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转载】【言金微汪闪】库丘林日记•4

2005年1月26日 中雨 为什么Servant没有劳工合同呢?

翻了下日记,昨晚写的那部分是摸黑写的,手还伤了,情绪有点波动,写出来的字真TM丑。
我准备有空重新誊写一下。不然以后万一有了女朋友,要交换信物,却连日记本都拿不出手,怪丢人的。
经过昨天的刺激之后,我心情平复了不少,基本接受了这种新的局面。而且今天状况总算好了一些,没有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吉尔伽美什还是起的很早,我准备跟他打个招呼,顺便和好。可是知道了这家伙的真实身份之后,我很纠结啊,好歹从现在起就是战友了,不知道该怎么叫他。“小子”什么的肯定是不能再乱喊了,按辈分都能算我祖宗……
“哟~狗。”

滚滚滚……………去他妈的!管他怎么称呼呢!

言峰早上起来就捧了本书看。不知道这本叫圣经的破书有什么好看的,昨天看,今天也看。后来吉尔伽美什提醒他书拿反了,他就不看了。
他转去小房间祷告,貌似非常虔诚。接着,他打电话给巴泽特问她什么时候再回冬木一趟。为了避免言峰这货贼心不死,我抢过电话对巴泽特吼了几句交代清楚,然后把电话砸了。
言峰看起来伤心极了,我倒是很爽啊!
爽了没多久就不开心了,言峰让我赔钱。我从未见过这种厚颜无耻的master,居然要servant赔钱。我又不是吉尔伽美什那个金光闪闪的家伙,我来这儿的时候可没带钱。所以我向边吃饭边看戏的吉尔伽美什借钱,被他拒绝了。理由是虽然吉尔伽美什他自己有时也愿意“施舍钱财”,但是看到我缺钱的窘迫相,他觉得让我保持缺钱的状态会更有趣。
施舍nmb。
以前我的煞笔国王康奇伯厄再暴烈,我要钱的时候还不是一样立刻双手奉上。
相比之下,吉尔伽美什这人真是太不友好了,还是不是战友了?
我跟言峰说,这点损失先赊着,我下辈子一定把钱赔上。

言峰:“……哦。”
他失落得仿佛连发尾都耷拉下来了。

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我那么认真,根本没有撒谎。

钱是借不到了,可是欠言峰人情不太好。因为,他毕竟是个人渣。
我决定去打工还钱。

不出去不知道,一出去吓一跳,现在的人都有病!找个工作还要问婚姻状况。我找了好多家公司,每个面试官都问我:“那你为什么还不结婚呢?”
我说我虽然现在是单身,可是我结过婚,并且有过孩子。孩子打过酱油,也打死过人。我绝对够成熟。
他们就都用很惊悚的表情瞪着我,好像我吃了他们家大米一样。
……这都什么毛病?!!

我回去之后跟言峰他们说了我找工作的经历。
言峰说:“Lancer,找不到工作也称得上是一种愉悦。”
吉尔伽美什说:“那你为什么还不结婚呢?”

……讲真,这两个人的精神状况,参加圣杯战争真的没问题吗?

中午言峰吃过饭后,重新分配了一下家里房间的归属,并把阁楼分给了我。我看了一下那个阁楼,门口贴了个微笑骷髅的标志,好像根本没法住人。
我问吉尔伽美什为什么不反对言峰的决定,他应该很钟情阁楼才对。毕竟这家伙不是最喜欢高高在上嘛,怎么会容忍别人踩在他头顶。吉尔伽美什说通风和采光不好的地方不适合为君者居住,并且进一步嘲笑我是老古董。
……哦!这种时候你倒机智起来了。

我又问言峰为什么不对吉尔伽美什使用令咒,反正他令咒那么多。而且他不是追求愉悦么,连巴泽特都想杀,怎么不杀吉尔伽美什。
言峰又扯他那个破基督教义,解释了半天,言下之意总结起来就是:那玩意儿谁爱用谁用去,反正老子绝不会自寻死路。再爽我也忍,打死也不用。
……哦!这种时候你也机智起来了。
我还趁此机会跟言峰反映了一下吉尔伽美什的态度问题,他那种称呼我的方式,很破坏战友情谊。言峰问吉尔伽美什怎么看,吉尔伽美什说他认为没有丝毫问题。言峰就笑着说:“那Lancer,就这样吧,你最终会适应的。”

我:“*(&%¥%+%*(#(@!*……#*¥#¥#&@”

勉强沟通完之后,言峰就出门工作去了。我总算是明白了他俩的主从地位,原来得反过来理解。吉尔伽美什似乎还是考虑了下我的意见,抑或只是产生了厌倦,开始改口叫我“Lancer”。虽然没有太多改善,我总算不用在那家伙开口说话的每时每刻都抱有捅死他的念头了。

言峰很久没回来,外面雨也没停,挺无聊的,我老是看着吉尔伽美什打游戏好像也不是个事,于是我准备去整顿一下阁楼。结果吉尔伽美什说言峰房间有点乱,让我先去理一下。我很佩服他这种在最高难度下还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并顺利通关的神奇游戏精神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去打扫了。房间还是挺整洁的,床头摆了个彩色相框,很可爱的款式。相框上还贴了三根彩条,特别符合追悼会遗像的格式。
左书:“生得光荣”,右书:“死得伟大”,横幅:“哈哈哈”
照片里面的男人一身西装,叼了根烟,眼神空洞得很,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我擦了它半天,才发现不是灰尘多,而是本来就是黑白照。

我举着相框问吉尔伽美什那是言峰神父的父亲吗。吉尔伽美什说只不过是四战时saber的杂修master,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言峰偶尔会在他相框前摆点花花草草。
于是,我再次对我master的精神状况产生了怀疑。

后来吉尔伽美什打完了游戏,也觉得无聊了。我们就决定对扔东西玩。因为不想再拆一次房子,我选择改用刺穿死棘之枪。吉尔伽美什则拿了个餐具叉子……
我很生气啊,他居然看不起我引以为傲的招式,所以我就用上了全力。

“Gae Bolg!”(我喊的)
“Gay Blog!”(吉尔伽美什喊的)

战果如下:我的枪以及其诡异的线路绕着吉尔伽美什疾速盘旋了几周,猛地钉在他脚边。叉子打我头上了。

然后我们如此这般试了十几次,那货还是浑身上下一点伤都没有。

头有点疼,我很委屈,高运势的人真的好烦好烦。

这个世上最悲伤的事莫过于:你有个很装逼的对头,他所有外在方面都碾压过你,内在也未必逊色于你。而当你踏上摆在你面前战胜他的唯一一条路,想要索性直接打死他时,却被告知此路不通——动武其实是你对头最大的优势。
于是你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装逼,却什么都做不了。
最后明白这个残酷的事实——有些人其实从不装逼,他们自己确实就是个天生的挂逼。【嘿嘿虽然我也算是~

我们可能再也不能和好了。

晚上言峰回来了,开门之后第一句话就是“怎么回事,吉尔伽美什,穿刺公来过了吗?”
于是,遭到破坏的椅子地板等价值又被追加到了我的负债份额里。

吃晚饭了,言峰亲自动手下厨,做了很丰盛的麻婆豆腐全席,说是欢迎我加入的接风宴。这是我第一次在言峰家吃饭,还是我们三个一起吃,再加上言峰的魔力确实不怎么充足,可以吃宴席我还是挺开心的。开饭前言峰要做祷告。我不信他的那个什么破基督,不过还是意思意思配合一下他好了,双手合十闭眼做个祷告。麻婆豆腐闻起来真香啊……
“感谢主赐予我的麻婆豆腐,阿门!”
再睁眼的时候,只见吉尔伽美什已经连宴席带桌布一起扔出了窗口。一整套动作流畅完美一如行云流水。唯余桌面光洁依旧,空空如也……

啊?!吃的没了!!!!!!!!!

我好饿啊……我的大餐没了,吉尔伽美什可能真的和我有仇。言峰也很伤心难过,当时就哭出了声,一边抹泪一边说:“英雄王哟,请您放心吧,这点程度的试炼,Lancer不会轻易死去……”
虽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不过从者确实不会饿死。
晚饭打水漂了,阁楼也没整理,言峰绮礼和吉尔伽美什又去补魔了。我蹲在窗台上一个人吹冷风,感觉有点小忧郁。
人生啊……就是这样命运多舛,而我可能就有着与生俱来招奇葩的体质吧。从小到大,我周围就尽是些奇葩。这份运气被保留到了现在。我的master已经不是正常人了,我的友军也不正常,也许根本不会有什么正常的战斗……好在我自己也不太正常。

欸?!
这么一想,我就开心了很多!

我决定给补魔中的那两位捣个乱,让他们明白什么叫伟大的阿尔斯特老流氓!就放开嗓子嚎了段我老家那儿的民歌,唱得可感人了,停在枝头的别家使魔都被我吓跑了。
我的歌声停止后,房里的沉寂凝固了一瞬,我得意了也就仅仅只有一瞬。随后渐渐响起了言峰低沉的嗓音。大概唱的是他们宗教的歌曲吧,在夜色中某种神圣如雾蔓延。没多久,因为夹杂了吉尔伽美什断断续续的笑声,异变成很是魔性的调调。
激得我差点翻下窗台。

我已经困了,言峰却越唱越来劲,也许吉尔伽美什准备笑一整晚。
这一屋子的人是一个赛一个的不正常啊……
唉!劳资真是服了!
元素大神啊!爹啊!带我走吧!!!

——————————————

下面是原楼主的补充:
汪酱所归属的德鲁伊教和凯尔特人这个人种,他们狂热信奉灵魂不灭和转回转世说。也因此作战英勇异常,毫不畏死。
“来世再还钱”,“来世再XX”……这种格式。是当时一种有实际制约力的说法,并得到凯尔特社会的普遍认可。
这里汪酱说“来世还钱”,态度非常认真。
#(滑稽) #并不是想要赖账。

评论(3)

热度(74)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