挺帅的,除了爱好异于常人外几乎没有缺点,还很认真敬业。”舆论又变成了“我又相信爱情了。” “好可爱好萌啊~”“楼主好幸福!我真羡慕你!”
哦尼玛!这特么也算幸福?大爷我哭给你们看啊?!
气的我把账户注销了。
……现在的人怎么回事?!!!!怎么说变卦就变卦呢?!!!
一点信用都没有。
我很受伤。

后来吉尔伽美什来找东西,这人走路一声不吭的,突然推门把我吓了一跳。好在我眼明手快地把手提电脑合上了,不然又要被嘲讽半天。吉尔伽美什见了我倒是很开心啊,东西也不找了,拽了我领子就开始一路奔。
我真不懂这人什么毛病。
更烦人的是他力气还挺大的,被一个擅长远程的Archer拖着跑了一段路才挣开,我觉得有点丢人。
弓兵能不能有点弓兵的样子?
好在没有发生什么事,吉尔伽美什只不过是难掩马上要见他单恋对象的激动心情才来惹我玩。那个单恋对象就是四战时候的saber,我和言峰背地里已经嘲笑过他很多次了。吉尔伽美什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求婚被拒,打架还站路灯,那些监控录像我们看一次笑一次。
我问吉尔伽美什怎么知道这次圣杯战争saber也是同一个人,吉尔伽美什说他用一年只能用一次的宝具推算过了,同一个saber的几率最大。
要不怎么说这人有病呢?一年一次的宝具他拿来推算这种毫无意义的破事。

言峰跟我说过,吉尔伽美什这人,很多时候聊天不是因为想跟谁平等交流,只不过是他自己觉得无聊,想找点乐子罢了。简单来说,就是话唠毛病又犯了。我对saber一点都不感兴趣,他也不管我怎么想,就在那不停的唠叨,还说saber特别可爱,是个天真有趣的小姑娘。
servant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可爱又天真的人,更何况是saber职介!就算是女的,那也是美美的女妖怪。不是很懂他们乌鲁克人,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东西。
吉尔伽美什还掏出张六个人的合照,跟我说这当中有他说的saber,我猜了六遍才猜中。
听着听着我实在憋不住了,就问他万一第四次圣杯战争时候saber答应了求婚,事情会怎么发展。
他愣了一下,不说话了。
舞草!!!!你丫原来根本没想过求婚以后的事啊?!!那你求的是哪门子婚啊?!!
你求的到底是什么婚?!!!

“那要真是如你所愿,saber这次也来了,还会求婚吗?”
吉尔伽美什表示不会求婚了,被拒两次太难看。
“嗳!有点信心嘛!万一那小妮子一时感动,答应了呢?!”
那货歪着头认真地想了很久之后,盯着教堂天花板坚定地说“不可能!”
……这人是把自己想得多挫啊?!!干嘛那么悲观!

我告诉吉尔伽美什,套女孩子就应该投其所好,比如那个saber有远大理想和崇高信念,那就尽量往那方面讨好她。如果真如吉尔伽美所说,saber是个天真的小姑娘,应该很快就会上钩,爱他爱得死心塌地的。
吉尔伽美什说他一点都不赞同saber走的道路,不可能讨好得了她。我说必要的时候骗骗她也可以,反正有了爱情,别的都不是事儿~
老子好心好意跟吉尔伽美什说了半天,连口水都没喝,结果那煞笔就告诉我,他朋友跟他说了,王不能骗自己的女人。
舞草!他朋友什么毛病?
就吉尔伽美什那种脾气,不骗人注定孤独终生。吉尔伽美什也是有病,平常时候表现得很自我,人生大事反而听朋友的。朋友的话有什么好听的!
“你朋友重要还是自己重要?”
吉尔伽美什嘲笑了我的问题,并表示当然是自己最重要。
正当我觉得他还有救的时候,他又立刻补了一句,说得特别复杂玄乎,大意就是朋友已经是自己的一部分了。
……这人病得不轻啊!
吉尔伽美什不愧是最古的神经病。
我实在忍不住了,把他狠骂了一顿,要不是言峰赶过来,我俩又要打起来了。那货还不服气,当着我面在哲学论坛那儿发了一贴,坚称他的观点是对的。

言峰看着吉尔伽美什,再看看我,一脸悲伤。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我和吉尔伽美什三天吵架两天打架,教堂楼顶早晚会被掀掉,他不得不提前考虑预算透支的问题。
我跟言峰保证,我不会主动招惹吉尔伽美什,言峰听了之后丝毫不为所动,还说我的保证没有太大作用,因为很多时候惹上吉尔伽美什都是身不由己。
……这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我又看了很久报纸和杂志,里面的妹子们还是很好看的,言峰居然觉得丑,真是没有眼光。后来吉尔伽美什很得意地来找我,说连论坛都有人支持他。我看了一下,他的爱情观在哲学区里还真有拥趸。
吉尔伽美什说自己很喜欢一个姑娘,她也许不是最美的,但是却是最有吸引力的。这个姑娘有着天真的妄想和令人痛心的执念,让他忍不住想拥入怀中,然而小姑娘却坚定地拒绝了他,还给他带去了伤害。于是吉尔伽美什想改变那个小姑娘,让她认清残酷的现实,最后永远依附在他身边。还说他坚信除了自己以外,没人有资格碰那个小姑娘,她只能是自己的所有物。
就是这种特别扯淡的爱情观,居然还真有人完全赞同,我觉得我的世界观都崩塌了。
不过没多久我的世界观就又回来了,因为那个完全赞同的人发了一大段感想,说他看了版主的主题帖之后完全感同身受。
“我的女儿已经离开我很久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特别想她,我每时每刻都在期盼她回到我身边。她一直是我心中最棒最可爱的女孩,正如版主所说,每个女儿在父亲心中都是最美的。我多么想我的女儿啊,可是她却去玩摇滚了,跟着几个可恶的臭小子浪迹天涯!她为什么就那样执迷地追求理想,认不清现实呢?上帝啊!要是谁胆敢碰我女儿一根汗毛,我一定要跟他拼命!……”
论坛的大家纷纷表示看了版主的帖子之后,感动得不行,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吉尔伽美什黑着脸把那个完全赞同的人设成了禁言。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踏马的要笑死了!
笑的太开心了,我玩脱了。
吉尔伽美什以他惊人的语速告诉了我saber剑的宽度和剑身长度。
哦舞草,绝对有阴谋!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晚上的教会很无聊啊,在这种偏僻的小地方都没什么刺激的事,我边吃烤肉边写日记。
最近几天,使魔开始多了起来,我刚才扔石子打下一只使魔。随便处理了一下,烤着吃了。
恩~!味道不错。

评论(2)

热度(51)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