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8

2005年1月30日 多云 搬家真是痛苦啊

今天那俩货终于开始跟我谈圣杯战争了,我是无所谓啦,就是不知道他们之前都在干什么,怪别扭的。
玩游戏的玩游戏,做饭的做饭,一点备战的气氛都没有。
……虽然我也没干什么正经事。
趁着大清早人少,我们搬进了之前去过的那个言峰教会。
说是搬家,实际什么都没带,言峰那边其实早就准备好了。
吉尔伽美什对那个教会特别抵触的样子,大概是因为教会旁边有西洋墓地,感觉晦气。言峰一路上都在哄他。
我也不喜欢搬家啊!!!

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晚上去,他俩一致用那种非常让人火大的眼神看向我,好像看着个煞笔。
好吧好吧,大致原因我心里也有点数。
但是冬木的夜晚有圣杯说的那么危险吗?!我倒是觉得很和平啊。

我在教堂里逛了一圈,吉尔伽美什掏钱修的教堂果然挺不错的,比言峰家豪华多了,相比之下言峰家简直就是个赈灾房。教会感觉挺好的,就是仍然没有我的房间。
没有我的房间。
没有我的房间。
没有我的房间。

“Lancer只要守门就可以了,你可是爱尔兰的守门骁将呢~”言峰会这么夸我,绝对是不怀好意。
吉尔伽美什在自己房门口挂了个牌子,上书“维修中,闲人与狗免进。”
这俩人多半有病,宁愿空着房间也不让我住。

言峰这家伙工作起来还是很正经的,有板有眼,很像个人。他居然还雇了人来教会办讲座布道,我都快相信他是真的特别虔诚了。
因为不是双休日,过来找神父的人不多,言峰很快空闲下来,我们就开始第一次正式讨论圣杯战争。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啊!那两个人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把情报收集得七七八八了。
现在大多数servant已经准备就绪了,就剩下Archer和saber还没有到。Master那边有言峰管着,言峰说一旦有了新的动向,凛会向他通报。他为了全面掌握情报,还新创了个奇怪的规则,就是master一定要到教会报道,也不知道会有几个master遵守规则。
本来言峰是想骗master们在战争开始后再到教会报道,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那样的话,既不破坏圣杯战争秩序,也能确保胜利。结果吉尔伽美什不同意,就只好作罢了。吉尔伽美什那家伙好像对规则、法律很信奉的样子……明明还时不时自创奇怪的脑残制度。
我觉得言峰最初的想法很实用啊,虽然不太合我胃口。吉尔伽美什这人看上去很爱乱来,没想到在意外的地方倒是死脑筋得很,也不是什么事都好变通。
至于Servant的事,吉尔伽美什说没什么好担心的,目前除了艾因兹贝伦那边的berserker之外,其他人都是小杂鱼。
“啊~Lancer,我可没有说你是杂鱼哦。”
好烦啊!能不能不要故意扯到老子头上来!!
接着,他们开始疯狂吐槽艾因兹贝伦家。
“艾因兹贝伦的魔术师们都很努力呢。”“可惜每次都差一点点。” “切嗣!!切嗣~!!!”“毕竟是靠人偶和雇佣兵打架的神奇魔术师。” “等圣杯战争结束,人偶就马上回老家和魔术师结婚。”
聊着聊着就转变成了人造人研讨会。言峰和人造人交过手,就由他来跟我们介绍人造人。他说人造人有着自己独特的思维,在性能上也优于常人,比如受了致命伤未必会立即死亡。
“说到底,神子大致也不过如此了吧~”他一边这么总结,一边恶劣地上下扫视我。
怎么说呢,感觉很不爽。
这是蔑视是挑衅,我很生气。
然后我就发现旁边有个人比我更生气。
言峰愉悦的玩脱了,吉尔伽美什脸色很难看。
我问言峰:“master,你愉悦了吗?” 他说:“我现在感到了绝望。”
他当着吉尔伽美什的面写起了遗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言峰这白痴!

我们原订的交流就这样戛然而止了,本来还要谈servant的具体实力。不过对我来说没什么大不了,赢不赢无所谓,能打得爽就行。他俩话太多了,不说话正好清净。
我看了好久电视,新闻里说瓦斯泄漏了,我就顺便去看言峰有没有遭遇“瓦斯泄漏”。
结果没有,言峰还活得好好的,没缺胳膊没掉腿。
真是令人遗憾。
吉尔伽美什跟言峰在一起下棋,挺开心的样子,好像根本没把言峰前面说过的话当回事。
言峰简短地跟我提了一下以后的作战计划——就是让我去到处侦察,吉尔伽美什负责最后决战。我跟言峰说,吉尔伽美什确实比我强,让他负责决战,我没有异议。但是那个到处侦察是什么鬼?言峰说就是字面意思,打打就退,探出实力就好。吉尔伽美什也笑着表示:“不会侦察的Lancer连assassin都不如,心满意足地接受吧!”
这都是什么神逻辑?
草!老子又不是来这儿当侦察兵的!

我刚才去找吉尔伽美什单独说了会儿话,实在没办法了啊,言峰令咒那么多,也就只有吉尔伽美什可以让他改变想法。
让我好好打一架啊混账!!
吉尔伽美什告诉我,战斗方案与他的意志无关,不是他想出来的,他也不会真按言峰说的去做。然后明确表示我的死活跟他完全无关,并鼓励我好好当个英勇的侦察兵。
……就知道指望这混蛋没用。

我现在头脑一片空白啊……真是太郁闷了,郁闷得我都滑进椅子底下了。
言峰干嘛非得和我过不去呢,以后这仗我还怎么打啊……

诶?!!
我可以无视master的计划,自己乱打一通啊!反正言峰也不会输。
恩!乱来是我最擅长的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突然开心了好多啊!!!!

我乐滋滋地晃来晃去,把言峰吓了一跳。他正要给凛打电话,问我们说点什么好,吉尔伽美什说劝凛爱惜生命,我说“快打圣杯战争!”
言峰打过去之后没有人接,就综合我俩说的话,给凛留了个宛如智障的言。蠢透了,但凡有点血性的人听了留言之后都不会放弃圣杯战争。

冬木市和平的夜晚又降临了,从教会窗户往外看,夜景还是很…………吓人。
搬家果然很让人烦恼啊,也不知道圣杯战争会怎样揭开帷幕,会有奇怪的肌肉男爬上大厦放烟花吗?
我想回去整理阁楼……

评论

热度(53)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