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篇忘了放上授权真是狗咩,这里补上ww*
*发现有了图片就加不了标题啊,机智的我在图片上加了个标签!唔…好像有点小(⊙x⊙;)*
————————————
2005年1月27日 多云转晴 能出门的天气还上网,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经过昨晚的浩劫,我警告言峰不要再边补魔边唱歌。言峰表示实验证明唱歌补魔可以促进吸收,就和吃麻婆豆腐可以帮助长高一样。
一个人怎么可以做到如此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我对此嗤之以鼻,言峰却较真了起来,他非要证实吃麻婆豆腐的重要性。

言峰站到吉尔伽美什身后,伸出一只手环抱住他,动作堪称轻柔,居然就那样制住了那个一惯嚣张的家伙。言峰指指自己,又指指吉尔伽美什,偷偷对我比了个手势,暗指他俩的身高差距。
“吉尔伽美什,这十年来,我是否长高了不少?”
吉尔伽美什还没完全睡醒,仰面跟他对视半晌,又看看我,一脸茫然地点了下头。然后索性闭起眼往后靠在了言峰身上。
言峰笑的特别猥琐。
他俩身高确实差距不小。
……不得不承认,言峰绮礼说的有道理。

说不定麻婆豆腐还真能帮助长高。

今天天气不错啊,我决定出门登山,登个什么山好呢。上网查过之后,我发现日本的山都不高,而且一天往返去不了那么远。言峰告诉我吉尔伽美什有飞行宝具,可是我根本不指望他那种高高在上的家伙,更何况他也要出门。我很失落啊,我就上网冲浪去了。出人意料,在言峰家的电脑上,账号密码居然都是自动登陆。我看了一下,发现圣杯告诉我的知识非常正确,有些人网上和现实中确实是相反的。

比如言峰绮礼这个人,平常看起来品行端正。最近一条日志是“我家的猴子带来了狗狗,真是勤奋。我想,狗狗溅出的血会是什么颜色呢? :-) smile~”, 聊天软件上的签名是“我的宝贝女儿伤心的样子越来越可爱了,我要把她打扮得美美的。在迎接死亡的路上加油吧,凛! :-) smile~”,MSN上写的是“麻婆豆腐,麻婆豆腐,想吃麻婆豆腐。赶紧出现吧!我的麻婆豆腐。BOOM!炸裂的麻婆豆腐,旋转的麻婆豆腐,什么样的麻婆豆腐都好,这个世界就是麻婆豆腐组成的。请给我麻婆豆腐。 :-) smile~”
他还有个关于酒文化的讨论组,建立于十年前,大致目的是讨论如何正确感受愉悦。讨论组的创建者不是他,不过目前讨论组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就他那种人,大概创建者都受不了他了。
——这完全就是个变态!

至于吉尔伽美什,在网上不爱显摆也不骂人,除了发言偏古风外,简直正常得匪夷所思。居然还是好几个论坛的版主。什么摩托DIY啊,圆桌骑士文化啊,模型制作啊,哲学理论啊……就是在苏美尔历史文化研究论坛那里被永久封号了,封号理由是:胡乱科普不懂装懂,垃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喜闻乐见。
要不是见过这混蛋本尊,我说不定还会被骗过去,以为他只是个还算温和的文学青年。 

——这家伙明明还是能好好说话的嘛!

大概是因为言峰平时压抑太久了需要发泄,而吉尔伽美什那货一惯压榨别人。

吉尔伽美什还在电脑上保留了一部分日程记录,我看了一下。

他第一天写着圣杯战争快开始了,要准备好盔甲。盔甲虽然被黑泥毁坏,但是修起来很简单,修完之后全面整改,差不多十六天左右就可以穿了。突然想到saber,没有修完。第二天在做saber手办,做完了。第三天在做摩托的模型,做完了。第四天出门玩,玩到第十天,突然想到要修盔甲,就回来了。第十一天改装了一辆摩托车,很满意。第十二天骑着摩托车出去玩,玩到第十四天,突然想到要修盔甲,就回来了。第十五天给言峰庆祝生日,庆祝到一半发现蛋糕是麻婆豆腐馅的,丢下言峰,去修盔甲。第十六天不想修盔甲了,就在论坛重金找人代修,被言峰阻止。第十七天继续修盔甲,突然想到他妈妈,没有修完。第十八天玩起了galgame,通关了。第十九天出去玩…………第六十三天攻克了地狱难度的单机游戏,没有修完盔甲。第六十四…………

得了吧!我看这盔甲是永远修不完了。

后来言峰回来了,对我在做的事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告诉我最好别让吉尔伽美什察觉。我拍着胸脯保证绝对不会。
结果吉尔伽美什一回来就发现了。
……咳。尴尬啊。

无聊的我也学着他们在论坛注册了个账号,兴趣爱好那里填了“钓鱼”和“引战”。
不知道为什么,更新了兴趣爱好之后,我一发言就会被骂。
难道在这个时代,钓鱼和战斗是件丢人的事?
圣杯也没跟我说……
我不管!反正我就爱钓鱼!我就爱打架!

呵!

吃晚饭的时候,因为没有吉尔伽美什的干扰,我终于吃到了麻婆豆腐。
怎么说呢,那种味道……真是非常劲爆。吃了一口,回味无穷。反正我第一口咽下肚之后,就看到了地狱的景象。然后我貌似晕倒了,昏迷到了现在。
哈哈哈哈哈,言峰绮礼这个人真是很与众不同啊。不仅是个人渣,还是个味觉崩坏的人渣。我反正是不想再吃麻婆豆腐了,连闻都不想闻到!
啊!随便谁都好!请把我对麻婆豆腐的记忆清空!!!!
他们居然趁我不省人世,把我扔出屋子,摆在燃烧的花圈里,还随便拍了只狗的照片当作遗照挂在我脖子上!
真是没有一点良心!
草!两个混蛋!都去死吧!

吉尔伽美什那个狡猾的家伙,不知道在房门和窗口那儿安置了些什么宝具,不太好接近,我找了点钉子撒在门口。然后就去言峰房间,往他睡帽里塞了个漏水的冰袋,再重新帮他戴好。
报复完毕。
诶呀,这下子我很愉悦嘛!这特么才是愉悦!神清气爽~
这是大狗的人权【不 

恍如血染的天空下,微风轻柔拂过濒死公牛伤横累累的躯体。在此之前,它狂怒的挣扎将四蹄所及之处夷为平地,它骇人的怒吼使每个爱尔兰人胆战心惊。然而此刻,一杆长枪突兀地自虚空斜刺而出,轻佻地划过弧线,稳稳落于一人手中。
鲜活的兽性重又燎原,当他走近时,缠绕公牛躯体的牛虻蚊蚁已经消失得无隐无踪。
“哟!”算是打了个招呼,那人吊儿郎当地吹了个口哨,完全无视公牛愤怒的目光,扛着枪步步逼近。杀戮的棕牛眼中重又燃起火光,它气急败坏地喷出鼻息,四蹄在无可奈何的灯枯油尽中焦躁搅动。“啊啊!别紧张别紧张~是老子啊!”那人慌乱躲避着四处飞溅的泥灰,以一副挚交老友般的口气对公牛放声大吼,“我好不容易才洗好衣服!啊啊啊!你这禽兽畜生!!”
气急败坏的公牛和暴跳如雷的枪兵,两双兽瞳凶狠张开,带着将彼此撕成碎片的决然。目光在电光火石间上下交汇过后,公牛发出了无可奈何的哀鸣,它残破的身躯早已光辉不再。枪兵得以如愿以偿。他得意地笑着站到公牛身侧,抚摸它锋利的牛角,按压它渗血的断腿,踩踏它宽阔的脊背。“不好意思啊,老兄。”末了,他将武器插在一边,发出惬意的喟叹躺到公牛身边,“大家都说追上你是种荣誉。我就想啊,既然是荣誉,那追上你就是我该做的事啦~!”他枕着头一脸无辜,愣愣地看着天空飘散聚拢的云朵,“不过,荣誉到底有什么用呢。我获得了那么多荣誉,还是不爽!”发出这样放肆的言论,他伸出手探向公牛头顶,亲昵地拍了拍它的头。
变故一触即发。
在阿尔斯特与伊恰齐交接的这片天空下,公牛爆发出了最后的怒火。它使劲毕生之力昂起头颅,使大而钝的牙齿刺穿胆敢冒犯之人的手背。它以狡诈凶猛著称,而今奋力回击无法捍卫荣耀半分。“啊啊……又生气了。”一手负伤的枪兵与公牛平静地对视着,风将血腥气味吹淡成可有可无的调剂,牛齿在愤怒下磕碰,微弱的声音。泪水终于从含恨的浑浊牛眼中滚落,年轻的神之子不慌不忙地将手从兽齿中抽出。无声无息地,伟大战争的主角,战无不胜的老牛,迎来了生命的终焉。
“原来如此,你也是个战士啊。那我就把属于你的荣誉归还给你吧。”枪兵满不在乎地甩掉一手的淋漓鲜血,望着牛尸喃喃,“这下子,这场战争就彻底结束了吧。”
倒映于湿润牛眼中的最后景象,是枪兵爽朗明澈的笑容,与他身后燎动着的如血长空。
夜幕笼罩了整个爱尔兰,战事将息,崭新的指明星业已升起。
在阿尔斯特,在康诺特,每一个唇舌都将从此高唱英雄之名。
那身影凌驾于杀戮的战场,碾压过染血的草地,只醉生杀,万事皆允。
流淌的血河,破碎的家庭,每一个魂灵都将从此高唱英雄之名。
无上妒恨,无上仇怨,无上艳羡。
每一个声音都歌颂着库·丘林之名。
愿这伊弯的杀戮之犬灯枯油尽,愿英雄之魂永归沉寂。

——————————————————————————————————穿过梦境,言峰绮礼从熟睡中醒来。通过梦境窥探到英灵的记忆,这种梦不管做几次,都令他感到意犹未尽。
真是悲惨啊,这种让人心生愉悦的悲惨。想要看到更多,用更愉悦的手段玷污英灵的品格,然后欣赏那种惊愕绝望的表情。空气都会因为这种极致的快感战栗吧?!
言峰绮礼恶劣的想着,而后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之处,皱起了眉头。
一片黑暗中,愉悦的神父猛地坐了起来。
有冰冷的液体从头上滑落。是血液吗?我受伤了吗?
灯光打开,神父阴沉着脸看着手中漏水的冰袋。
“啊……”
窗外一片寂静。
“啊啊……”
神父在胸口划了个十字,努力平复着心情。
夜晚的东木市,四处是和平安然的景象。在它的边缘地带,住着那么一位不苟言笑的言峰绮礼神父。他严肃认真,工作刻苦,是魔术师的好伙伴,英灵们的好朋友。即便在睡梦中,他也贯彻着他那融入血脉的崇高信仰。
“……阿嚏!!!!!!”

评论(1)

热度(60)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