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民乐团招新来着~我是学姐啦哈哈哈哈!开心!!
小时候恨二胡恨的想把它从窗户扔出去,甚至把字典里有二胡注解的那页纸都撕碎扔掉,
但现在摸着略微冰凉的琴弦,感受着腿上淡淡的压力,倒觉得如果能和它相伴一生也不坏。
虽然它给我童年带来的伤想起来仍有淡淡的痛。
虽然仍能回忆起当时绝望得甚至不想再活着的心情。
虽然强忍着的泪水都模糊了眼前曲谱的场景仍历历在目。
虽然那几乎是我为什么不愿回忆童年的所有原因。
但是我发现我的本质还是热爱音乐。
即使一度因为逼迫而反感也好。
我却扔不下它也离不开它。
这也是我唯一被许多人称赞有天赋的东西。
我也付出了那么多。
为什么不好好珍惜。

2016-09-21大庆随笔
评论-1

评论(1)

©Freiheit / Powered by LOFTER