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7

2005年1月29日 晴 冬木小孩子的教育堪忧

言峰心理素质非常好啊,表现得跟没事人一样,就是偶尔会咳嗽几声,大概被我们折腾得感冒了。吉尔伽美什跟他早安吻的时候,发现了他脖颈上的伤,就问他发生什么了。“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狮子攻击了我呢~”言峰愉悦的不得了,笑得像个煞笔。
愉悦的结果就是吉尔伽美什往他早饭里倒了一堆芥末,红的绿的特别喜庆。
言峰沉默着站起来,一个手刀把桌子劈了。

我问吉尔伽美什遇到害怕的东西或者仇敌他会怎么办,他说那种东西在现世根本不存在。我说那要是在梦里呢,他表示不管是谁,先打死再说。
哈哈哈哈,果然堂堂英雄王大人昨天做噩梦了。

最近几天都特别轻松,我快无聊死了。昨天言峰和凛约好了下午交流工作,反正这一天总要出门,他们就决定大清早出门去野餐。我说既然那样,吉尔伽美什到时候自己回去吗。言峰说凛早就认识吉尔伽美什了,他还是用着之前骗巴泽特的套那套,装成另一个代行者。我说可是吉尔伽美什不管怎么看都太可疑。
言峰表示凛不会看穿,因为凛至今也就只和吉尔伽美什接触了两次,只要用钱堵住她脑子就万事大吉了。
………言峰好像把她描述成什么奇怪的女人了。
“Lancer也一起来野餐吧。”言峰对我招手。顺便一说,虽然言峰比吉尔伽美什礼貌多了,但我总觉得他对我招手的动作就像是在招狗。
……呸呸呸!
我拒绝和他们一起发神经。吉尔伽美什表示,如果把我一个人留在屋里,局势就会变得很危险。
“都有你保护了,master还会有危险吗?” “你搞错了吧,我是担心你这条蠢狗会孤零零地死在家里。”
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我看上去有那么弱吗!刚才绝对又说狗了吧?!!!
要不是言峰拉着,我们就又要大打一架了。

没办法,我还是答应和他们去野餐了。去哪里野餐好呢,言峰说他无所谓,于是我们决定去冬木学校的门口野餐。
嘿嘿嘿~
大清早的还没什么人,吉尔伽美什拿宝具放了个遮断结界,吓我一跳。我问他怎么会有魔术类的宝具,他反问我怎么会使用卢恩符文。
哦,原来他知道我会魔术啊。早说嘛,早说的话,我想烤东西的时候,就不用去厨房生火了。生火真麻烦,差点炸厨房。
我们就坐在学校附近吃野餐。
大清早校门口还有打群架的,年轻就是好啊!神采飞扬!让我想起了我快乐的童年时光~~!
吉尔伽美什说那边的聚众群殴只是单纯的小混混掐架。
我听了之后很不爽,于是我俩又掐了起来,言峰又费好大劲才把我俩拉开。

人多起来之后我们就不吵了,毕竟结界不太稳定,声音太响还是有可能穿音的。
现代学园就是好啊,女高中生有很多。

言峰说吉尔伽美什曾经借他的名义给过这个穗群原学园一笔小赞助,让他们整修一下弓道社和食堂,作为四战存活的留念。吉尔伽美什强调说食堂代表saber。
……这个人跟saber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凛也是就读的这个学园,她喜欢睡懒觉,不会那么早到。他们还猜过凛会有多喜欢弓道部,结果直到现在凛都对弓道提不起一丁点兴趣。
“而且她还因此对Archer职介产生了偏见。”吉尔伽美什补充道。
“真奇怪呢,也不知道是谁一见面就对凛不断夸赞saber。”言峰一本正经地反驳着。
然后他们俩就开始互相抬杠,什么每年给凛送奇怪的生日礼物啦,往凛他爹遗物里充魔力啦……互揭各种黑历史。
真是喜闻乐见。

现在的女高中生长得真不错,我看得很开心啊,这真是这几天来最有意义的活动了。言峰这个人也正常了许多,虽然他只看男生不看女生。
“那位少年。”他指着校门口一个抱着微波炉的红毛小子说,“我对他有些许感兴趣。”吉尔伽美什说言峰麻婆豆腐吃多脑子坏掉了,那个明明只是个会魔术的修理工。我问他魔术师怎么可能当修理工呢,吉尔伽美什说在他们乌鲁克,现代魔术也就只配修修东西了。
吉尔伽美什这种“我治下乌鲁克XXXXX”的格式我已经习惯了,反正他的乌鲁克能多厉害就多厉害,跟他本人装的逼一样厉害。
我问他“那你们乌鲁克的女高中生怎么样呢?”,他就不说话了。
切!
乌鲁克那么厉害,还不是没有女高中生?!

我们又看了一会儿,那个红毛小子傻乎乎的,一副注定孤独终生的样子,居然还有个紫发大胸的好姑娘跟他搭话,简直是人间悲剧。
“这是……问路的吧,问路的少女和谜之少年!”言峰一脸便秘般的表情。“啊……哈,那只是紫发女路人。”吉尔伽美什表示赞同。
然后那两个高中生就一起进校了。
大概看到红毛男生有女人缘受到了打击,他俩失去了边吃野餐边看妹子(汉子)的兴趣,再次以“放着Lancer不管的话,Lancer就会莫名其妙死掉,连死在哪里都不知道”为理由,强行护送我到打工的酒馆。
唉!校门口那个我还没看够啊!!那个棕发齐肩的女生!看上去很豪爽很可爱啊!
老板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不过吉尔伽美什很快就拽言峰去逛街了。不知道怎么想的,他们也不怕出门太久暴露目标。
酒馆老板人真的很好啊,工作环境又好,人又热情,活也一点都不重。酒馆最近在进货,老板说很久没遇到力气大的好员工了,好在现在雇到了我。老板的女儿说有个叫士郎的年轻人,时不时会来帮忙,人也很好。老板表示士郎为人太无私了,让他帮忙反而会让人心疼。
怎么会有打工还无私的人呢?士郎这人真爱瞎扯淡。

拿到工钱之后,我想到言峰貌似感冒了,就绕路帮他去买了点药。不管怎么说都是master,他要是被疾病困住了行动,我也没法展开拳脚打架啊。
我去冬木教会找到了言峰,把药递给他。他打开一看,有百草枯,有樟脑丸,有防冻剂,有敌敌畏……
“Lancer。”言峰一脸沉痛地看向我,“你就那么恨我吗?”
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拿错了!!!!

我很尴尬啊,正准备走的时候凛来了,我就索性灵体化围观。吉尔伽美什那混蛋居然还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动都懒得动,一点servant的样子也没有。
凛一进来就直奔主题,简明扼要地把要交流的事说完了,我很欣赏她那种个性啊。只不过她的交流对象不太对,完全无视了言峰绮礼,全程对着吉尔伽美什说话,言峰绮礼插了几次嘴都被坚定地忽略过去。吉尔伽美什听完了之后也马上说了一堆魔术协会的事,这家伙话痨起来不是一般的强,连口气都不带喘的,语速也快得不行,饶舌歌手都要甘拜下风。
听得我头都晕了。
两个人都是一副完全不想言峰绮礼接话的样子。
我和言峰都惊呆了。
言峰就捏着我送他的那袋药一脸悲伤地走了,那两人不约而同地偷偷瞥了言峰一眼,等他走得没影了,立即将话题转向了其他方面。这样真的好吗!!言峰委屈得整个人都垮下去了啊!!!
言峰走了之后,吉尔伽美什和凛的关系瞬间升温不少,开始聊些跟教会事务毫无关联的话,并且越聊越投机。
像什么“人应当建立以自己为中心的价值观”,“人只要活着,想要的东西没有极限”“有形之物最终都会化为无形”……两个人还一本正经的谈论灵魂本质。
乱七八糟的,我听都听不懂。
吉尔伽美什这人都给人家灌输了什么奇怪的思想!
而且我现在回想起来,这两个人根本不可能只见了两次面啊……哪有见了两次面就那么放得开的女孩子,言峰在场和言峰离场之后的表现简直是性格大异变!
凛走的时候还狠狠踹了吉尔伽美什一脚,板着脸瞪他,咬牙切齿地说:“还有啊,我去调查过了,根本没有你这种奇怪的神父吧?我们……其实是敌人吧?”应该是很有气势的话,结果因为用力过度流出了眼泪,连表情都变得喜感了,看上去特别委屈。
“永别了,吉尔伽美什。”
我惊呆了啊!!!
为什么连区区一个女高中生都知道吉尔伽美什?!!
惊得我都忘记帮master灭口了!
吉尔伽美什弄哭了女孩子还在笑,这个禽兽畜生!踹的好!

结果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们谁都没有去干掉凛。吉尔伽美什也没跟我提刚才那事,不知道他有没有告诉言峰,看样子是没有。
凛多半会参加圣杯战争,她知道了言峰隐瞒的真相,可能局势对我们会很不利啊……
不会吧?言峰有吉尔伽美什还有我助阵,怎么可能会输,被凛发现了也只是小事一桩,无所谓!绝对没事!我相信那小姑娘是个正直的人!

不过话说回来,不管是多么好的小妮子,只要参加了圣杯战争,那就早晚会死嘛~
我操这闲心干嘛。
啧,就是怪可惜的……

晚上言峰翻出了凛的相册,从小到大,拍的全是她哭的样子,看得津津有味,这人还真是恶趣味。
“那个红色的女魔术师原来也有那么脆弱的一面啊!”我感慨道。
“嗯?不是哦,Lancer,凛小时候不是现在这样的。”
言峰告诉我,凛小时候一点都不别扭。
哦!
结果现在就长成这副傲娇样了?
虽然现在这样也很不赖……
远坂凛也好,言峰绮礼也好,都是越长越谜啊。
总之,我真的越来越期望冬木战争快点开始了,再拖下去,冬木的小孩子都要被吉尔伽美什教坏了。

评论(3)

热度(53)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